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坟山惊悚夜(三)/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兄!”

我惊恐地对山崖外发出一声大吼,连忙就冲到山崖旁看,却已经看不见曹大的身影。一时间我惊慌失措,回头看了看刘先生,他此时正哭着求我快放了他。

不知怎么的,此时我心里忽然有股恶气,要不是因为刘先生,曹大也不会跳崖,我咬牙说道:“距离傍晚还有四个小时,要是我找到师兄了,我放你离开。要是没找到……你就去陪葬。”

说完,我不理会刘先生的大喊大叫,顺着山崖爬了下去。那棺材在树荫下没阳光照射,我自然不会傻乎乎地去看棺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山崖下的坡很抖,去过山里的人都知道,道路两旁一般是陡峭的斜坡,长着许多树木,地上满是落叶。

我抓着树枝,小心翼翼地往山下爬,寻找曹大的身影。

找了许久,终于找到了。

应该是寻找一个半小时后,我看见曹大正躺在斜坡的一块大石头上,他估计是跳下来后摔倒滚落山坡,而那大石头有点翘起来的样子,所以能将滚落的他拦住。

我连忙叫了声师兄,等走到他旁边,却发现他身上都是血迹。衣服已经破了不少,脑袋摔得淤青,特别是在胸口,竟然有一道长长的血迹。

此时曹大虚弱地出气多进气少,我连忙撕开他的衣服,却不由得傻了眼。

在曹大强壮白净的胸膛,有一道伤口从上往下斜着划过,伤口很深,而且旁边还是黑色的。我连忙问这是怎么回事,他虚弱地看了一眼,说是尸毒。

顿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在电视上可是看到过的,中了尸毒后也会变成僵尸。我急得眼睛都红了,曹大拍拍我的脸,叫我别担心,他可不会变成僵尸,只是再不处理,恐怕会伤口溃烂。

我松了口气,连忙就俯下身子,帮曹大把毒血吸出来吐掉,他疼得一直倒吸冷气。他的血液很苦,等差不多后,曹大用衣服将自己的伤口绑住,咬牙说他恐怕没法再打,尸毒有麻痹效果,接下来的一整天,他的力气会慢慢失去。

我连忙要带他逃,他却不乐意,说附近有无辜的村民,不能让僵尸下山,必须解决掉。我听后迟疑了,他说自己要送刘先生下山,让我周旋一会儿。

开始我是迟疑的,但考虑到山下的村民们确实无辜,就同意了。等扶着曹大爬上来后,曹大割破了刘先生的手臂,将他的血液和黑狗血混在一起,小声跟我说道:“将血液洒在棺材里,那僵尸就会记恨你。你在山里躲一会儿,记住了,若是将我给你的骨头含在舌根下面,再忍着不呼吸,可以让它看不见你。”

我连连点头,曹大就给刘先生松绑,扶着受惊的刘先生下山。在临走前,他担忧地嘱咐我一定要小心。

原本是与曹大一起对付僵尸,现在却成为了我的独角戏。

我蹲在地上抽着旱烟,平复着刚才的情绪。刚才也不知怎么的,我心情特别激动,就好像曹大对我来说是一种很重要的人。我不知道是因为想报答他以前的救命之恩,还是因为真的将他当成了朋友。估计两种都有可能,否则我不会接下这种差事。

抽了几分钟旱烟,我磕了磕烟灰,拿着血液小心翼翼地走到棺材前,忍着好大的恐惧才敢把视线往棺材里看,可等看见里面的场景,我却是心里咯噔一下,撒开双腿疯狂地往山下跑!

棺材是空的!

棺材下面被挖空了,只剩下一条通道,这东西会钻地!

