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坟山惊悚夜(二)/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找江雪帮忙,她没犹豫便同意了,燕姐那边原本有些不乐意,说危险,听说是要去看尸体后,她也就没再拒绝。

曹大告诉我,僵尸对鬼魂是没辙的,有江雪在身边陪着,能帮上不少忙。江雪跟我们要了地址,说晚上过来。

这个坟墓的地址是在上海周边的一座山上,山挺偏僻,否则也没法偷偷在这盖座坟墓。等我跟曹大顺着地址找到时,却忍不住楞了。

那坟墓竟然已经被人拆开,棺材就这么暴露在阳光下,而在那坟墓前,有几个工人正坐在棺材旁休息,一名中年男子在指挥工人。我和曹大连忙走过去,曹大问这是做什么。

中年男人立即就笑了:“是元门的朋友吧?我姓刘,之前我委托过任务,说要请你们改改风水。可想不到坟墓已经被人发现了,说是这几天就要把我父亲的尸体搬走。我这没办法,只好先将棺材取出来。你们找个好地方,我们再葬进去。”

曹大领着我往棺材走去,等到棺材旁了,他蹲下来细心查看。我发现这棺材上有许多小水珠,曹大说坏了,里面估计全是水。

他告诉刘先生,现在棺材绝对不能动,先放在这儿。刘先生听得有点纳闷,问是怎么回事,曹大就如实说了。

不料,在听过我们的理由后,刘先生竟然有些鄙夷地说道:“让你们过来看风水,那是尊重我父亲的信仰,也是给你们点面子。对这一套,我从来是不相信的,现在还整个啥有僵尸的幺蛾子,想赚钱也没见过你们这么胡说八道的。”

我心中一惊,想不到刘先生虽然请了元门,却根本不信任元门。他摆摆手让工人们开始抬棺材,曹大连忙说不能抬,棺材现在一动就要出事。

听见曹大这么说,工人们都发出了嘲笑,他们说自己经常干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别来吓唬人。说完就提起木棍,准备要将棺材抬走。

我连忙拦着不让走,刘先生被我惹怒了,他狠狠地推我一把,烦躁地骂道:“骗不成功就想用赖的呢?滚滚滚,别让我看见你俩。”

曹大苦口婆心地劝道:“刘先生,这棺材真不能动,等过了今晚再说。我们还需要调查一番,说真的,若是出事了可咋办?”

“威胁我?恐吓我?”

刘先生很是不耐烦地说道:“我说得很清楚了,请你们过来,是给我父亲一个面子,他老人家信道教。别跟我说废话,立马滚,给你点面子还蹬鼻子上脸了。抬走!我话就摆在这,要是出事,我第一个去死成不成?”

工人们再次去抬棺材,曹大刚想阻拦,一个工人突然冲到他面前,举起拳头狠狠地朝着曹大的眼睛砸了过去!

曹大一时间躲避不及被打中,他疼得后退两步,那工人指着曹大的鼻子,唾沫横飞地骂道:“小孩子不会说话就别说话,怎么屁话从嘴里放出来都不动点脑子。”

他越说火气越大,还想冲上来打,一群工人们连忙拦住他。我关心地查看曹大伤势,他左眼被打得有些血丝。

我担忧地说道:“大师兄,咋办啊……他们人又多,我们打不过。”

曹大摇摇头,他说现在如果轻举妄动,估计要被打得很惨,因为说别人家属的尸体要变成僵尸,确实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根本不信任我俩。

几个工人将棺材抓起抬棺材的木棍,我与曹大顿时都很紧张,他们努力抬了一下,却没抬起来。刚才打曹大的工人嘟哝着说怎么这么重,再来一次。

于是他们又抬一次,这次用力许多,棺材被抬得摇摇晃晃,顿时从棺材盖的缝隙里流出许多水来。我看得心里一惊,而那工人叫着说都是水,难怪抬不动,先立起来让水流出来。

“不能流出来!”

曹大连忙喊道:“僵尸与尸水,就好像婴儿与羊水。一旦尸水没了,僵尸就要出来。”

那工人烦躁地让曹大闭嘴,随后他一用力,将那棺材立起来,顿时水哗啦啦地往外流,这些水很黑也很臭,我一嗅到就想吐,憋得难受。

曹大冲上去阻止,立即被两个工人按住,他们是长期干体力活的,曹大力气自然不如他们。我也上去帮忙,但也被按住了。刘先生的脸色已经很差劲,看我们的眼神满是嫌弃。

我们绝望地看着棺材里的水都流出来,此时他们再次抬起棺材,看样子是轻松许多。他们抬着往山上走,应该是早就选好了放棺材的地点。我担忧地问曹大该怎么办,曹大说跟上去,不能眼睁睁看着出人命。

那几个工人看见我们还跟过来,嘴里都骂骂咧咧的,刘先生说了句话,我也听不太清,大意好像是别理会小丑之类的话语。

山路旁边就是山崖,很高很危险,每走一步都要小心,否则摔下去可不得了。

忽然,当人们抬着棺材走到一棵大树的树荫下时,棺材里发出了砰的一声,顿时大家安静了。

工人们不敢置信地看向那个棺材,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刘先生也是下意识退后一步。

还没等人询问,棺材又是砰的一声,这下人们吓坏了,连忙都放开棺材,不知所措,曹大连忙吼道:“要出来了!全都往有阳光的地方跑,快点!”

人们此时哪里还敢与曹大争吵,纷纷都往我们这边跑。而就在这时,棺材忽然发出一声轰的巨响,整个棺材盖都立了起来,重重地砸在旁边那个工人身上,赫然就是刚才打了曹大一拳的那个工人。

他痛苦地叫了一声,整个人摔倒在地,我只看见棺材里伸出了一只森白的手,那手一把抓住工人的脚往棺材里拖,曹大焦急地朝着那边狂奔而去,对我快速吼道:“别让刘先生走!家属留在这对我们有用!”

我连忙扯住要逃跑的刘先生,他惊慌地大吼大叫,而我担忧地看向曹大。

只见曹大跑得极快,他一跃扑到那工人旁,抓住了那个工人的手。

那工人害怕地求道:“救救我……救救我……”

曹大死死地抓着那工人,他咬牙道:“我看见你就讨厌,真的很讨厌……但你有老婆孩子等你回家,失去父亲的孩子那般可怜,你让我怎么办!”

我松了口气,连忙要去给曹大帮忙。可一松开刘先生,他竟然是拔腿就跑,我连忙扯住他的袖子,怒骂着说道:“刚才你说过了,如果出事你第一个死,跑什么!”

刘先生吓得脸色苍白,他恳求着说他错了,求我让他走。

我不敢违背曹大的话,从背包里掏出一根绳子,按着刘先生绑他腿。他吓得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这家伙长期享福,力气根本没我大,被我很轻松地绑了起来。

等绑好刘先生后,我快速朝着曹大跑去:“师兄,我来救你,撑住。”

曹大青筋暴露,脚尖插入土里,可还是缓慢地朝前面滑去。那工人的身体已经有一半被扯入棺材,但我已经要跑到曹大旁边。

突然间,那工人发出一声惨叫,我只看见棺材里溅出了一大堆鲜红的血液,棺材里的东西突然力气大增,将曹大与工人一起扯向了棺材。曹大惊慌地用脚顶住棺材,他焦急地大吼道:“江成,跑!”

棺材里又伸出一只森白的手,朝着曹大快速抓去。在这紧急情况,曹大连忙松开工人的手,双脚用力一跃,我目瞪口呆地看他跳下了山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