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她现在很危险/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疼痛地抽回手,只看见一片血肉模糊,不知怎么的,尝到血液之后,僵尸竟然微微松开我的身体。我连忙往后一跳躲开地洞,疼痛地往远处看去,刘先生已经抱着曹大跑出很远。果然人在面临生死危难时,会爆发前所未有的潜力。

我咬紧牙关,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外套质量不好,用牙一扯,里面的布料就破了。我将上面的糯米一直往洞里塞,那洞里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吼叫声,粗犷得令人头皮发麻。

我看刘先生已经跑出够远,就走到树影外,无力地坐在地上查看伤势。眼睛我看不见,但一直往外面流血,几根手指被咬破了许多,几乎都能看见骨头。

我试着让手指动起来,可没用,它们就好像已经跟我失去关联一般。

太阳已经愈发暗淡,地洞里时不时发出低吼声,估计再过几分钟,天空就会灰蒙蒙一片,到时候僵尸也能窜出来。

它在等着杀死我,我知道。

我拿起地上的旱烟枪点燃,不慌不忙地打开装着血液的瓶子,全都洒在了地洞里。顿时里面又发出疼痛的大吼声,现在我能确定,僵尸已经彻底记恨我。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我害怕得很,现在心情却十分平静,只是在想阳光会在什么时候落下。

我站起身,一边吸烟一边顺着阳光走,现在我只能尽量离曹大远点,这样也能争取些时间。

当太阳落山时,我走得也有些远了,我索性坐在山路上,此时眼睛和手的疼痛愈发强烈。地下突然传来一阵轰轰的声音,我抓紧旱烟枪,对准了下方土地。

地面突然被破开来,一个丑陋的脑袋钻出土地,我狠狠将旱烟枪刺下,正好刺进了它空洞的眼眶。它剧烈地摇晃脑袋,将手指朝着我的胸口划来。

我连忙往后一跳,而它速度很快,犹如爬虫一般窜出地洞,狠狠地掐住了我的脖子,我只看见一张血盆大口朝着我的脖子咬来。

要死了么……

忽然间,我感觉背后传来一阵冰凉感,好像有人将我往后一扯,顺带着脖子也有一丝冰凉的感觉。我疑惑地转头看去,却看见一张熟悉美丽的面容。

江雪。

“发什么呆!”

她冷着脸低喝一声,将玉手往那僵尸胸口拍去,只见这僵尸竟然被拍得往后摔去。

趁此机会,江雪牵着我往山下跑,我惊讶地问道:“你怎么来得这么快?”

“你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模样?”她反问道。

我耸了耸肩表示说来话长,此时我下意识回头,却看见僵尸已经朝我们追来,而且速度非常快。江雪咬着银牙说道:“我担心你俩对付不过僵尸,可日落前我又不能出手,就一直在山下等着。等上来后,又看见你变成这德性。快往山道上跑,燕姐在那等我们,她能对付僵尸。”

燕姐?

看来她真是够关心江雪的,江雪来帮忙对付个僵尸她都要跟着。

僵尸的速度非常快,我问江雪能否对付,她说没办法,两边是不同路子。此时僵尸已经快追到我,我又从衣服里抓起一把糯米,朝它的脸上甩去。

糯米碰到僵尸的身体,就如同硫酸一般融化着僵尸,它痛苦地大吼一声,却没有慢下来,那森白的手眼看就要抓住我的肩膀。

正在这时,山道那边忽然有人喊出一声话语:“休得伤人!”

