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宾馆敲门人/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曹唐这住过一星期后,我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期间我也没闲着,打造了五把屠鬼血影刀,还学会了一种名为佛光护身甲的道具,就是一件里面铺满糯米的外套。

曹唐这里的规矩很简单,任何东西都能学,但等学满一星期后,必须每个月向师傅上交五千元的份子钱,其余钱都归自己,另外打造武器的成本,也要自己掏钱。

这一天,就有生意主动上门了。

来人是个女子,约莫三十岁的年纪。她来这时脸色苍白,浑身发抖,曹大给她倒了杯水,让她慢慢说。

根据女子的自我介绍,我们得知她姓王,开了家宾馆。但这几天,宾馆出了问题。在午夜来临时,宾馆里竟然会有客人梦游,随后都会走到楼顶跳下去。

这大大影响了她的生意,于是她将楼顶的门给关上,希望能阻止悲剧发生。

可悲剧依然发生了,还是有顾客从楼顶跳下去。她疑惑地去看了看锁,却发现锁完好无损。于是王女士不敢营业了,跑来找我们,问有没有办法。

曹唐听后,推荐了几款商品让王女士购买。一个是屠鬼血影刀,一个是佛光护身甲,还有一个是天红圣水。我知道天红圣水,其实就是有狂犬病的黑狗血,对抗脏东西效果很强。

王女士说自己愿意购买,随后她小声说道:“我听说……你们这里还提供出手服务。我真的太害怕了,想请你们出手,可以吗?”

曹唐看向我们,只见曹中和曹小小摇了摇头,曹唐就说道:“我这四个土地,只有大徒弟和小徒弟有空。如果你要大徒弟出马,就交五万块钱;如果要小徒弟出手,就交五千块钱,选一下吧。”

王女士考虑了许久,然后说道:“我拿不出这么多现金,就要小徒弟吧。”

于是,我的第一个生意就这么来了。等王女士走后,曹唐将宾馆地址交给我,又分给我五百块钱,说是我这次的工钱。

我想不到五百块钱这么快就能到手,收起钱后,我小声说道:“师傅,我出去之后,可能还会碰到罗玉山,那咋办呢?”

“这要靠你自己……”曹唐严肃地说道,“罗玉山一直在附近盯着,就等着你出去。这是对你的一次锻炼,你的师兄师姐,都曾经历过凶险的事情,才能活到今天。江成,只有一次次面对危险,才能让自己的肩膀更加厚实。”

我想想也是,就说自己一定会尽全力。

宾馆就在镇里,等我准备好东西,顺着地址找到后,才发现这宾馆还挺奢华。果然有钱人的现金,全都在他们的那点买卖里,难怪王女士掏不出钱请唐大帮忙。

柜台处的王女士一看见我,连忙说已经给我安排好房间,就带着我去楼上看了看。她给我安排的房间还不错,我将东西放下来,然后说自己先出去买点东西,毕竟现在还只是下午。

她说好,让我安心住着。

这是曹唐吩咐我的,他说委托人不一定会讲实话,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要自己去四周调查一下。而且我要是运气差,今晚很可能还会被罗玉山找上门,所以小心为上。

宾馆是在一条商业街上,我心里想了一会儿,去便利店里买了包香烟,然后走进远处一家卖首饰的店,笑吟吟地对老板问道:“老板,我想问个路,旁边有酒店宾馆能住不?”

老板愣了一下,他跟我说道:“你往左边拐走到底,第一家宾馆不要住,等到底了,还有一家宾馆,就住那吧。”

我装作惊讶地问道:“为什么第一家不能住?”

“那里不干净咧……”老板发抖似地摇摇头,“有三个人在那跳楼了。”

“还有这事儿?”

我抽出一根烟递给老板,惊讶地说道:“跟我讲讲看。”

老板接过烟点燃,他啧啧道:“你旁边村子来的吧?这宾馆我跟你说,不干净。前些天的时候,有几个客人在这里跳楼,还不是一起跳,而是轮流跳楼,吓人得很咧。”

这是我已经知道的,我想了想,问道:“那你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么?”

“有鬼咧!这家店的老板,不正常……”老板小声跟我说道。

在老板的诉说下,我听到了这个宾馆的另一个版本,那是王女士没跟我说过的。

原来这家宾馆,并不是王女士自己开的,而是她男朋友赵某开的。但问题是,赵某已经有一个结婚二十年的妻子林某。实际上,林某一直知道王女士的存在,只是为了孩子忍气吞声。之后孩子终于考上了大学,林某就提出离婚,并且也要分走这家宾馆。

于是三人争吵了起来,最后林某气不过,从楼上跳下来,自杀了。

从那以后,就发生了诡异的事情。

我皱起眉头,想不到宾馆里还隐藏着这种事情。王女士之所以不说,估计觉得这是家丑。

但我总觉得,事情有些隐隐不对劲。那林某又不是脑缺,有钱花有儿子,干嘛为了一个宾馆跳楼。这其中还需要调查才行,否则啥都不知道,可能就会引来灾难。

我又问了其他几家店的老板,得到的情况都差不多。有些人还说林某是被王女士杀的,只是赵某买通了警察。但有些人信誓旦旦地说是自杀,因为他们有看到林某的尸体,根本没有被殴打过的痕迹。

等时间晚了,我回到酒店洗了个热水澡,衣着整齐躺在床上看电视。我并没有关宾馆的门,反而在门口放了一盏白蜡烛,这样如果有奇怪的东西靠近,我能立即发现。于是我看到电视时,眼角余光一直都看着门口的烛光。

看着电视,我忽然听见楼上传来吵杂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打架。

这暂时不营业的宾馆里……还有住别人?

