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江雪甩了我/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这红布很大,江雪颤抖得又比较轻微,那老婆子也没发现我躲在江雪后面。她嘟哝两声就走了,随后又是一阵上楼的声音响起。我感叹幸好老婆子不是江雪这种类型的,如果都像江雪走路没声音,那刚才真是危险。

等老婆子走后,江雪焦急地把我们推出红布,她满脸羞红,小声说道:“你干嘛呢!”

我下意识舔了舔嘴唇,瞧见我这动作,江雪又是羞得不行,将头低得很厉害。我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将来到上海后发生的事情简短说了一遍,随后焦急又小声地问道:“你怎么会突然来做鬼奴?”

“事情说来话长,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等会儿我就去祠堂,你快离开吧。”

既然她下了逐客令,我也不好意思久留,就轻手轻脚地走出屋子,跟外面的人问了祠堂的位置,焦急买了烟就赶过去。

等来到祠堂,我看见曹大正坐在里面与他们交谈,这些人都是有些崇敬地看着曹大,估计已经被征服了。我连忙走进去,笑呵呵地说道:“路有点绕,终于找到了。”

“草!你不是昨天那个么?”

人群中忽然发出一声怒吼,只见昨天那两个大汉竟然钻出了人群。我顿时心中一惊,他们果然也在这儿,昨天不肯说具体位置,估计就是不想我找到这。

之前那领头人立即问道:“周世豪,怎么回事,突然就吵起来了。”

那有东北口音的大汉就将昨天的事儿说了,人们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那领头人皱眉看着我,说道:“你说雪姐是你媳妇,证据在哪儿?”

我说没证据,但江雪如果在会承认的,毫无疑问,我这话不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一群人喊着说你连雪姐都敢惦记,今天不弄死你不行。

“不要动手。”

正当气氛剑拔弩张时,祠堂外忽然传来一声娇喝,我转过头,看见江雪将那红布绑成了漂亮的长裙,特别漂亮。她手里撑着一把很大的油布伞阻拦着阳光,轻声说道:“江成,别慌。”

人们看见江雪来了,纷纷都很客气地叫雪姐,他们眼中满是爱慕之色,那领头人疑惑地问道:“雪姐,这是你什么人?”

“是我弟弟江成……”江雪走到我身边,她用滑嫩的小手捏了下我的脸,笑吟吟地说道,“一个村里从小一起玩的,以前就说长大后一定要娶我,我在等他变成一个男子汉。”

听见江雪的话,人们顿时哈哈大笑,说原来是青梅竹马,还有人说这江成还挺可爱的。我心里有点不舒服,江雪肯定是有难言之隐,否则干嘛要说我是她弟弟,而不说是夫君?

周世豪有些尴尬地走回人群不说话了,此时祠堂外来了个中年女人,大家都说燕姐回来了,连忙站在一旁。这中年女人长相中等偏上,穿一身休闲装,身材倒是极好,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韵味。江雪这时站在女人旁边,轻声地叫了句主人,我这才明白,原来她的主人是个女人。

燕姐微笑地点点头,随后说道:“听说来了两个新人,给我介绍介绍。”

那领头人连忙说道:“燕姐,这两位是新来的朋友,这位是曹大,这位是江成。听曹大说,江成刚入行没多久,有些事情还不懂,不过这曹大兄弟……啧啧,不一般呐,刚才谈了几句,是个好苗子。对了,他们还是雪姐的朋友。”

燕姐有些惊讶地看向江雪,而江雪点点头,燕姐就笑了:“你有个朋友能作伴,也是挺好的事情。那就让两位朋友加入八卦堂吧,张八元,一会儿你跟他们说说八卦堂的规矩。”

那领头人说句好咧,随后燕姐说自己约了东方光的人吃饭,要先走了。人们都很担忧地问东方光那边会不会动手脚,燕姐说没事,是在罗老爷子的场子吃饭,人们就放心了。

我不知道罗老爷子是谁,但估计是个挺厉害的人物。

等燕姐走后,人们还没走,都留在这看江雪,弄得我特别不舒坦。自己的媳妇被人充满爱意地看,没有男人会高兴。

张八元坐在我们旁边,笑道:“其实八卦堂也没多少规矩,就是拿钱办事,跟雇佣兵似的。在我这接了雇主的请求,可以单独去做,也可以找大家一起做,我们会给佣金。另外如果有紧急事情必须来帮忙,否则会被踢出八卦堂,这个能理解吧?毕竟平日里拿钱的时候特别痛快,但需要帮忙不出手,那太恶心。”

