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屠鬼血影刀!/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实在想不到,罗玉山竟然如此狡诈。他分明就是故意的,将那一家人引来,如果我没救下孩子,等那家人来了,看见孩子的尸体,肯定以为是我杀的,要将我千刀万剐。

如果我救下孩子,他们会以为是我偷了小孩,还是要把我毒打一顿。想不到罗玉山看着正经的模样,却如此狡猾。

这家人将我狠狠地打了一顿,好几次我都说自己不是偷孩子的,可他们就是不相信。之后也许是怕打出人命了,他们终于停手,我也不知道自己被打了多久,只觉得浑身都疼,特别疼,脑袋昏昏的。

这时候,天空已经蒙蒙亮了,罗玉山早就不见人影,我躺在地上,灰蒙蒙的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

我觉得自己可能会死在这,再过一个多小时,村民们就要出来了,他们若也以为我是偷孩子的,恐怕我会被活活打死。想到这我忍不住自嘲一笑,原本是想救下个孩子,却受到这种待遇。

这时,街道那一边缓缓走来一个人影,因为我满眼是血看不清楚,等那人走进蹲在我面前,我才看见是那个给我道符的收货老头子。

“有了道符,还被打成这样?”他问道。

我虚弱地摇摇头,很是艰难地把事情说了。老头子在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个蛤蟆烟,就将我身上的旱烟枪拿起抽了两口,他说道:“你这情况,恐怕是要死咧,想去求救都不行。我就问你一个问题,有没有恨李玉兰一家人,还有殴打你的这家人?”

我诚实地说道:“恨得牙痒痒。”

“那你后悔么?”他又问道。

“李玉兰的事情后悔,但这件事不后悔……”我努力说话道,“我没法看着一个孩子死在我面前,哪怕他的家人是那般可恨,但那也只是个无辜的孩子。”

老头子将旱烟枪放在我嘴里,我轻轻地吸了一口,他忽然将我背起来,朝着村外走去,轻声说道:“孩子确实是无辜的,虽然你遭了报应,可我要说你做得对。这世上本就没有好人,我曾经告诉自己,看见好人要救下来,否则要是好人都变坏了……这世道也就跟着坏了。你没本事,就别想着对抗死人,来我这里学一段时间,我也能护着你。听闻你有个冥妻,等学会了,你也好去找她。”

我感激地鼻子一酸,呜咽道:“老先生,我与你无亲无故,你为什么这样帮我?”

他平静地说道:“你与那婴儿无亲无故,为何又要帮他?你对李玉兰的性命完全能视而不见,又为何要救她?”

听见这话,我鼻子更酸了,就靠在老人的背上。

等出了村子,他将我放上一辆车,随后开车带我去了小镇。我看他是学道术的,原本以为他会将我送到某个道馆,或者是某个算命馆里,却没想到最后是在一户看着很漂亮的院子门口下车。

他将我背进来,里面是类似于四合院的建筑。当然,我们这里的四合院不值钱,二十多万就能买一套。

我听见屋里有脚步声响动,随后一个长相漂亮,穿着前卫的女孩跑出了屋子,她看见我们,惊讶道:“师傅,你怎么带了个人回来?”

“让你大师兄出来救一下。”老头子平静道。

女孩哦了一声,然后朝屋里喊着大师兄,他俩将我放在了屋里的一个竹床上,过了一会儿,我看见有人从屋里走出来。

那是个长相十分英俊的男人,皮肤白净不像我们这些庄稼汉,身上穿着一套整齐的西装,头发中长,遮住了眉毛却没挡住眼睛。他约莫有一米八的身高,身材不魁梧也不瘦小,感觉是刚刚好的类型。

“我来看看。”

他说了句话,声音很有磁性,随后他也不嫌脏,帮我查看脚上的伤势,最后松了口气,说道:“韧带没断,伤口有些偏了,这是万幸。”

“你看看在你这救成本便宜点,还是去医院救比较便宜。”老头子忽然说道。

这好看的男人笑道:“师傅,我这成本只要六百左右,你去医院要好几千呐。”

“那就在你这救,这以后是你们小师弟。”

老头子丢下一句话,便直接离开了,那女孩好奇地跟在后面与老头子说话。

男人取出针线,先消毒,然后很认真地帮我缝合伤口。我注意到他的手很袖长白净,像是电视里那种钢琴师的手,实在与我们这不一般。

之后他又给我敷药,叫我这几天躺在床上别动。

我感激地跟他道谢,他平静地说了声谢谢。等晚上时,他又给我端来饭菜,小心地喂我吃饭。

用老人的话来说,就是只要住在这,罗玉山绝对不敢找过来。但是他不会帮我对付罗玉山,要我以后自己把场子找回来。

我在这休息了四天,对这个地方也有些了解。

老人是师傅,叫曹唐,他手下有四个徒弟。其中一个是我,然后是大师兄曹大,二师兄曹中,还有师姐曹小小。

他们三个都是孤儿,是被曹唐收养至今的,名字也由曹唐来取,我一听名字就知道曹唐在取名方面有多么随便。

在这地方,曹大对我挺好的,但是曹中和曹小小不太喜欢我,有点嫌弃我。开始两天我手不好用,每次吃饭了,都是曹大给我喂饭,他们则是瞥了我一眼,就各忙各的去了。

等四天时间到了,我也能勉强做些事情,就多给曹大帮忙。这天晚上,正要睡觉时,曹唐忽然来找到我,他让我先盘腿坐好,随后一本正经地说道:“你现在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可以开始学习我的本领。但俗话说多而不精,你可以选一门,说吧,你想学什么?”

我激动地说道:“师傅,我想学捉鬼之术。”

“我不会……”曹唐叹口气说道,“那张道符,也是我朋友给的,换个吧。”

我呆愣了一下,然后说想学算命,他说自己也不会。我又问能不能学看风水,他又是不会。

最后我无奈了,就说道:“师傅,您到底会什么?”

“我会打造武器和医术,但是我医术还没曹大精通……”曹唐说道,“要不你就跟我学打造武器吧,这样也能对抗罗玉山。”

我说那没问题,问怎么打造武器。只见他取来一把木刀,还有一瓶血液,认真地说道:“你看好了,这是普通的木刀和普通的黑狗血,木刀在五金店买的,二十块钱一把,血液是找朋友进货买来的,五块钱一瓶。”

我疑惑地看着木刀和黑狗血,成本是二十五,可是……跟我说这个是啥意思?

曹唐取来一个有刀口的铁盒,将木刀刺入,然后倒入黑狗血。他平静地说道:“这就是打造武器,我们将各种克制脏东西的物品与普通武器融合,然后打造出了这些宝物。等两天后,这把刀就渗透了黑狗血,表面上是渗透黑狗血的刀,但我们对外出售时,称呼为屠鬼血影刀,一把卖五百块钱。他们如果说这就是染了黑狗血的刀,你咬紧牙,死命说是大道士加持了法力的屠鬼血影刀,最低也要卖四百块钱,知道不?老主顾可以便宜点,还有上百种武器我没展现给你看,要不要学,保证赚钱,以后我们师徒分成。”

我先是呆了一会儿,随后连连点头:“要学要学,就是坑他们对吧?”

“怎么能叫坑,毕竟是有真用处的……”曹唐严肃道,“我们这叫发掘流,明白了吗?”

我说明白,曹唐哈哈一笑,说我还是有用处的。我这时候好奇地问,一个月大概能赚多少钱,曹唐说当徒弟的,一个月六千块钱肯定有。

顿时我激动不已,又学会对抗罗玉山的办法,又能赚钱,这是抱住大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