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斗殴/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玉山告诉我,他从李雪梅口中得知,老婆子带走江雪,是要让她给一个人做鬼奴。所谓的鬼奴,就是成为一个人的奴隶,主人说什么,鬼奴就要做什么,哪怕再危险也不能拒绝。

因为那是老婆子在我身上留下了诅咒,只有她魂飞魄散,或者主动收回,才能破解,否则她随时能让我死。江雪担心对付老婆子会惹怒她,所以同意了老婆子的要求。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江雪愿意原谅我,为什么她会对我说一番那样的话。

一个女人已经做好准备为人牺牲,她想再享受一次温柔。

我咬紧牙关,只觉得眼睛湿润。我亏欠了江雪太多,虽然我不记得,大伯也说过,从小都是江雪在保护我。她之后在地下等了十几年,等来这些痛苦,最后还来不及恨我,又要为这弟弟去做鬼奴。

她让我好心疼。

我打定主意,现在事情已经解决,我要立即去找江雪,不能让她再为了我牺牲。等回到曹唐那时,我立即就将这件事说了,曹唐并没有拒绝我,而是翻出一个手抄本递给我,关切地说道:“这里记载了我所有会打造的道术,你既然是我徒弟,自然要学全。以后没别的要求,每个月记得打五千元份子钱回来。另外……可能会碰上危险,让曹大与你一起去。”

我惊讶地看了曹唐一眼,连忙说不敢麻烦大师兄,曹大却是拍拍我的肩膀,跟我说不必在意。随后他问我,要去哪里找江雪。

这时候我又犯难了,我这里是温州与福鼎的交界处,可以算是在南方了,对于我们这地方来说,东北方向这么大一片土地,我该去哪儿找江雪?

曹唐看出了我的窘迫,他问我那红色肚兜是不是江雪的,我自然承认,他便转过头,对曹大说道:“带他江成见师伯,问问他冥妻的下落。”

曹大说好,就带我出了门。我觉得有些纳闷,问师伯是谁,曹大说是个真正的道士,今天带你开开眼界。

我顿时心里有些激动,想看看那真正的道士是何方神圣。

曹大带我去了车站,然后我们坐车,我们坐上了一辆熟悉的公交车,往一个熟悉的方向开去,随后又是进了一个熟悉的村子,然后见到了某个熟悉的人,只见曹大向那人鞠躬,恭敬地叫了声师伯。

而我已经目瞪口呆。

因为我的师伯竟然是江修!我万万没想到,绕一圈之后,竟然又绕回来了。

爸妈立即很开心地去做饭了,曹大见我跟江修竟然认识,也是非常惊讶。江修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嗤笑着说道:“我今日掐指一算,会有故人来见,啧啧啧……”

我埋怨地说道:“江叔,你就别逗我气恼了,你既然有能耐知道江雪在哪儿,为啥当初不告诉我,害得我绕了一圈。”

江修解释道:“你出门前,江雪确实是在你说的方向,所以我再说也没意义,反正都是正确的。后来是你自己惹出了一堆事情,才弄得江雪要去东北那边。当然,这也不能怪你,那老婆子估计是早已经计算好了一切,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我尴尬地说道:“原来是这样,是我脑子太傻,真是……太蠢了,还错怪了江叔。”

江修立即得意地对我一顿数落,说脑子这么傻还要去闯,哪天把小命丢了都不知道。我爸妈也是跟着江修一起数落我,我被说得无地自容,正想找条地缝钻进去时,曹大摸了摸我的头,他轻声说道:“人傻一点,心眼也好一点。叔叔阿姨,你们有个心肠好的儿子,将来肯定是一帆风顺,都说好人有好报。能教育出这样善良的孩子,想必叔叔阿姨肯定是有文化的人吧?”

曹大……

我好感动,真想狠狠地抱曹大一下……

爸妈听曹大这么说,脸色顿时就灿烂了,我爸笑着说孩子像妈妈,我妈就说这孩子确实从小心眼好。

我见气氛好了许多,连忙对江修问道:“江叔,你跟我说说呗,江雪到底去哪儿了?”