风声在我耳边呼呼作响,我跑得几乎停不下脚步,人在跑下坡是很难收住脚。我一边跑,一边大吼着师兄。

跑了一会儿,我终于听见有人回应,好不容易收住脚,我才看见刘先生正扛着曹大站在一片山路上。而等看见他们的情况,我心脏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他俩站在一片阳光下,但是前后都有一个大树,树的影子照在路上,让人心里发凉。

无论向前走还是后退,都会到阴影下。

刘先生惊慌地问我怎么了,我俩隔着一段树影的距离,我看向曹大,发现他已经昏迷过去。叫了几声,他却醒不过来。刘先生也是推曹大几下,可他应该是精力彻底用尽了,昏得很死。

我吞了口唾沫,从背包里拿出一根白蜡烛,点燃后放在树影旁。

忽然间,蜡烛的火焰开始往上面窜,诡异地像龙卷风一样卷起来,看得我头皮发麻。我将火焰吹灭,然后把蜡烛丢给刘先生,让他点燃蜡烛,放在下一个树影旁。

随后,我亲眼看见蜡烛的火焰也犹如龙卷风一般。

就在下面。

那僵尸就在下面埋伏着我们,无论刘先生扶着曹大往前走还是往后退,都逃不了死字。

怎么会这样……

我隔着树影看着昏迷的曹大,忍不住苦笑一声。

我俩果然都是菜鸟,连那东西会钻地这种事情都不知道。现在计划好了一切,却不知道刀已经架在脖子上。

刘先生扶着曹大,惊慌地问我到底怎么了。我让他先别急,随后盘腿坐在地上,点燃了旱烟猛吸一口,呛得喉咙疼,抬头看看天,太阳已经快落山。

我吐出一口烟雾,看着刘先生的眼睛,认真说道:“刘先生,你原本不相信有僵尸,现在你亲眼见到了。我若是跟你说世上有鬼,你信么?”

他惊慌地点点头,我又问道:“我想请你办一件事情,如果你没照办,恐怕会有厉鬼让你此生不得安宁,记住了么?”

“记……记住了。”

刘先生的脸色已经满是恐慌,我咬着旱烟枪,轻声说道:“一会儿我走到这阴影上,如果发生意外,你立即带着我师兄跑,绝对不能落下他。帮我跟他带句话,他教我的话,我都有记得。每个男人都要用肩膀扛着一片天空,好让比自己弱小的人能无忧无虑地生活。江成感谢他与师傅的救命之恩,若不是他们,我已经是一具尸体。我是个没本事的人,其实也不喜欢讲义气,但恩情比天大,这句话爹妈从小就教育过我。”

他依然点头,恐惧的神色丝毫没掩饰。我又吸一口烟雾,将旱烟枪放在旁边的地上,一步踩在了阴影上。

“砰!”

当我踩上的一刹那,土地下忽然钻出了一根森白的手,准确地抓住了我的脚。这次我终于是看清了,那手犹如皮包骨头一般狰狞,很是恶心。

它力气很大,一把将我扯翻到地上,刘先生看得瘫坐在地上,我死死撑着地,对他怒吼道:“还不快跑!记住我说的话!”

他这才反应过来,腿软的他抱起曹大,一步一瘸地朝着山下跑去。我咬紧牙关,努力撑着土地,可又是砰的一声,又一只森白的手从土里钻出,狠狠地朝我脸部刺来。

我感觉右眼传来一阵剧痛,那眼睛的视线彻底被黑色和红色混合迷住,巨大的力量将我的地底扯去,土地已经破了一大块,那东西彻底从地里窜出,将我往下扯。

我终于看见那僵尸的模样,瘦得一点肉都没有,颚骨明显,脸上满是新鲜的血液,眼睛早已腐烂得一点都不剩,只剩空洞的眼眶。

“呜……啊!”

我忍着右眼传来的剧痛发出一声暴吼,握起拳头狠狠地砸向它的鼻子。而我的身体已经被拖到地洞里,黑暗中,我的左眼只模糊看见那东西张大了嘴,随后我手指也传来一阵剧痛。

仿佛是一秒的功夫,我已经感觉不到手指的存在,却说不清是哪几根手指。

曹大……

一定要逃掉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