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诡异的三样物品/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暗的环境原本就叫人提心吊胆,曹大的一声惨叫更是让我心寒,我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摸索着站起来,担忧地问道:“大师兄,你怎么样?”

屋子里安安静静,我愣是没等到曹大的回应,他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我连忙往墙壁那边摸索着走去,想将灯打开看个清楚,或者可以把窗帘拉开,这儿是城市,外面都是灯光,拉开窗帘就能让房间里看得清楚。

忽然间,房间里响起了一道阴森的声音,赫然就是那女人的,不过比之前要阴冷许多。

“第三个。”

第三个?

这句话我没反应过来,如果是指曹大,那应该是第二个,为什么会说是第三个?

此时我已经走到窗帘旁边,连忙就将窗帘用力一扯,外面的亮光立即照进房间。我转过头,却看见令我心惊胆战的一幕。

曹大此时正站在床旁边的地板上,那女人也站在曹大旁边,只是她的手指,竟然已经刺进了曹大的胸口。

手指竟然能刺进胸口……

黑暗中的鲜血看着是黑红黑红的,曹大用力抓着女人的手指,不让她刺得更深,但他的力气根本没那女人大,那手指还在继续往里面刺。

我连忙怒吼一声,朝着曹大冲了过去,将手中的屠鬼血影刀朝着女人的脑袋狠狠砸去。只见她仿佛随意地抬起手,竟然直接抓住了屠鬼血影刀,而她的手就如同老虎钳子一般,无论我多么用力地要抽出屠鬼血影刀,刀身都是纹丝不动。

我索性放弃了木刀,冲到曹大旁边抱住他,往后用力一扯。

我抱着曹大后退两部,女人的手指也离开了他的胸口。鲜血从曹大胸口喷了出来,我连忙用手帮他捂着,曹大虚弱地说道:“解决她……”

解决她……我怎么解决她!

女人看了我一眼,又呢喃着说道:“第一个。”

“什么第一个第三个,如果有三个人的话,第二个在哪里?”我低吼着说道。

她却仿佛没听见我的话,朝着我慢悠悠地走来。我有种感觉,我们就好像是兔子,她就是老虎,她可以轻松而戏谑地玩弄我与曹大的生命。

忽然间,女人面前的头发动了动,竟然从嘴里吹出了一口黑气。那黑气朝着我们吹来,我知道这东西,曹唐教导我的时候有说过,脏东西可以吹出黑气来,就是所谓的阴气,但是没啥用,只能唬人,伤不了人。

我连忙就挡在曹大面前,帮他抗住了这一团阴气。当这黑气打进我身体时,我只觉得有些冰凉,一点用处都没有。果然就像师傅说的那样,只能拿来唬人。

可在这时,我身后的曹大却忽然闷哼一声,我连忙转过头,却看见黑气竟然诡异地穿过我的身体,直接打在了曹大的身上!

刹那间,黑气撕裂了曹大胸口的伤,那血液飞溅出来,贱了我一身。我惊慌地抱着曹大,满心都是不敢置信。

这……这到底是惹了个多么强的家伙!

曹大咬紧牙关,他努力不让自己昏过去,死死地看着接近我们的女人。我抱着他一步步后退,此时我们已经被逼到了绝路。

黑暗中,女人呢喃着说道:“太弱了,你不该是第三个,有点想让你把命留下。”

曹大紧抓着我的手臂,他喘着粗气说道:“我的命,只有我自己能收。”

“还说大话。”

女人忽然将朝着我们一拍,她衣服的袖子忽然变长许多,直接拍在我的脸上,把我打得倒在了地上。失去我的帮助,曹大有些摇晃地站在原地,他死死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忽地从裤腿里抽出一把短刀,又沾了点血,在短刀上写写画画。

“还想反抗!”

只听女人低喝一声,她忽然加快脚步,还不等曹大将画完,她就抓着曹大的右手,朝着他自己的左手狠狠一刺!

黑暗中只听噗嗤一声,那短刀刺进了曹大的手掌,竟将他的左手钉在了地板上,曹大也是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大师兄!”

