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曹大的办法/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大的话让我从头凉到脚,我问现在该怎么办,他扯着我的衣服把我拉到他旁边,说先别乱动,它们好像安静了。

我俩站在原地如木头人一样,房间里一时间安静得诡异。忽然间,曹大开口说道:“我看得出来,你们需要别人帮助。给我点时间,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我疑惑地看向曹大,为什么说这里的脏东西需要帮助?

突然间,房间里的灯光竟然自己亮起来。但原本是白色的灯光,竟然变成了诡异的黄色,我看见曹大在口袋里摸了摸,最后摸出个纸钱来,他很用力地咬破手指,将鲜血滴在纸钱上,随后说道:“放过我俩一马,我保证会办好。”

这时,房间又安下来了,四周一切都没了动静。曹大这时候牵着我去打开灯,房间已经恢复了正常,朱砂都落在地上,曹大松了口气,说没事了。

我疑惑地问道:“刚才把钱滴在纸钱上是什么意思?”

曹大解释道:“纸钱能通灵,把我的血滴在上面,它们以后若是想找我,直接就能找到我,也算是我的一个保证。”

我顿时鼻子一酸,心里非常感动:“这原本是我的事情,你却用自己的身份来接下这么多麻烦,大师兄,我……我很愧疚。”

“你原本就是新人,会的东西还不多,这不是你能承受的。”

曹大说了一句,他忽然指了指自己的肩膀,温暖地笑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每个人都会遇见比自己弱小的人,也会努力去保护那些需要照顾的人。”

我用力地点点头,曹大再次开始检查房间里的四周,任何一个角落他都不肯放过。等检查完后,曹大轻声说道:“等天亮了,去一个地方问问,我们就能知道原因了。”

我知道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曹大说现在很晚了,先睡觉吧。他让我去别的房间睡觉,自己则是睡在三零五号房里。一整个晚上,我都睡得不太好,在为曹大担忧。

等天亮了,看见曹大从房间里出来,我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强颜欢笑地说一起去吃早餐,我请客,他笑着说好。

可到包子铺后,曹大的行动却让我楞了,他对那包子铺老板说道:“老样子。”

只见那老板说句好咧,然后竟然将包子一笼一笼地往塑料袋里倒,而且还时不时从屋里拿出新包子来,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最后老板说总共两百个包子,一块五两个,还有一百瓶牛奶,每瓶两元,合计三百五十元。

我呆呆地掏出三百五十块钱,曹大接过包子后哈哈大笑,揉了揉我的脑袋就走了。我好奇地跟在他后面,最后绕到镇里的学校门口,我们这儿比较穷,镇子里有个希望小学,附近山村的孩子都来这读书。

我看见一个老师站在学校门口等待,看见曹大后,她笑着招了招手,从曹大手里接过热乎乎的包子道谢。看见这场景,我疑惑地问道:“大师兄,你每天都给孩子们送包子呐?学校不是有提供食物吗?”

曹大轻声说道:“学校只提供午餐,善款不够。孩子们都是天没亮就来上学,没时间吃早餐,很多人饿肚子。”

那老师笑吟吟地说道:“学校里的体育用品也是曹先生买的,像篮球足球,全都是新的咧,他每天还亲自送早餐来,要是下雨了,他便坐车过来,就怕早餐被雨打湿了。”

曹大摆摆手,搭着我的肩膀走了,他笑道:“这是你请过最昂贵的早餐吧?”

我摇摇头表示不在意,小声说道:“我在想,你每天都送早餐过来,还要买用品,那每个月都要花一万多块钱吧?我不是没良心,我只是觉得……不会太累吗?”

“我每个月都能在师傅手里拿两万块钱,还是够用的……”他点燃一根烟,轻声说道,“人们只看见孩子们过得苦,所以会捐款。我是亲眼看着他们没时间吃饭,这些孩子都懂事,起床时就怕吵到辛苦的爸妈,吃镇里的早餐又觉得贵。我问你,你家每个月赚多少?”

我诚实地说道:“在我工作前,家里也经常舍不得花多少钱。”

“在家吃怕打扰爸妈,在外面吃又舍不得,这群努力的孩子们,照顾得再辛苦,心里也是甜的。况且……当自己家乡的孩子们需要接受外乡人的救助,是男人最自卑的痛苦。”曹大给我递来根烟笑道。

我接过烟,是两元五一包的大前门香烟,心里顿时有些感慨。

一个长相英俊,打扮整齐,月收入又在两万以上的男人,省吃俭用到这地步,只是为了照顾一群非亲非故的孩子们。

送完早餐,曹大带我去五金店买了铁锤。随后我们又回到酒店,他坐在地上,举起锤子,用力地砸在了地板上。

木质地板被一锤子砸破,曹大抓起地板,顿时一股恶臭传来,我看见下面有一片黑乎乎的土,曹大抓起一把土嗅了嗅,他皱起眉头,搓了两下,最后搓出一些森白的硬物体。

我问这是什么,曹大轻声说道:“尸体。”

“尸体?”

我惊讶地看着土,这怎么可能是尸体。还不等我发问,曹大就解释道:“被绞碎了,然后混在泥土中,将地板重新装修一遍。无处不在,应该就是这意思,尸体被平均铺入这个房间的地板。”

“那跳楼的呢?有许多人都说看见林某跳楼了,那总不是骗人的吧?”我惊讶道。

曹大摇摇头说这个还不清楚,他神情变得很严肃:“杀人之后,凶手将尸体运到某地方绞碎,之后又将尸体残渣送回来埋在房间里,知道为什么吗?”

我听得毛骨悚然,想象不出要有多么变态,才会将尸体残渣又抹回去,就说不知道。

“因为那人不想让宾馆的生意红火,我有这么一个猜想。先是三人吵架,林某跳楼自杀了,随后林某的鬼魂杀死了赵某,将他尸体绞碎,埋入这地板内。赵某的怨灵因为惨死而疯狂,开始是人就杀,而且由于憎恨林某,赵某都让受害者用林某死亡的方式去死。因为他心里爱着王女士,所以王女士一直没遭殃。”

这……确实有可能。

“我有办法了……”曹大说道,“今晚我们将罗玉山引过来,赵某已经没了理智,当罗玉山闯入地盘后,他肯定会对付罗玉山,到时候他们两败俱伤,可谓是一石二鸟。至于林某,我会想办法超度她。”

看曹大还在为我的事情着想,我顿时很感动,然后问去哪儿找罗玉山。

曹大说他有办法,只是很危险。

我听后有些害怕,可想到曹大为我尽心尽力,那我也没话说。他让我盘腿坐在地板上,严肃地说道:“知道为什么说走夜路不能回头么?”

我说不知道,他指了指我的肩膀和脑袋,解释道:“因为人有三盏本命灯,如果遇见脏东西了,它们会吹想办法你的本命灯。但正常人阳气足,本命灯是吹不灭的,可如果你一回头,转头的动作难免会带起一阵风,就把本命灯吹灭了。本命灯灭后,人的身体会非常虚弱,也容易被鬼上身。”

我问道:“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他轻声说道:“我要将你的本命灯取出来藏好,让罗玉山以为你身体虚弱好欺负,他就会主动来找你。”

我吞了口唾沫,问道:“你的意思是……你要在这可能会有三个脏东西的房间里,取走我的本命灯?”

他点点头,神情认真,并不像是在开玩笑,让我心底发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