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不仁与不义/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如其来的人员死亡让我们这个小团队增添了黑暗,老猫子喊着让罗巧巧快带人来看看,结果那娘们吓得说不准过来查看,让我们小心应对。

老猫子气得骂了两句,曹大脸色也不太好看,他分析道:“刚才我们走过伤门的时候,伤门一丁点动静也没有。这人与我们没多大不同,只是因为拿着块玉佩,不如观察一下伤门的情况。”

“我去查看!”

老猫子胆子果然很大,他大大咧咧地一摆手,就走到伤门前。我们都为他捏了把冷汗,好在伤门果真没动静,问题应该就是玉佩。

我们这才放心地走到伤门旁,仔细查看后,我们发现伤门上有一幅画,画上是一个长着角的厉鬼,青面獠牙,很是狰狞。

秋容突然说道:“鬼怕佛。”

我们听后,曹大沉声道:“有道理,这估摸着就是第一关,若是开始有玉佩的人路过这,应该就会触发机关。可这就怪了,这只是一个石门,怎么会害怕佛的玉佩?”

我脑子里突然有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想法,小声说道:“会不会说明……在这个伤门里,有害怕佛的东西。”

听见我这话,人们都沉默了。怕佛的自然是脏东西,而在这种墓室里的脏东西,肯定不好惹。

我们往杜门靠近几步,老猫子用屠鬼血影刀将玉佩挑起,当玉佩挑起的一刹那,又是两道长矛从石门里射出来,看得人头皮发麻。老猫子连忙将手一缩,玉佩便到了我们身边。

曹大接过玉佩,将玉佩塞进了杜门的小洞,刚好吻合。

只听轰隆隆一声,这石门竟然开始往上开启。我们连忙躲在石门两边,以免发生危险。等石门完全开启后,只看见里面竟然有亮光传出,老猫子率先进了墓室,见没异常,我们也放心地跟着走进去。

这小墓室约莫有十平方大小,里面有张长桌,桌前是个蒲团。长桌上放着一盏油灯,竟然诡异地燃烧着,在油灯旁,还放着几本书籍和一张信封。

秋容看着燃烧的油灯,皱眉问道:“墓室已经建造几十年,这盏灯却还在燃烧,莫非这是长明灯?”

老猫子嗤笑一声,他说道:“装神弄鬼,想必是开门的时候触发了某个机关,将这盏灯点燃。火焰燃烧需要有氧气,这小墓室被密封几十年,哪来这么多氧气给这灯燃烧?看来张阿祥也是个好面之人,死后还想为自己博得个大能者的美名。”

我也不相信这盏灯能烧几十年,曹大疑惑地想去看书籍,却被老猫子喝止了:“曹兄弟,你刚入行,懂的事情不多。这墓室里的东西,可别随便乱碰,以免引来祸害。先看信封,既然无缘无故有个信封,肯定是留给后来者的。”

曹大便取来信封,拆开之后,里面果然有封信,他轻声念道:“相遇便是缘分,遗物有缘者得之,风水玄学手抄四本,务必发扬光大。”

原来是风水玄学的书。

这书的封面写着风水术,算命术,道符术与道器术。曹大问道:“要通知罗巧巧么?”

“当然不要!”

老猫子与秋容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随后老猫子压低声音,有些嫌弃地说道:“我看见罗巧巧那臭娘们就来气,等东西交过去了,按她的性格,肯定会与上头说是自己找到的。到时候我们别说喝汤,舔盘子的机会都不会有。这儿正好四本书,我们每人一本分了。”

我的心脏顿时开始扑通扑通直跳,这赫然就是独吞,虽然听着不守道义,可心里却欢快得很。我看向曹大,他也是有点激动地点点头。

在场的四个人都厌恶罗巧巧,所以在这时候,大家的想法都很一致。

“我要算命术……”秋容率先开口道。

三本书里,风水术最厚,其他三本都是小本子。我和曹大死死地盯着那风水术,张阿祥是百年前就赫赫有名的风水大师,这风水术定然最为重要。看见我和曹大如此迫切的目光,老猫子摆摆手,大方地说道:“拿去拿去,老子可看不懂风水。不过话先说清楚,我要道器术,你俩都是道器师,这东西对你们用处不大,而我偶尔需要些道器。”

我和曹大都点点头,原本就拜曹唐为师傅,此时若是贪婪别人的道器术,那是对师傅的不尊重。

曹大拿了风水术,而我拿到道符术,我疑惑地打开瞧了瞧,发现里面竟然记录了四种道符的画符方法,而且张阿祥还将要领写得很仔细。

镇阴符:滴血后贴在门窗上,可抵挡鬼魂五分钟。这个我曾经见识过,想不到今天得到了。

隐命符:滴血后贴在自己身上,可以让脏东西看不见自己。具体时间也许是两秒,也许是五秒,鬼魂实力越强,道符持续的时间就越短。而对于一些很强大的厉鬼来说,隐命符无法发挥作用。

镇宅符:贴在自己屋子的房梁上,可保佑屋子里阳气重。

还有一种道符,让我很是向往,因为这是一种攻击类的道符。

打鬼符:滴血后贴在物品上,可以让物品击打到鬼魂一次,效果一般。比方说我将打鬼符贴在普通的木棍上,这木棍将会变成打鬼棍。这打鬼符比打鬼鞭要弱一点,可制造起来方便。

我激动地将道符术收进背包里,有这道符术,我也能算是真正的道士。而曹大看过风水术后,也是眉开眼笑。

“爽吧?”

老猫子拍了拍我的肩膀,他嗤笑道:“要是告诉罗巧巧,我们顶多拿个几千块的奖金,别想拿到这些宝物。”

我连连点头,虽然这是坏事,可心里真的很爽快。

我们走出杜门,老猫子立即扯着嗓子吼了起来:“草他妈妈的,忙活一趟啥都没有,就摆个灯吓唬人。这要走的是吉门,估计都拿宝物拿到手软了,哪会受这份气!”

墓室另一头很快就传来了罗巧巧的声音,她应该是从吉门得到不少好东西,声音听着颇为欢喜:“老猫子,你就别总一肚子气,顶多回去给你多发点工资。等我回去交了功劳,每人都有奖金。”

老猫子耸耸肩,他对我们小声说道:“看吧,这贱娘们果然只会分点奖金给我们了事。”

我们都是点点头,此时老猫子又用屠鬼血影刀挑着玉佩往下一个景门晃了晃,并没有异常发生,我们这才放心地走到景门前。

在这景门上有个被打散的拼图盘,有一百多格,看着好像是个八卦阵。老猫子嗤笑道:“这张阿祥真是有趣,又是佛教又是道教,懂的挺多。虽然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但这开始估计是要我们拼个八卦图,不过是很复杂的那种,我可记不得,你们记得不?”

我们都是摇摇头,曹大嘀咕着说这东西很熟悉,他取出那本风水术,翻几页后乐了:“这是要拼奇门遁甲的活盘,刚好风水术上有图案,估计是故意的,里面的东西想留给风水先生。”

“那可是好事……”老猫子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先休息一会儿,你快按照图案拼起来,之后再静观其变。我看那杜门里好东西不少,景门里一定也有宝物。到时候依然别告诉罗巧巧,我们继续分,你们看如何?”

“好!”

我们三人都是小声应下来,说完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脸上满是一种坏坏的笑容,眼里满是期待的神色。

既然罗巧巧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