第十八章 偷娃/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玉兰的逃跑,造成了这次计划的失败。原本我计划得特别好,那时候罗玉山根本没起疑,只要我一鞭子抽下去,他就再也不敢来找麻烦。可是……

我想等李玉兰回来,想等到她的道歉,但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他们回来。我就打电话,手机却已经关机,我彻底明白了,这一家人开始的时候将话说得很漂亮,最后还是因为恐惧而逃走。

想到罗玉山要来找我麻烦,我就头皮发麻,此时我只能无奈地给江修打电话,将事情说了个清清楚楚。江修听后,有些惊讶地说道:“不错啊,才看我用过一遍,就能自己除鬼了。江成,你真是有这方面的天赋,就是蠢了点,一开始你就该觉得不对劲,怎么可能有人花五十块钱买钢丝球。之后你也太相信那李玉兰,所以我能总结出两点,你天赋是不错,就是脑子蠢。”

我无奈地说道:“这时候就别挖苦我了,江叔,有什么办法能救我么?”

“这么点时间,我也来不及赶到你那边去……”江修想了想说道,“这下事情是有点麻烦,不过他也帮你解决了李雪梅。你现在有两个办法,一是再做个鞭子出来……”

我连忙着急地说道:“这个村子的狗都特别怂不敢咬人,完全不是我们村子里狗们的档次啊。”

江修慢悠悠道:“所以还有第二个办法。现在的问题是,你招惹了他,他说不会让你活到明天,这其实不是因为非常恨你,毕竟你那一鞭子距离这么近,能抽出什么力道来?只要你将李玉兰抓回来,然后说自己并不是故意的,求他原谅,到时候烧一堆纸钱给他当赔偿。”

我听后连忙拒绝:“那不行,我做不出这种事。”

“我说江成,你还真是个烂好人呐……”江修恨铁不成钢地骂道,“那娘们都把你害成这样了,你还打算放过她?如果是我,非要抓回来千刀万剐不可。”

我咬着牙说道:“别人没良心,那是别人。要是我也学他们一样,那与这些人有什么区别?我没法教育别人,但要做好我自己。”

“蠢货,那就用最土的法子,把糯米或者黑狗血往那罗玉山身上泼,但人家可不会乖乖地给你泼,就这样吧,我挂了。记住,千万要躲好,别让你爹妈白发人送黑发人。”

江修有些不耐烦地挂了电话,但语气里还是带着关心。我叹口气,糯米屋子里就有,可问题是怎么泼别人身上。

回到屋里,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情,其实我感觉还能借辆电动车逃走,可路上万一遇到罗玉山,那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我将屋里所有的糯米都装进自己口袋里,刚好装满两个裤兜口袋,鼓鼓的,然后我将门锁死。突然间,我有了个想法。

当老婆子,李雪梅,罗玉山来店里的时候,蜡烛的烛光就会晃动,那是不是说明,当死人在烛光旁边,它就会晃动起来?

很有可能!

既然如此,我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方法!

想到这里,我将白蜡烛都拿了出来,前门点一根,后门点一根,又在楼道上点一根,还在房间门口点了一根,自己手上拿着一根,总共五根蜡烛。

前门和后门那两根蜡烛,可以让我在楼道上就确定罗玉山从哪边的门进来;楼道的蜡烛,可以让我在房间里时,就确定罗玉山是否在上楼梯;而房间门口的蜡烛,可以让我准确地知道罗玉山的位置。

我觉得仔细想想,我还是挺聪明的。随后我关掉屋子里所有的灯,在楼道里等待着。为了让罗玉山确定我在屋子里,我不停地吸旱烟,让屋里充满烟味。

晚上九点,楼下前门的烛光忽然晃悠起来。我吞了口唾沫,估计是罗玉山要来了,慢悠悠地往后退进房间里,手里紧紧地抓着一大把糯米。

楼道的烛光开始变得昏暗,我小心地躲在门口后面。当门口烛光开始晃动的时候,我连忙转过身,将手中的糯米泼了出去!

“啊呀!”

来人被糯米泼得叫了一声,我却傻眼了。因为来人竟然不是罗玉山,而是平日里来收购东西的老头子。他拍打着身上的糯米,没好气道:“干嘛呢?突然对我来这么一手。”

我尴尬地说道:“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以为是脏东西来了。”

“呸,我就是过来看看有没有货物要收,不过你这办法不错,若是脏东西真来了,说不定就要中你的道。”老头子说道。

我这才想起还要对付罗玉山,连忙捡起地上的糯米,对老头子说道:“老人家,这里不太安全,你快走吧。”

他问道:“怎么个不安全?”

我将事情说了一遍,他听说后非但没怕,竟然还笑了:“你这小伙子,这时候还有心思为别人操心。跟我说说看,你是脑子憨,还是真的有这么善良呢?”

我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他摇头道:“原本以为你是要长期在这开店,想不到只是为了度过一劫。但我总觉得你身上有种奇怪的感觉,所以一直以为你是同道中人。”

奇怪的感觉?

我疑惑地拿出了江雪的红肚兜,然后很是尴尬地说道:“是这个吗?”

“好东西!”

