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午夜地铁/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任务是一名叫姓王的先生委托的,他说自己的妻子在午夜凌晨的地铁上失踪了。那一天他和妻子看完晚间电影一起坐地铁回家,那时候他在地铁上睡了一觉,醒来后发现妻子不见了。

他寻找了妻子几天,可怎么都找不到,后来还被妻子托梦,妻子说自己在地铁上已经遇害,让王先生千万别去地铁找她。王先生心里担忧,就委托八卦堂帮忙解决一下。

我收起手机,有些担忧地对曹大问道:“你说燕姐这人有问题,我担心我走后,她会来对付你,现在你又躺在病床上,怎么办?”

曹大微笑着说不用担心他,会有人来保护他。我挺纳闷地问他谁会来,他说等下午就知道。

我就在病房里陪曹大到下午,果然有人来了,而且这人我还挺熟悉,赫然是我二师兄曹中。

我有些惊喜地叫了声二师兄,他平淡地嗯了一声,就坐在曹大身边看护着。

曹中这人不喜欢说话,像木头。我听曹大说过,他简直将全部的心血都钻研到道术里去了。虽然师傅只是个打造物品的,但曹中梦想成为真正的道士。只要能让他变得更强,做什么都愿意。

有曹中帮忙看着曹大,我也能放心,准备准备出了门,向地铁站赶去。

既然是午夜地铁,那我现在坐地铁肯定没意义,就在附近巷子里的旅馆开了个房间睡觉。等快到午夜,我爬起来去了地铁站。

深夜的地铁站人很少,我这站也就我一个人。等地铁来后,我发现里面也很冷清,估计整辆车也只有七八人。

我找了个位置坐下,我坐的位置是五号车厢,而王先生的妻子也是在五号车厢失踪。

地铁里很安静,只有到站通知的声音。我往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在看我后,我从背包里拿出一根白色蜡烛点燃了。

烛光很平静,一丝摇晃也没有。我疑惑地吹灭了火焰,之后每过五分钟,我都会再尝试一次。

在经过几站后,地铁停住了,我下意识朝车门看去,正好看见有个衣着整齐的老人正站在车门口,当车门打开后,他走进车厢,这么多空位不坐,偏偏坐在了我旁边。

他一坐下来,我就嗅到了一股恶臭,老人头发很脏,也说不清多久没洗澡了,嗅着酸酸的,但穿着却很正式。我也知道,人老了之后确实会散发一股恶臭,脸上不敢露出嫌弃的表情,毕竟是老人家。

因为有他在旁边,我也不敢再点蜡烛,下意识往车窗看了一眼,那里正倒映着我和老人的影子。

老人一本正经地看着前方,脸色有点呆滞,我正觉得他可疑,却忽然听见他说话了:“小兄弟,借个火成么?”

我顿时愕然,尴尬地说道:“大爷,我山村里来的,听说公共场所里好像不能抽烟,而且车厢里还挂着禁止吸烟的标志……”

“可以抽的,地铁里有排风,那个是欺负你们外地人的。你看网吧也不让人吸烟,大家照样抽。”他忽然说道。

我松了口气,原来地铁里是可以吸烟的,我就将打火机递给老人,他拿出包红双喜香烟,抽出一根点燃了,然后还要给我递一根。我摆摆手,烟瘾也上来了,将旱烟枪从背上取下来抽。

我俩坐在车厢里吞云吐雾,老人陶醉地吐着雾,说自己好久没抽烟了,我问怎么回事,他说没打火机。

这句话让我有些警惕,没打火机买个不就成了么,干嘛还憋着,莫非还拿不出一块钱?老人没察觉到我的疑惑,他抽完烟,将烟蒂往地上一丢踩灭,然后就歪着脖子靠在座椅上睡觉。

等老人打起呼噜,时间已经快到十二点,我连忙拿出根白蜡烛点燃。这一次,烛光终于有了动静。

这火焰竟然是朝着我右边的老人那边倾斜,这让我心头一惊,连忙朝着左边看去。

可我左边却是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事情真是怪了,原本我以为老人身上会有猫腻,想不到阴气却来自他的反方向。