我和曹大说是很恶心,张八元就让我们留了电话号码,说有事情可以通知我们,还让我们加了微信群。

事情交代好后,江雪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要不要去走走,我连忙说好。人们都是一阵羡慕,我则是得意洋洋地跟江雪走出了祠堂。

出来后,我俩走在这安静郊区的小道上,江雪撑着伞,小心地躲着阳光,两旁都是田野,很像在山村里的感觉。我轻声问江雪在这过得好不好,那燕姐有没有要你做什么事。

江雪摇头说道:“还挺好的,大家都对我很客气。燕姐说老婆子其实是她当初的一个鬼奴,当时她到温州那边摘杨梅,发现了老婆子的事情,就将她收下。因为放在老屋里能存些怨气,这些年就让老婆子待在那棺材里。后来听老婆子提起我,她让老婆子带我过来一趟。我来后她问我要不要做鬼奴,不做可以走,我开始时怕她们反悔害你,就说留下。”

我问道:“那他们要你做什么?”

“也没什么,反正我来这之后,八卦堂的男人们莫名其妙变厉害了,燕姐很开心,对我更加照顾。你看我这衣服的布,就是她找人弄的,外面是红色,里面其实还有块黑布,可以帮忙挡着太阳。”

我嘟哝道:“能不厉害么,我媳妇姐姐这么漂亮,男人都想在喜欢的女人面前多表现。”

江雪忽然停住脚步,她转过身跟我说道:“江成,我想重新考虑一下我们之间的事。”

“啊?”

我顿时纳闷了,不敢置信地看着江雪。

她一本正经地说道:“来这之后,我听燕姐说了许多男女之间的事情。我觉得开始是我对你一厢情愿,但那是一种思念,我可能没分清楚感情的区别。等到城市里住几天,我那山村里二十多年前的观念被颠覆了。还有你,你到底喜不喜欢我,我也不知道,也许只是喜欢我的外表。”

我想都不想,脱口而出道:“那当然不止啊,我喜欢你好多优点。”

“哪些优点?”她问道。

我一时语塞,竟然说不出来了。她那漂亮的眼眸看着我,轻声说道:“其实我们很多都还不了解,等双方都想透彻了,再考虑夫妻的事情吧。我想跟一个真正爱我的人在一起,我们就……暂时分开一段时间,你看成么?”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江雪,最后只能尴尬地点点头。江雪便说自己还有事要先回去,只剩我一个人傻乎乎地走回祠堂。

曹大在祠堂里等我,看我不太开心的样子,他疑惑地问我怎么回事,我说自己被江雪甩了。

“这年头还有冥妻把夫君甩了的?”曹大也是惊愕地张大嘴,我就将事情说了一遍。

他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她说得也有道理,二十年前的山村观念早就不可靠了。简单,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在这八卦堂好好表现,等江雪觉得你是个男子汉了,估计会爱上你。你想想,你是与她有夫妻之名,还几乎有夫妻之实的人,轻轻松松就能追回来。”

我尴尬道:“干嘛要追,我千里迢迢追过来,现在人家突然说一句不要我了,我还不如回小山村去。”

“可她也是为了你千里迢迢来做鬼奴,是不?”曹大说道。

我转念一想,觉得有道理。

曹大建议道:“其实女孩子,付出再多也会有一点点难受,比如她为了你做鬼奴,就是因为你弱小,她肯定会有点伤心。不如你先在八卦堂接个任务做下来,给她看看你的男子气概,至少能加到五十分,真的。”

我点头道:“好,我现在就接,我要让她知道,从来只有我甩女人的份,没有女人甩我的份!”

“看你这牛皮吹的,可被让她听见。”曹大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满是善意地笑道。

我嘿嘿一笑,拿出手机在八卦堂的微信群里发了消息:“八元哥,有没有雇主的任务给我接一下?”

张八元很快就发了消息:“那当然有,任务多的很,就是没人肯接,唉……这群兄弟还不够凶猛。这有简单的,普通的,困难的,你要接哪种?”

我刚打出简单的想发出去,曹大忽然夺过我的手机,竟然发出消息说拿个普通的给我单独练练手。

我立即愣了,焦急地说道:“大师兄,我就一新人菜鸟,你给我接普通的干啥啊。”

曹大提醒道:“万一江雪在群里……怎么办?那燕姐对她这么好,买个手机给她也有可能。让她看见你接简单的,那就糗大了。”

我一想也是,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发了个惊讶的表情,一看果然是江雪!

而张八元这时候也发了消息:“好小子,牛逼!我都不敢单独接普通的,以后见到你了,我要叫你声江哥。你等着,我这就把任务私聊发给你……”

我觉得大师兄坑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