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你与那婴儿无亲无故,为何又要帮他?/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江雪走后,罗巧巧也是对我们一顿教训便离开了。我真是被弄得一头雾水,好端端地怎么要承受这种无妄之灾。

中午时,张赫突然给武装部所有人发了消息,让我们下午在武装部开会。

我才知道武装部人数真是不少,足足有一百多人,毕竟这可全部都是道士,并不是八卦堂那种半吊子。

这里位置不多,所幸地板干净,我们就都坐在地板上等张赫发话。

张赫站在我们最前面,旁边站着的是罗巧巧,只听张赫声音严肃地说道:“有大型委托任务,是我们的附庸势力八卦堂请求的任务。近日八卦堂与东方光俱乐部产生冲突,已经到了不得不战的时候,经过仔细琢磨,元门决定助八卦堂一臂之力。”

我顿时觉得有些好笑,为什么帮助八卦堂,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八卦堂就是一群半吊子,而东方光俱乐部的人对道术方面要懂一些。若是东方光俱乐部没了,那以后简直就是元门垄断整个高级市场,毕竟八卦堂一群半吊子,哪能跟元门抢生意?说到底,都是为了利益,而帮助八卦堂只是需要个借口。

“其中八卦堂有委托特别任务,这需要出动武装部二十人,而与东方光俱乐部的纠纷,会交给其他人去办……”张赫说道,“根据八卦堂头目燕姐的消息,东方光俱乐部的头目张二爷,可能有藏着两个华宏大阴物。”

听见这段话,人们都是哗然一片,曹大也是激动地瞪大眼睛。

张赫示意我们安静下来,他继续说道:“这等珍宝,自然该由元门来取。我们已经与燕姐谈好,若是真有两个大阴物,我们与她对半分;若是只有一个,那便归元门。张二爷似乎是将大阴物藏在自己师祖的坟墓内,他师祖曾经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估计这次行动会有危险。元门一向讲究自愿,要去墓室里寻找大阴物的人,将手举起来。”

人们先是讨论了一番,随后三三两两有人举手,颇为冷清。曹大考虑一会儿之后也举手了,见到他要去,我自然也就举手。

张赫查看一会儿,他点头道:“举手的有十一人,那就便十一人罢,若是成功归来,每人给予五十点积分,找到大阴物的人,给予两百点积分。我来负责指挥与东方光俱乐部的纠纷,每人二十点积分。明天一早就出发,这十一人由副队长罗巧巧带领。”

“是!”

人们都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句,随后便散会了,大家都是很热烈地讨论起来。曹大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我怀疑燕姐已经有五个大阴物,自然是加上那把假的黑木梳,否则不会急着与东方光撕破脸皮。”

我担忧道:“到时候她若是发现是假的,那我们就危险了。”

“走一步看一步。”曹大说道。

罗巧巧趾高气昂地跟要去寻找大阴物的人们记录资料,等记录完后,我和曹大就回了酒店。现在我们的生活颇为奢侈,每天都住酒店,曹大说等有时间了,要找个房子租住才行。

等晚上准备好明天的用品,曹大说心情有点激动,想去酒店楼上的酒吧喝杯酒,我便陪同他一起去了。

等喝了一会儿,曹大美滋滋地说道:“若是消息可靠,而且我们成功的话,我手上就能有五个,到时候……”

“五个?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压低声音,不可思议地说道,“你不要命了?燕姐那个骗一下还有希望,元门的你都敢动手脚?”

曹大正要说话,忽然他电话响了,他接起电话与那边聊一会儿,一直说嗯啊哦之类的。

等挂掉电话后,我问是谁打的,他耸了耸肩,笑着说道:“是师傅,让我把最近的存款转给他,看中了几个不错的阴物,你等着吧,估计一会儿他还要跟你借。”

我刚想说不可能,手机就传来了曹唐的来电显示,我惊讶地接起电话,只听那边传来了曹唐的声音:“江成,借师傅点钱成么?”

“还借钱呐……”我不太痛快地说道,“师傅,上次大师兄的医药费,还是我先跟同学借钱,然后再跟父母借钱来还的。”

曹唐的声音听着有点尴尬:“等我有闲钱了,一定还你。”

“你一直收购阴物,哪会有闲钱还我……”

我正在拒绝曹唐,曹大忽然说道:“借他吧,我会帮他还你的。”

既然曹大都这么说了,我只能挂掉电话,将这几天父母给我的生活费都转给曹唐。此时我心里有点不痛快,疑问道:“大师兄,干嘛一直帮师傅收购阴物,也没见他派上用场。”

“因为都烧了。”曹大平静地说道。

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惊呼道:“烧了?好端端的阴物,为什么烧了?”

“二十多年前,师傅家乡里闹鬼,有恶鬼喜好吃婴儿,是这老头子用尽所有手段,帮家乡的村民们打跑恶鬼,他满身是伤地爬到村里,接受人们的欢呼拥戴。”

曹大忽然蹦出一句话,缓慢地喝口酒,他抽出一根烟点燃,又递给我一根。我接过来没点,静静地听他说话:“世事难料,谁知那恶鬼是一个大道士的鬼奴,之所以吃婴儿,是为了炼制鬼奴。那大道士领着鬼奴回来,原本将师傅视为英雄的村民们屁都不敢放,第一句话就出卖了他的藏身之处。于是被找到了,一家人都被找到。”

我心里难免有点紧张,问接下来如何。

他苦笑道:“能怎么的?那时候他伤得躺在床上手指头都没法动弹,眼睁睁看着自己刚出生半年的儿子被恶鬼拖走。他媳妇跪在地上求着村民们帮忙,没人愿意伸出援手。这个热心肠了一辈子的人在那天彻底被击垮,没过几天,老婆也离婚走了,他孤身一人,也许是觉得孤独,也许是觉得愧疚,收养了我们三个做他的孩子……”

“不是他懒得给我们起名,是他没法忘记亲生儿子出生那天,没多少文化的他抱着本字典好不容易找到几个认识的字凑在一起为儿子起名的场景。曹志华,很简单的名字,没人知道这是一个文盲老头唯一认识的几个字里较为好听的。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老人家这辈子都在为儿子的命奔波游走,也没见大罗神仙让他随了心愿。收集这么多阴物是为了啥?不是想超度儿子,他只是想烧给那个叫曹志华的夭折婴儿,想告诉他,在地下看到哥哥姐姐们有吃有穿的,千万别觉得妒忌和难过……”

讲到这里,曹大已经通红了眼睛,他猛灌一口酒,声音也有些呜咽:“你做他的徒弟不久,可他特心疼你。经常还与我说,要是当年那些人也跟你一样,愿意救下一个孩子,估摸着年纪也差不多大了。我想集齐六大阴物,不是为了一步登天,也不为实现任何野心,我就想让那强到我不敢想象的鬼奴帮个忙,让一个老人亲口跟儿子说声对不起。做养子的,不求给他养老送终,这点心里的遗憾,就是再苦再累,也想帮他完成。”

我点燃烟,看着飘散在空中的烟雾,透过层层烟雾,忽然感觉看到一个场景。

老人拖着疲惫的身体,颤颤巍巍地走在村里的大街小巷,将一叠叠血汗钱交出去,用满是泥巴和老茧的手紧握着收购来的阴物,嘴上是满足的微笑。

“老先生,我与你无亲无故,你为什么这样帮我?”

“你与那婴儿无亲无故,为何又要帮他?”

这段对话,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刻在骨子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