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宾馆夜斗/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晚上六点,曹大让我坐在房间里的东边墙壁,他说脏东西都不喜欢东边,因为那边象征着太阳出来。他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透明的液体,我问这是什么,他说是牛眼泪,涂抹在眼皮上,十小时可以看见脏东西。如此一来,应该就能看见赵某。

他在我眼皮上涂了牛眼泪,我看向原本昏暗的房间,发现竟然明亮了一点点。

“将牛眼泪涂抹在手上,还能取走别人的本命灯。”

曹大一边说着,一边在手上涂抹了牛眼泪。随后他将两只手放在我的肩膀处,轻轻往上一提。刹那间,一股无力的感觉席卷全身,我险些摔倒,好不容易才撑住了。

他空空的手上就好像端着东西,藏在了抽屉里,小声说道:“你如今失去三盏本命灯,阳气大失,可以说与死人很接近。我给你一个好东西,你将它含在口中顶着上颚,它们就会能感觉到你,却看不见你。记得千万不能松口,否则就会被发现。”

我连忙点头,只见他拿出一个纯白的东西,说这是和尚死后的一块骨头。因为是和尚,死后不会有怨气,含在口中也能保护别人。我本能有些害怕,但为了保命,还是忍着恐惧含入口中,然后顶着上颚。

曹大满意地点点头,随后就离开了,说一旦出问题就大喊,他就躲在对面的房间里,会立即过来,我说记住了。

等曹大走后,外面天色已经全黑了,我却能隐隐看清房间里的轮廓。

慢慢地,我听见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每走一步都沙沙作响,听着像是有无数死皮被踩在脚下发出的声音。那脚步声距离我这越来越近,忽然间,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外面走廊的灯光映入房间,我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影子正站在门口,他身体笔直,脚尖踮得夸张,几乎是用大脚趾踩着地。我有些害怕地吞了口唾沫,因为光线很暗,他的脸又背着光,只能看见大致轮廓,层次不齐的全是死皮。

是罗玉山……

他关上门,房间再次陷入黑暗中,黑得我只能看见一半影子。他在屋里走来走去,好像在捉迷藏找人一般,时而走到浴室,时而掀开被子。

屋里只有他走路时发出的沙沙声,我心脏跳得很快,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慢慢地,他走到了我身边,忽然停住脚步,吓得我头皮发麻。

是不是被发现了?

我听见他在用力吸气,身体也距离我越来越近,突然间,我面前出现了一道手臂的影子,惊得我连忙将身体往后弯了一点。

我有种预感,他知道我在这附近,想摸索找到我。

他的手距离我越来越近,我心跳越来越乱,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是我随意动弹,被发现的可能性会增大。

我眼前已经是漆黑一片,罗玉山的手距离我只有一厘米不到的距离,我甚至能感觉到他手上的死皮已经触碰到了我的脸。硬硬的,很扎人。

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这时,厕所里忽然传来了哗哗水声,罗玉山那即将要抓住我脸的手忽地抽了回去。我松了口气,在鬼门关绕一圈的滋味可不好受。他摇摇晃晃地走向浴室,在即将要走到浴室时,我看见一只手突然从地板里窜出来,抓住了罗玉山的脚!

看见了……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那家伙!

罗玉山被那只手扯倒,重重地摔在地上,但诡异地没发出一丁点声音。他突然怪叫一声,那声音就如同乌鸦一般难听,我看见他抓住那只手,疯狂地往上面扯。

突然间,房间的灯光开了,我下意识地看向电灯开关,原来那林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此时她正躲在电灯开关旁,谨慎地旁观,想必是她不小心碰到了电灯开关。

罗玉山瞥了林某一眼,林某连忙摇摇头,罗玉山便不再管她,愤怒地将那手往外面扯。我看见那只手被扯得越来越出来,甚至有个脑袋已经被罗玉山扯了出来。

那是一张碎肉拼凑起来的脸,好像被缝了几千针才粘合上一样,看着格外渗人。他眼珠巨大,死死地瞪着罗玉山,从口中发出低吼声,就如同被侵占地盘的野兽一般。

突然间,罗玉山张大口,狠狠地咬在了那张脸上,竟然是用牙扯下了一块肉来。

我看得心惊胆战,想不到鬼魂碰面会打得如此凶残,那男人我已经确定是赵某,因为附近的人跟我描述过赵某的长相。

他被罗玉山咬了一口,竟然也不害怕,反而是嘴里尖锐地叫了起来。赵某扯住罗玉山的脖子,将他的脑袋用力往墙上撞,这时终于有了声音,那是砰砰的闷响声。

罗玉山粗暴地用手抓住赵某的脸,竟然是将手指残忍地刺进了赵某的眼睛,我还没反应过来,赵某就痛苦地大叫一声,罗玉山抓住这个空隙,立即压在赵某身上,只见他用力一扯,竟然又将赵某的身体撕下了一块!

好残忍……

赵某痛苦地大叫,如同受伤的野兽那般绝望,罗玉山根本不停下手中动作,原本完好的赵某,竟然被他扯碎成一片片丢在地上,惊悚不已。

我浑身直打冷颤,死死用舌头顶着骨头在上颚。罗玉山坐在地上喘了口气,随后又瞥了林某一眼。

我看见林某露出了一个微笑,那嘴巴都咧到耳朵根来,还在兴奋地咯咯直笑,甚至嘴角裂开一片,她也没有表现出痛苦模样。

罗玉山沙哑着声音,对林某问道:“你我无冤无仇,还有个小子在这,知道他在哪不?”