我焦急地喊了一声,连忙爬起来跳向女人。她却是将手随意一拍,那袖子再次打在我身上,疼得我又是摔在地上。

女人蹲在曹大面前,她轻声说道:“怎么得到的?”

曹大咬牙说道:“靠自己得到的。”

“就凭你?”

她很是不屑地说了一句,随后打了个响指。忽然间,我看见曹大的衣服里竟然有两个东西在发光,而且那俩光点正在慢慢地往外飘。

等东西飘出来了,我才看得清楚。那一个是手镯,一个是短笛,它们在黑夜里散发着诡异的绿光。我曾经看过江雪的肚兜会发光,因为那是阴物,但江雪的肚兜光亮很微弱。

可这两个东西光芒却很强烈,几乎要将房间都照亮。

也是阴物……

但与江雪的东西不同,是大阴物……

这手镯和短笛上,竟然都刻着一个大大的华字,在绿光下显得深沉。曹大痛苦地伸出右手,想将那两个东西拿回来,女人却是接过两样物品,她平静地说道:“有些东西,你能碰;有些东西,你不能碰。按照规矩,我饶你一命,你快离去。”

曹大不甘地发出一声低吼,他用力扯住女人的衣袖,咬牙道:“还给我。”

“那你是找死了。”

女人冷冷地说了一句,她突然粗暴地抽出还刺在曹大左手掌里的短刀,狠狠一刀刺进了他的背部,直接全部没入!

曹大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我焦急地骂道:“放开他!你这死娘们,要杀就杀,干啥侮辱我们!”

她却仿佛无视了我,抽起那短刀,又一次刺向曹大的背部!

我惊慌地爬向曹大,一下子趴在他身上,想为他抗下这一刀。可女人却不打算对我下手,她停住刀子,用手将我抓起来,就像抓小鸡一般简单,把我丢向了墙角。

我感觉自己好像在飞一般,随后重重地被砸在墙壁上,女人有些不屑地说道:“蝼蚁总是成群结队。”

“对……我们是蝼蚁……”

黑暗中,曹大喘了两口粗气,我看见他竟然将双手撑在地上,很努力地让自己爬起来。

怎么还能爬起来……明明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

“哦?”

女人也是忍不住惊讶了一句,“还要打?无论给你多少次机会,你都赢不了。”

“嗤嗤嗤……”

曹大忽然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他笑起来很虚弱,摇摇晃晃地让自己站直。女人蹲在地上看着他,就好像在玩弄一个玩具。

“你是想反抗,还是想逃走?”女人问道。

曹大摇摇头,他轻声说道:“男人在接受自己的胜利时,必须将背挺直。这不是给对手尊重……是而要享受这成功的浪漫。”

“什么!?”

女人惊讶地叫了一声,突然间,曹大将脚在地上狠狠一跺,低吼着说道:“祖师爷保佑!”

只听轰的一声,地上竟然爆出了一朵妖异的血花,朝着女人的身体快速席卷而去。女人根本躲避不及,直接被血花击中,之后这血花竟然吞没了女人的全身,我听见那血液里传出痛苦的惨叫声。

我惊慌地打开灯,连忙去扶住曹大,他虚弱地捡起三样物品,又从口袋里抽出一个黑木梳,竟然与这次的黑木梳一模一样。

他无力地躺在我怀里,收起真正的黑木梳,将那假的黑木梳递给我,几乎快昏迷过去地呢喃道:“如果八卦堂来人了,把这个给燕姐,多余的话都别说,问你什么都说不知道。”

我疑惑地点点头,随后看向地面,忍不住惊愕了。

在刚才曹大被钉住左手的那块地板,竟然画着一个繁琐的道符。道符有些画偏,我估计是因为那时候他被捅了一刀,疼得画偏了,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

谁能料到,他在左手被直接贯穿的时候,还坚持着用血液去画道符?

这个男人,哪怕是被踩成地上的一坨烂泥,也在筹划着露出獠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