老头子眼前一亮,他快速地说道:“把你这肚兜给我,我愿意出两万。”

我连忙把肚兜收起来说不卖。

这可是江雪身上的……我怎么可能会出售,我又不是变态。老头子遗憾地叹了口气,他突然给我递来一张皱巴巴的道符,随后说道:“要是你这糯米的办法没成功,就把这东西贴在自己身上,可以保佑你度过这夜晚。”

我好奇地接过道符,跟老头子道谢,他摆摆手,说好人自会有好报,然后就笑呵呵地下楼走了。我就继续潜伏在房间里,静静地等待着罗玉山上门。

时间大概是晚上十点半,外面的狗忽然疯狂吠叫起来,让我顿时头皮发麻。上次罗玉山来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多狗叫。

突然楼下砰的一声,门好像是被用力地撞开了,下面的烛光用力晃动两下,随后竟然灭了。不止是这样,一阵狂风忽然吹来楼上,竟然将所有的蜡烛都弄灭!

我惊得心脏用力一跳,想不到事情会往这方面发展。想到手里还有张道符,我连忙给自己贴上,然后惊慌地去开屋子里的灯。此时房间里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若是看不见,对我会非常不利。

我抹黑走到电灯开关旁,摸索着去碰开关,却摸到了一个软乎乎的棍子。那东西外面有点脆,但用手压进去特别软,我正纳闷是什么,突然听见旁边惊叫一声,吓得我双腿发抖,差点瘫坐在地上。

人最害怕两种事物,黑暗和未知事物,现在两个条件都有,把我吓得差点疯了。

此时那棍子突然抽走了,我连忙打开灯,当电灯亮起来的一刹那,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在我旁边,竟然站着一个黑乎乎的人,这人分明是被烤过的,全身犹如干尸一样吓人,身上还有一块块水泡和脓包,许多皮竟然挂在外面,而且有些皮已经被撕了下来。

他身体有些地方是纯黑的,有些地方却是血红的,一条条,好像被什么利器割过一般。

我惊慌地看着来人,顿时明白了,这是罗玉山!事情好像彻底展现在我面前一样!

在来我这买东西之前,他就被烧死了,然后来买钢丝球。那次我看他洗手,其实就是他在刷自己!

怪不得钢丝球这么快就黑乎乎的,这么大一个被烧焦的尸体,那当然很快就会变脏。

我害怕地往后退了一步,罗玉山死死地看着我,他脸部已经破了一大块,那眼睛的眼皮被烧掉了,显得特别圆,整个眼珠子都暴在外面。

虽然之前见过死人,可这么恐怖的死人,我却是第一次看见。此时我连站着都没力气,努力抓着旁边墙壁上的一个柜子,哆哆嗦嗦地说道:“不要……不要过来……”

令我惊讶的是,罗玉山竟然真的没过来,相反是很忌惮地看着我。我下意识看向刚才贴在胸口的道符,肯定是这东西,它能让罗玉山不敢靠近我。

难怪我刚才碰到他,他会突然惊叫一声。

我松了口气,壮着胆子,却发抖地说道:“罗玉山……我不是……不是有心害你……你放过我成不……”

他张开口,那被烧焦的喉咙忽然掉下一块皮来,脸部也是掉下许多皮,有些还挂在上面,很是渗人:“你敢来害我,我饶不了你。现在你有道符护着,但我不怕。李玉兰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你还要帮忙,我已经看透了你,你活不到明天……”

他往后退了几步,忽然就跳下窗户不见了。我顿时觉得纳闷,这就是不会放过我的意思吗?

我坐在地上松了口气,猛抽两口旱烟让自己冷静下来,因为抽得太急,我还咳嗽了两下。

突然间,楼下又传来了脚步声,我疑惑地朝楼道口看去,却发现竟然是罗玉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回来了。但这一次,他手上抱着个熟睡的婴儿,对我嗤嗤笑道:“我看透你了,你是个烂好人,现在你可以让这婴儿去死,也可以让你自己死。”

说罢,他突然抓住那婴儿的脸,而且手上还是渐渐用力。我万万没想到他会拿婴儿来威胁我,眼看一下孩子要有危险,我连忙叫道:“等一下!”

罗玉山发出阵阵怪笑,丑陋的脸上都是满足的表情,但手上却没停下来,再过几秒,这可怜的孩子恐怕要被捏破脑袋。我脑子想都没想,连忙撕下自己的道符,贴在了婴儿的身上,一把抱住了它。

罗玉山惊喜地朝我伸出手抓来,我连忙抓起糯米洒在他身上,他料不到我还敢反抗,被糯米甩了个正着。吃痛的他摔倒在地,我因为抱着婴儿不敢大意,疯狂地朝着外面跑去。

现在罗玉山受伤了,肯定不敢再来,只要熬过今晚……我就能到江修那边,寻求他的帮助。

“就是那外地人!这畜生连孩子都偷啊!”

正当我跑出门口的时候,我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怒吼声,怀里的婴儿忽然被人夺走,我只感觉脚上传来一阵剧痛,我的腿诡异地朝后面弯了过去,随后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腿……腿断了……

几个激动的男子对我一阵拳打脚踢,我说自己不是偷孩子的,但他们都不相信我,用力地踹我脑袋。有个老汉举起锄头,怒骂道:“让你偷娃,把你脚剁下来!”

我看着那锄头,瞪大眼睛,哀求地说道:“真不是我,别动手,千万别动手!”

他呸了一声,将手中的锄头用力砸了下来!

锄头砸进了我的脚踝,疼得我哭叫一声,忍痛抬起头来,正看见罗玉山趴在窗口,对我狰狞地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