林某摇摇头,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此时房间里只剩下我与罗玉山。我知道机会来了,连忙吼道:“大师兄!”

当骨头离开上颚后,罗玉山脸色一变,他立即就看见了我,愤怒地朝我冲来。但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巨响,曹大已经踹开了门,他眼疾手快地捧着一瓶糯米,快速地洒在了窗台,随后用力将门关上,又在门口洒了糯米。

这一下,罗玉山插翅难飞。

“耍我!”

罗玉山怒吼一声,他竟然不顾曹大,又是朝我跑来两步,我立即连滚带爬地逃跑。现在我被取了两盏本命灯,身体虚弱无比,根本没法对抗罗玉山。而且一爬起来,我就觉得有心无力,根本就爬不动。

曹大见罗玉山要拼个鱼死网破,他低吼道:“别想伤人!”

我看见他从口袋里抽出一截鞭子,与我的打鬼鞭特别相像,但比打鬼鞭还要长。他将鞭子用力朝着罗玉山抽去,只听啪的一声,鞭子在空中卷出一个鞭花,正好打在罗玉山的后脑勺上。

罗玉山吃痛地大叫一声,可他似乎是摆明了要鱼死网破,竟然还朝着我用力扑来。我害怕地连忙捂着脑袋,却听见罗玉山又发出一声惨叫。

由于我的躲避,他扑到了我的腿部,那右手正好放在我的裤兜上方。而我裤兜里忽然发出一道微弱的红光,那红光竟然将罗玉山的手给弄融化了!

看罗玉山疼得满地打滚,我疑惑地从口袋里一摸,原来发出红光的是江雪的那件红肚兜。此时光芒很快就消失不见,曹大也是有些惊讶地看了我一眼,随后他对罗玉山严厉问道:“还敢不敢放肆!?”

“江成,你这畜生……”

罗玉山吃痛地捂着手,咬牙道,“我们早已做好了交易,你还敢对付我……是我帮你对付的李雪梅,你竟然如此对我……”

我深吸一口气,虚弱地说道:“你能帮我,我很感激你,但要看你害人,我办不到。这件事情确实是我愧对于你,我无话可说。”

罗玉山死死看着我,最后他忽然放声大哭:“可怜我的妈妈啊,还是没见到儿子成亲……”

我轻声道:“你莫要急慌,那李玉兰无心与你寻死结合,你又苦苦缠着她是做什么?你将事情好好地与我说一遍,若是能有给你帮忙的地方,我肯定帮你。原本我就愧对于你,现如今你也是输了,将事情说一遍也不急。”

罗玉山竟然抹了抹眼泪,随后将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李玉兰这人十分贪财,自从跟罗玉山交往后,就这里要钱那里要钱,交往的这些年,竟然从罗玉山家里坑去了四万多。可罗玉山只有个母亲,他和弟弟是被母亲做零活拉扯大的,之后罗玉山有出息,种地力气大,可是为人老实容易相信别人,等钱快被李玉兰拿光后,他才反应过来,觉得李玉兰可能只要钱,并不打算与他成亲。

眼看老母亲着急,罗玉山承诺说去李玉兰家里提亲。不料竟然被她父母赶了出来,说要拿五万礼金来,办婚礼也要十万以上的档次,才肯把女儿嫁了。罗玉山存款都没了,提亲没成功,不敢回家见母亲,又觉得在街道睡觉丢人,就躲在山里睡。他觉得天冷生了把火,却不小心引起火灾。死后他仍气不过,就偷来钱,一定要将李玉兰娶过门。

我叹气道:“你这又是何苦,那李玉兰确实可恨,贪财也不讲情义,否则不会害我变成这样。罗玉山,李玉兰本就是个没出息的女友,你偏要在她身上钻牛角尖干什么?”

罗玉山咬牙道:“她将我存款都用完了,我要是不给妈妈一个交代,她肯定会难受得很。”

“你娶回去了又有什么用……”我摇头道,“她就是个败家娘们儿,将这种媳妇娶回去,那才是伤你母亲的心,到时候家败完了,可能还要天天数落你们母子。你开始就该放弃,找个贤惠的姑娘结婚,那不才是好事么?”

听见我这话,罗玉山沉默了,随后又是呜咽出声,说自己死了也对不起母亲。

我看得心里难受,轻声说道:“李玉兰一家也跑了,这笔钱,我会帮你弄过来,然后交到你母亲手上,想必你弟弟结婚也要不少钱。你好好离开吧,已经是阴阳两隔,别再多生事端了。”

“你?”

罗玉山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我,曹大则是平静地坐下来点了根烟。罗玉山想了会儿,最后感激地对我点点头:“我家里确实需要那笔钱,你要是能弄回来,那……谢谢。”

我说本来就是我亏欠你的,是该全部交给你母亲。他抹着眼泪,小声说道:“是我太较劲了,开始就该换个好点的姑娘,非要自己找去她家。江成,我还很羡慕你,有个好冥妻,为了你还去做鬼奴,这煞阴德的事也敢做……”

我听得眼睛一瞪,惊呼道:“鬼奴?什么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