江修说等会儿,他回到自己屋里,拿来个类似罗盘的东西,可以转动,上面写着休,生,伤,杜,景等字,还有许多密密麻麻的小字。我问这是什么,他说这就是活盘。

随后他转动几下,看了一会儿盘,那眉毛忽然就皱了起来,并且越皱越紧。我有些担忧地看着他,恨不得立即知道结果。

算了一会儿,江修忽然摇头说道:“事情不好办,算不出来,好像是有高人在遮掩。”

“高人?”我惊讶道。

他放下活盘,轻声说道:“确实是在东北方向,应该是在上海。我没算出具体位置,只知道在东北一千里的左右,可不就是上海么?你如果焦急要去找,先打车去机场,再坐飞机过去,一小时就能到。”

我说那自然要去,吃了饭就去买机票,明天就走。想到江雪要去给别人做奴,我心里就百般不是滋味。

吃过饭后,我扯着曹大说去买机票,他却对我摇摇手机,说已经订下了,今晚的机票,是头等舱,因为经济舱已经被抢光。我顿时愣了,他笑着说道:“若是明天再去,估计你一整晚都会睡不好。你是要去做大事的,可不能没精神。”

我又是一阵感动,连连跟曹大道谢。

我们这次出去,什么杂物都没带,就带了点随身用品和银行卡。曹大在临走前,去吩咐那个希望小学的老师,给了她一笔钱,让她一定要每天给孩子们买早餐。若是钱不够了,只管与他说,他还要求每天必须拍照,让他看见孩子们吃早餐的样子。

我们就这样坐上了去上海的飞机,我晕机难受,一个小时的时间吐了五次,曹大很贴心地帮我替换呕吐袋。他说等回来的时候坐经济舱,比较靠后,就不会想吐了。

等到达上海,已经是晚上八点钟,我们找了个旅馆住下,等将行李都放下来后,我躺在床上对曹大问道:“大师兄,我们接下来怎么找?”

曹大说道:“先融入这边的圈子,等认识些同行,消息也能灵通得多。先休息休息,等午夜了,我带你去找同行。”

午夜找同行?

我不明白怎么找,但我很相信曹大,就躺在床上睡了一会儿。等十二点时,我们爬起床,曹大领着我往外面走。他看了看天色,随后说道:“记住了,每当到达一个诚实,先看看天空,看北极星与这城市的位置,然后往西北边走。一路下来,如果有遇见公共场所,而且外面挂着红灯笼,很可能就是道士一流的。进去后就问,有没有蒲扇,如果里面的人回答:蒲扇在太上老君手里,那就是自己人了。”

我恍然大悟,想不到其中有这么多道道。忽然我想起一个词,江湖,感觉这些道士们就像隐于城市里的江湖,很让人有感觉。

我们顺着西北的方向走了一会儿,看见不少公共场所,但都没挂着红灯笼。最后,我看见一家酒吧门口挂着红灯笼,我们两人便连忙进去。

进入后,服务员问我们要喝什么,曹大轻声与他问道:“有没有蒲扇?”

服务员笑了:“蒲扇在太上老君手里,哪里来的新朋友?”

“穷山沟来的,算不上大地方,听了你也不晓得名讳……”曹大笑道,“来这是为了些事,最近这片地儿,有没有新来一个漂亮的女人,走路没声音的那种。”

这原本是个挺简单的问题,不料那服务员却是脸色一冷,问道:“什么意思?”

“那是我们朋友,来找她的。”曹大越说越缓慢,他小心地观察着那服务员的脸色。

“草!”

突然间,服务员竟然抽出一个酒瓶,狠狠地砸向了曹大的脑袋。曹大哪里料到对方会直接动手,他一时间躲避不及,只听一声脆响,那满是酒液的一瓶酒结结实实在曹大的头上开了花,他疼得晃悠两下,就要倒在地上。

我连忙扶住曹大,却看见他已经是满头鲜血,不省人事,我惊怒道:“你做什么!”

此时,酒吧的客人们都站起身看向我,服务员却还吼道:“是那新来女鬼的朋友们,打死他!”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群客人竟然就满脸怒火地冲向了我们,一个个酒瓶子在我们身上开花,我将曹大放在地上,死死用身体护着他。他们又是踹我脑袋又用椅子砸我,疼得我哭叫不已:“别打了,要打死人的……求求你们,别打这么凶……”

可这些人却如同没听见我的话语,我甚至不知道哪里惹到了他们,非要下死手来打。

此时,有个强壮的男人举起一根棍子,狠狠地朝我脑袋砸来,我害怕地闭上眼睛,却听见啪的一声,我脑袋一点也不疼。疑惑的我睁开眼睛,看见曹大已经精神多了,他睁着被鲜血染红的眼睛,轻声道:“谢了,起开。”

我连忙从他身上爬下来,人们想不到曹大还能醒过来,一时间也愣了下没动手。曹大坐在地上,他抓起一大片碎玻璃,穿着粗气,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他摇晃了一下身体,忽然挺直脊梁骨,低声吼道。

“你们能打死我,但我也能捅死你们其中一个,可以当我在说大话,但也尽可以试试。我是山里来的穷小子,这条命还没你们身上的一件首饰昂贵,死了也不可惜,所以掂量一下值不值得换。考虑好后,要么就过来,一命换一命,如果怂了……就坐下来好好谈,有个怂货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