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无处不在/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惊慌地转过头,却不由得傻了眼。

因为在我身后,竟然什么东西都没有。顿时我脑袋犹如轰得一下,全身都起鸡皮疙瘩。

明明没有人,那是谁在敲门。

如此诡异的事情让我心脏惊慌不已,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往空的门口走,那里太诡异了。我连忙先朝着罗玉山狠狠地砍出一刀,只听一声哗啦响动,玻璃被木刀打碎,正好劈在了罗玉山的脸上!

罗玉山怪异地张大嘴,很是吃痛地大叫一声,便摔到了楼下。我看见他掉下去后捂着头,窜进了旁边的巷子里。我焦急地跳上窗户要跳楼,正当准备跳跃时,忽然我脖子一紧,有人勒住了我的脖子。我感觉背后传来一道巨大力量将我往后面拖,我整个人摔在地上,而那力气没有消除,拉着我往楼道走。

我被拖动而行,努力卡着衣服让自己喘口气,此时我身后空无一物,但就是有力气将我拖行。

莫非……是透明的?

我慌乱地将木刀朝着身后砍去,可每一刀都犹如砍在空气上一样,完全感受不到物品。这让我越来越心急,总不能说是空气在拖动人。

那巨大的力气让我毫无抵抗之力,已经将我扯出房间外,到了外面的走廊上。这时候我一看走廊的墙壁,恐惧点一下子到达极致,竟然是双腿一抖,感觉一股热乎从裤裆传来。

这个走廊的墙壁材质有点类似于玻璃,可以倒映出人影。可是……

墙壁里,我的影子并不是被拖行的,而是面露微笑,犹如机器人一般朝着外面走去,与真实的我情况截然不同。

突然间,墙壁里的影子转过头来,正好与我面对面,他突然笑得更诡异了,眼神中带着一丝戏谑。

此时我被拖到楼梯口,粗暴地拖上了楼梯,而且此时我清楚地能听见,那咚咚的脚步声再次传出来。明明我身边没有人,可那脚步声依然从我身边传出。

我甚至怀疑,真的一直有个人在拖着我,只是我看不见他,也摸不到他。但是镜子里的我,又该怎么解释?

我被拖到了楼上的房间,正好是我之前那房间的上一层,最开始的吵架声也是从这个房间里被传出。门一下子就开了,被拖入这个房间后,我忽然感觉领子后面一松,那股力气消失了。

“呼……”

脖子终于没有束缚后,我贪婪地呼吸两口空气,疑惑地看起这个房间。

那看不见,摸不到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将我扯到这里?

打开电灯后,我发现这个房间很乱,电视机也摔在了地上化为碎片,好像之前经历过一场大战。而在厕所那边,有哗哗的水声流出。

我吞了口唾沫,转身朝着外面走去。我还没傻到这个地步,我要逃出去,这里太诡异了,不是我能对抗的。

正当我走动时,一点风也没有的房间忽然吱呀一声,那门竟然自己关上了。我见此情况吓了一跳,连忙拿出手机给曹唐打电话。

打电话时,厕所的水声越来越大,等曹唐接通电话了,我连忙说道:“师傅,这个雇主隐瞒了太多事情,我解决不了,难度很大。”

“我就说案子怎么这么诡异,你等着,我这就让曹大过去。”他说道。

“嗯,我在三零五号房,师傅你……”

突然间,手机那一头传来了吵杂的水声,哗哗作响,怎么也听不清曹唐的声音。我头皮发麻地挂了电话,看向水声没断过的厕所,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走去。

我怕那里有可怕的东西,但我更怕坐以待毙。就像之前敲门会推动门把手一样,我怕坐以待毙会发生更可怕的事情。

走到厕所门口,我看见里面的浴缸水龙头是打开状态,水哗啦啦地从里面流出来,浴缸里已经累积三分之一的水,很是清澈。这让我松了口气,我就怕像电视里的桥段一样,如果流出来的水是红色的,那该多渗人。

我关掉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立即停下了,房间里一片寂静。可当水声安静的一刹那,房间里忽然传来了一道女人的声音。

“你不洗澡了么?”

这声音幽幽的,很阴冷,让我浑身都打了个哆嗦。

房间里……什么时候多出了个人?

我不敢置信地转过头,却看见房间里的灯光忽然被关掉了。刹那间,我下意识立即关上了厕所的门,顺便将门倒锁两圈。

这是我目前遇见过最诡异的事情,那女声的主人就如同会隐身,简直无处不在。

这时候,那声音再一次响起:“你躲不开我的,我一直在你身边。从你进来楼下的房间开始,我就一直在你身边。”

在我身边?

我连忙绕了一圈,可就是没看见人,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开口说道:“我们无冤无仇,你到底想做什么,与我说个清楚。也许是有误会,也许是有难言之隐,你只管与我说来,我要是能帮你解决,一定会帮忙。”

听我说完后,那声音没再出现了。但在这个门上,竟然隐隐有了道道裂纹,这些裂纹神奇地组成了一行字。

“救救我,我无处不在。”

这行诡异的字让我摸不着头脑,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开门,我是曹大。”

听见大师兄的声音,我立即松了口气,连忙就跑去将门打开。他看见我,关切地问道:“江成,有没有受伤?”

我摇头说没有,随后将事情与曹大全都说了一声。他坐在床上耐心听完,随后皱起了好看的眉头:“第一时间先攻击罗玉山是聪明的选择,不过关于这宾馆的事情,无处不在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也不知道,我们两人就沉思了许久,随后我突然有办法了,连忙说道:“大师兄,你知不知道脏东西能吹动白蜡烛上的火焰?”

“知道的,因为它们有阴气。”江成说道。

我拿出自己带来的白蜡烛,认真地说道:“我们点燃白蜡烛,然后顺着火焰的晃动来寻找,应该能找到大致方位。”

唐大赞赏地看了我一眼,随后我们将白蜡烛点燃,令人惊愕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这烛光竟然犹如小龙卷风一样开始旋转起来,转了两下终于承受不住而灭掉,这情况让我看傻了眼。像龙卷风一样的火焰,那到底是从哪儿吹来的?

“莫非……”

曹大突然蹲下身子,他将地毯掀开,地板顿时展现在我们面前。我疑惑道:“怎么了?”

这是很普通的木质地板,没什么不同,唐大解释道:“那风可能是从下往上吹的,我怀疑可能有什么东西被藏在地板下。你也检查一下,要真如我猜想的那样,地板肯定会在某个地方凸起一块。”

我暗叹曹大果然是个有经验的人,就跟着他一起检查地板。可等将所有的地板都检查遍了,也没发现有凸起的地方,甚至这里的地板都很牢固,浑然没有被撬开过的痕迹。

“有点奇怪……”曹大坐在地上,他呢喃道,“如果地下没东西,怎么会出现那样的火焰?他们说过是午夜的时候会出事,对不对?”

我说对,唐大就说不如待到天明,也许会有情况发生。

我们将地毯重新盖回去,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曹大忽然说道:“天花板呢?”

“什么意思?”我问道。

曹大想了想说道:“会不会有东西被藏在天花板里,或者四面八方的墙壁,或者……对了!”

“什么对了?”我连忙问道。

他神情严肃地说道:“换个方法去想,也许我们需要找到的,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人。甚至有可能……连残肢都算不上。”

我突然觉得毛骨悚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