我连忙在背包里搜了一会儿,掏出瓶曹大给我的牛眼泪。我将牛眼泪抹在眼皮上,再往那边看去,吓得心脏抽搐了一下。

在我左边,端正地坐着一个女人。她将双手放在膝盖上,身体朝前方,脸却是诡异地转过九十度一直看着我。这女人脸色苍白,嘴唇却是血红,眼珠子里竟然没瞳孔,满满都是眼白。我看过任务信息,这正是王先生失踪的妻子张欢乐。

张欢乐平静地将头转过去,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我吞了口唾沫,小声说道:“是张欢乐么?我是你老公王先生拜托来的。”

张欢乐点点头,但脸上表情还是很平淡,没有任何情绪。我正想继续说话,此时老人突然打了个哆嗦,他嘟哝着说怎么变冷了。我为了他的安全着想,说道:“大爷,你去别的地方坐吧,这边是挺冷的。”

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朝着其他的车厢走去。可他才刚站起来,张欢乐却忽然也站起来了,她走到老人身边,将手放在来人的腰上。

不对劲……是很不对劲。我将手伸进背包里,打开了装着黑狗血的瓶子。

“怎么这么冷……”

老人打了个哆嗦,我一看张欢乐好像要害老人,连忙去扶住他,笑吟吟地说道:“看你走路不太方便,我付你过去。”

“好,谢谢了。”

他拉住我的手,而我顺势将手朝着自己的腹部伸去,将手用力一抓。

老人的手被我抓住,而在他手中,已经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匕首。

“老大爷……”我瞥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想方设法把刀带进地铁站是几个意思?”

他见事情败露,惊呼道:“你怎么……”

我平静道:“宁愿忍着这么久的烟瘾不吸烟,也不愿意花一块钱买个打火机,说明你根本不能离开地铁站。是好不容易将刀带进来了,不敢被安检拦下来吧?”

老人低哼一声,那张欢乐立即伸手朝我脖子抓来,而我立即把手伸进背包抓住黑狗血,泼在了张欢乐的脸上。她痛苦地整个身体往后倒去,疼痛地在地上打滚。老人身子弱,他被我抓着手也不好反抗,忽地他张嘴大吼道:“快来帮忙!”

突然间,其他车厢的人竟然都站起来,纷纷朝着我这边走来。我皱起眉头,小心地靠着车门,谨慎地看着这些人。

任务是假的……什么消失的妻子,什么王先生,都是假的。

果然如曹大说的那样,燕姐要杀我灭口!

我焦急地看了眼外面,此时距离地铁到账还有些时间,我肯定没法等到那时候,索性我夺过老人的刀,狠狠地刺在了地铁窗户的四角,随后又是用力地猛踹几脚,终于把窗户踹破。

那些人都已经跑到我身边,我一把抓住老人,将他的头往窗户外面按,咬牙说道:“再过来试试看,我让他脑袋被撞飞。”

老人害怕地啊啊大叫,人们顿时都迟疑了,很是警惕地看着我,但也没选择后退。

我深吸一口气,估计这车上很多地方被动了手脚,连司机都很奇怪。这是我最担忧的,司机肯定能知道车里的情况,但为什么没动静?

有这因素,等一会儿到站是否安全,我也不敢确定。

想到这里,我用刀抵住老人的脖子,咬牙说道:“让司机开门。”

他们都没动静,我急得发怒,一刀划破了老人的脖子上的皮,顿时鲜血流了出来,老人害怕地大吼起来:“快让他开门!”

其中一人终于慌了,拿出手机打电话。不一会儿,这车门终于开了,而地铁的速度也开始逐渐缓慢。

我一把推开老人,连忙护着头朝着外面跳去,重重地摔在地上,滚了两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