我只看见一道黄色的道符从那边飞了过来,竟然准确无比地贴在了僵尸身上。而被这道符贴中后,僵尸竟然立在原地一动不动,让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

燕姐从山道那边赶了过来,看见我的伤势,她皱眉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两个新人连道术都不会,就跑来对付僵尸,这是你们能对付的么。若不是我赶来,恐怕你今天要成为尸体。”

我疲惫地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地说道:“谢谢燕姐。”

“道谢的话不必多说,先去医院,江雪你带他去,僵尸我来处理。”燕姐摆摆手说道。

江雪应了一声,扶着我往山下走。

山下有几个人在候着,他们见我受伤严重,立即开车带我去了医院。等到医院后,先是检查,然后做手术。

手术时间也不长,主要是花在手指上了,医生将我手指上破碎的肉一点点缝回去。

至于眼睛,则是给我上药包扎,等出手术室后,那医生说以后应该会有后遗症。手指恐怕力量大不如从前,最重要的是眼睛,虽然眼球的恢复能力很强,可这次伤得太严重,就算能治好,估计眼球视力也跟重度近视没区别。

至于会不会有其他散光,夜视力问题,还要等拆纱布后再看。不过担心感染,先住院一天观察。

我向医生表示感谢,躺在病床上休息。江雪坐在我旁边,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随后装作没事地笑道:“男人嘛,总会有点伤疤,你说是不?”

江雪美丽的脸上满是担忧,说这可不是伤疤这么简单。此时我有些疲惫,将头贴在她的手臂上。

香香的,嗅着很舒服。

江雪没有推开我,她轻声道:“你欠曹大的恩情,现在也算是还给他了。以后别再犯傻,有时候人就该懦弱点,这样才能好好地活着。江成,只要能活着,就比什么都好,知道么?看你现在这样,你……”

“姐姐,我没事,医生不是说了么?戴个眼镜,以后还能看清楚。”我安慰道。

她看着我的脸,先是楞了一会儿,最后叹口气。

“我曾觉得男人是世界上最强颜欢笑的生物,哪怕遍体鳞伤,也不愿意向女人和孩子坦白自己的痛楚,觉得好像笑一笑,什么苦难都云淡风轻了。如今看到曾经懦弱的小跟屁虫现在也成为一个男子汉,我觉得有种欣慰的感觉充斥全身,但是……”

她轻轻地用手抚摸着我的脸庞,吐气如兰让我几近迷失,可等看见她神情认真的眼眸,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让我胃部骚动。

她的声音空灵好听,如同梦幻一般:“我好心疼。”

我看着这美丽的人儿为我担忧,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融化了。我吞了口唾沫。轻声呢喃地问道:“有加分么?”

她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然后说有。

我又问有奖励么,只看见妩媚如仙女的她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说都这个模样还想着奖励,要是亲你一下不就飞上天了?

我说亲我一下就能精神百倍。她犹豫了一会儿,忽然将洁白的手指放在自己嘴唇上吻了一下,又将那手指像蜻蜓点水一样触碰了我的嘴唇。

我只感觉全身犹如被电击,甚至身体忍不住抽搐一下。我说还要,她很惊讶地看着我,说这有什么稀罕的。

我死皮赖脸地说对我很稀罕,反正还要。

她无奈地又吻了一下食指,然后朝我嘴唇点来。就在这时,我忽地张大嘴,直接将她整根手指含在嘴里,她惊慌地要抽出来,我却是死死含着不肯松口。

江雪羞红了脸,如胭脂红一般,她小声催促道:“松开,这里是医院呢,干嘛要这样,你好奇怪……”

我留恋不舍地松开口,她立即抽回手指,抹在我的衣服上,我厚着脸皮嗤嗤笑道:“现在我感觉精神多了。”

她低着头不说话,此时我手机发来了信息,请江雪帮我拿来看看,发现竟然是曹大发来的消息。看来他已经醒了,信息里他问我有没有事。

我回复说没事,并且僵尸已经解决。他收到后就打电话来了,很仔细地询问到底是怎么解决僵尸的。

我将事情很仔细地说了一遍,曹大听后,他沉声说道:“不能再让江雪待在燕姐旁边,她现在的处境很危险,等你回来,我跟你好好谈一下。”

我下意识问道:“谈什么?”

“黑木梳的秘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