我关掉电视,仔细地听着楼上的吵闹声,好像是有人在哭泣,又有人在大声吼。但到底在吼什么,我听不太清楚。

过了一会儿,那声音忽然就安静了,我疑惑地拿起座机给前台打电话,却没有人接。我又给王女士打电话,她那边很快就接了,一接通电话,我就听见了很急促的喘息声:“先生……怎么了……”

我问道:“这个宾馆里除了我,是不是没住别人了?”

“是啊……”

我哦了一声,问她怎么喘气这么厉害,在做什么,她说正在健身房锻炼。我就挂了电话,紧紧抓着手里的木刀。

明明没住人,楼上却忽然传来吵闹声,这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正常。我不会傻傻地跑上去看情况,我要稳妥地躲在房间里。

宾馆里特别寂静,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正要放松下来,楼上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好像是有东西被砸碎了,就连我这房间的天花板吊灯,都是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事情不一般!

我连忙将蜡烛收起来,然后关上门,关掉所有的灯,静悄悄地躲在房间里,不敢让人知道我也住在宾馆里。楼上的吵架声越来越大,我甚至能听见他们的说话声,好像是一个女人在指责自己的丈夫从来不照看孩子,只知道陪新欢。

这吵架声,听着怎么这么像首饰店老板跟我说的情况……

约莫十分钟后,吵架声停下来了,我听见楼上传出了开门关门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出了宾馆。

突然间,楼梯口那边传来了下楼的声音,有人正在急促地走下来。我正准备等那人走下去后出去看看,突然间,那脚步声停住了!

从声音听来,那人是走到我这层楼,随后停下了脚步。

咚……咚……咚……

那声音忽然慢慢接近我的房间,我吞了口唾沫,那人应该不会来我的房间,我现在没开门没开灯,与其他所有空旷的房间一样。

脚步声越来越接近,也越来越响,我感觉心脏好像提到了嗓子眼,扑通扑通跳个不停。那脚步声此时已经到了我的房间门口,我本以为来人会这么路过,不料这时候,脚步声再一次停住了。

怎么可能!为什么好端端地走到我的房间门口!

“砰……砰……”

门口传来了轻微的敲门声,我的心却是要炸了,那家伙知道我在这儿!而这时候,我下意识看了看手机时间。

十点半,还有半小时到十一点,也就是午夜的开始。

午夜的时候,就会有个客人自己去楼顶跳楼……

我害怕地往回走,决定无论如何也不开门。之前的那些受害者肯定是开门了,所以会出现邪乎的事情。

那人不厌其烦地敲我的门,好像一定要等到我开门为止。既然那人知道我在,我索性开了灯,坐在床上,眼睛死死地看着门把手。

因为……那人每敲一次门,门把手竟然就诡异地下来一丁点,目前已经开了一小段,要不是因为我开灯观看,恐怕门直接就开了!

我感到头皮发麻,虽然是庄稼汉,但酒店宾馆我也不是第一次住,从来没听说谁在没房卡的情况下,能将门把手给掰动。

我连忙冲到门口,要将门把手推回去,可这门把手就好像被定住一般,无论我怎么用力,都没法推动它一丁点。

此时我急中生智,连忙将床头柜拖过来,刚好挡在了门把手下面,顶住了正在敲动的门把手。

那门把手下面有柜子顶着,自然没法再往下掉。就在这时,那人的敲门声忽然变大许多,就好像不再是敲门了,而是在用脚踹门,屋子里的矿泉水都被震得一颤一颤!

这门本来就被打开一小半,再这么踹下去……很可能要被踹开!而且最让人惊悚的是,那实木做的床头柜竟然被门把手一点点压破,只要压碎了上面这块木板,这门就会被轻松打开。

不行,我必须逃走。

想到这里,我连忙冲向窗户,准备跳窗而逃,因为我这房间只是在二楼。

跑到窗户旁,我急促地拉开窗帘,随后吓得叫了声妈呀。

在窗户外面,有个黑乎乎的人正紧紧地贴着玻璃,丑陋的脸对我露出狰狞的笑容……

罗玉山!

“砰!”

就在这时,门被用力地踹开了……

(观看绝美冥妻,请认准,唯一正版,最快更新,在观看绝美冥妻,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