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午夜梳头的女人/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八元很快就将雇主任务的信息发给我,有文字,也有图片。

这任务是说有个李小姐,在首饰店买了个黑木梳,在买来之后,她却每天都能梦见一个女人在梳妆台前用黑木梳梳头。这让李小姐很恐慌,她曾经尝试着将黑木梳丢掉,但黑木梳都会莫名其妙自己回来,于是她来求助八卦堂帮忙,想请我们将黑木梳拿走。

这个任务的佣金有五千,八卦堂会抽走五百,而我能拿四千五。张八元还发来了黑木梳的照片,这是一把很普通的木梳,上面刻着一个华字,黑木梳是随处可见的那种,感觉像是地摊货。

我对曹大说道:“大师兄,你看这任务如何?”

曹大很仔细地看着这个黑木梳,他想了想说道:“要不跟他说算了吧,这个任务别接。不对……还是接下吧,还是不对……”

我纳闷地看他话语变了好几次,疑惑道:“大师兄,不是你让我接个普通级任务的么,怎么突然又要我别接?”

“没事……”曹大摇摇头,随后说道,“你去联系雇主吧,别想太多。”

真是奇怪。

我留了个心眼,总感觉曹大有什么事情想说,只是没打算告诉我。不过任务都已经开口了,自然要接下来。我就按照上面的方式联系了李小姐,跟她说我是八卦堂的人,她听后挺激动,让我赶紧去她家。

等我赶到她家时,发现这是个小区,李小姐的家在二十层,电梯还是那种观光电梯。头一次坐这电梯的我很害怕,紧紧抓着扶手,一直闭着眼,等电梯到了才敢睁开眼跑出去。

按动门铃后没多久,就有人开门了,是个长相普通的女人,穿着一身西服套裙,想必就是李小姐。她急匆匆地说自己要上班了,黑木梳就在梳妆台的抽屉里,今晚她会住酒店方便调查,我说好的。

于是屋子里就只有我一人,没看见什么值钱的东西,估计已经被李小姐带了出去。我来到梳妆台前,打开抽屉后,我就看见了那黑木梳。

我好奇地将黑木梳拿起来,这东西入手有点冰凉,并不是木头该有的温度。我常年跟农具打交道,自然知道木头在这天气摸起来应该是什么温度。

我从卫生间拿来一个盆,将黑狗血和糯米倒进去,再将黑木梳也放进去。如果那梦里的女人是附身在这黑木梳里,那估计这样就能解决了。

随后我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顺便给自己做了一把屠鬼血影刀,还叫了份外卖吃。等到了下午,我再去查看黑木梳,却发现盆里的黑木梳不翼而飞,我下意识去梳妆台的抽屉里查看,只看见黑木梳竟然回到了抽屉里。

怪了,这黑木梳怎么会自己回来?

我将它取出来,再次放进盆里,这次为了调查秘密,我还将手机开启录像功能,用来照着盆和梳妆台。如果会发生什么事,我就能知道了。

随后因为怕有危险,我又去客厅里看电视,正好在放我喜欢的电视剧,就看了一集。

等看完后,我再次去查看盆里的黑木梳,发现又不见了,再次出现在梳妆台的抽屉里。我疑惑地拿来手机观看视频,想看看黑木梳究竟是怎么回来的,总不可能长双翅膀飞回来吧?

视频有四十分钟,我慢慢拖动着看,开始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在十分钟后,却有了变化。而我也是头皮一麻,从头凉到脚。

十分钟的时候,房间里进来了一个人影,那人带着夸张怪异的笑容,可问题是……那人就是我!

视频里的我怪笑着从盆里取出黑木梳,再放回抽屉里,然后又走出房间,这简单的一幕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分明就在客厅里看电视,怎么对此一丁点记忆都没有?

一股恶寒在我心里挥之不去,此时已经快傍晚了,恐怕来不及再实验一次。我索性躺在床上努力让自己睡着,将屠鬼血影刀放在被子里,看看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

可因为心里太过担忧,我一直都没睡着。天色越来越黑,我到底有没有睡着,自己也不知道。最后是迷迷糊糊间听见了有动静,我睁开眼睛,小心地往梳妆台看去。

房间里灯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但很昏暗,在那梳妆台前,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女人。她头发很长,足足垂到地板,耐心地用黑木梳梳理着长发。我看不清她的脸,因为被头发挡住了。我下意识看向镜子,险些叫了出来。

在镜子里,哪有什么人影,赫然正倒映着房子的墙壁。

我吞了口唾沫,紧紧抓着屠鬼血影刀,小声问道:“你是谁?”

那女人停止了梳头,她忽然说道:“第一个。”

什么第一个?

她忽然转过头,我惊讶地发现她竟然两边都长满头发,让人看不清究竟那边是脸那边是后脑勺。此时她声音很沙哑地说道:“我帮你梳头。”

说罢,她朝我一步步走了过来。我连忙想跑,却发现身体动弹不得,全身都好像麻了一般。

女人走到我旁边蹲下,将黑木梳贴在我的头发上,轻轻地帮我梳头。我下意识吞了口唾沫,小声道:“你想做什么?”

女人没回答我的话,很耐心地帮我梳头。忽然间,她凑近我的肩膀,在我肩膀上吹了口气。

我只觉得全身传来一股冰凉感和无力感,心中的恐惧也愈发增大。

本命灯灭了!

我分明没有转头,她只是这么吹了一口气,竟然就吹灭了我的一盏本命灯。这怎么可能,本命灯是吹不灭的,除非我在这时候转头了,可现在却是我根本没转头,本命灯就被吹灭了一盏!

她又凑近我另一边肩膀,我吓得浑身发抖,连忙大喊救命。我很想有人能出来救救我,这与我学过的根本就不一样。

“住手!”

正在这时,客厅里忽然传来低吼声,我转过头,却看见曹大正站在客厅。见到曹大过来,女人忽然就朝着抽屉钻去,她这么大的一个人,竟然诡异地钻进了一小个抽屉里。此时我又能动了,曹大连忙来到我身边,他关切地问道:“江成,有没有事?”

“这咋回事啊……”我有些崩溃地说道,“大师兄,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却没告诉我,我差点就死了。”

曹大安慰地拍拍我肩膀,他说道:“我这不是来帮你了么?”

我哆嗦着说快走吧,这黑木梳里的女人不好惹,曹大却是抓着我的手臂,他看着我,神情严肃地说道:“这把黑木梳……我们必须拿走。”

我惊讶地说道:“你疯了吗?她就这么吹一口气,本命灯就被吹灭了,完全颠覆了我们平时学习的理念。就算我脑子再傻,这也不该是普通级的,应该用九死一生来形容还差不多。大师兄,我们对抗不了这女人,快走吧。”

曹大眼睛死死看着那把黑木梳,他咬牙道:“江成,我们今天如果不把事情解决了,燕姐不会放过我们。”

“啥意思?”我下意识问道。

“你别多问了,听我的就是。”曹大说道。

突然间,电灯莫名其妙被关掉,房间里暗了下来,我吓得身体一抖。黑暗中曹大牵住了我的手,我能感觉出他的手也在颤抖。

“我帮你们梳头……”

“我帮你们梳头……”

“我帮你们梳头……”

房间里回荡着女人沙哑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浑身发凉。突然,曹大将我用力一推,我被推到地上,黑暗中听见他发出了一声惨叫声。

发生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