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张二爷的玉石俱焚/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声音响起的一刹那,我和曹大立即就转身往地道外逃。

这才刚转身,地板就被人掀开来,我死命地往外爬,忽然地洞里传出一道声音:“不用跑,你们不是要大阴物么?给你们就是。”

嗯?怎么回事?

我和曹大停下逃跑的举动,忍不住转头看向出口。只见那无头尸竟然长出了脑袋,而这脑袋的主人我们刚好认识,赫然就是张二爷!

我与曹大第一次进入东方光俱乐部时,就被那的成员一顿殴打。那时候张二爷就跟我们谈话过,只是我们那时还不知道他便是张二爷。

“我刚才在墓室屋顶都看见了,小伙子有点能耐,杀人就跟杀畜生似的,看得我真痛快……”张二爷盘腿坐在地上,他忽然将一个包袱丢进地道,平静地说道,“这大阴物,你们要就拿去。现在这是狗咬狗,黑吃黑,以你们的本事,想得到大阴物,相当于放屁。”

我们接过包袱,疑惑地打开一瞧,只见里面放着一枚戒指,还有一块玉佩,上面都刻着华字。曹大谨慎地问道:“为什么给我们?”

张二爷耸耸肩,他轻松地说道:“不给你们,莫非给元门呢?我不是元门的对手,估计就要死在这。只是死前能拉几个陪葬,也不清楚。到时候元门辛苦一番还毫无收获,想必要让人笑掉大牙。”

陪葬?

我疑惑道:“你明明可以带着大阴物逃走,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同归于尽?”

他站起身拍拍屁股,语气中有着一丝苍凉:“老骨头一个,没时间集齐剩下四个。老婆孩子当着自己的面被分尸,原本想集齐阴物报复,可仔细想想,我就一老头,哪有本事逃这么久,还不如死前多杀两个,也不算后悔。只是老伴死前哭着求我出来我却毫无动静,难免心里挺酸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脑海里仿佛出现了一幕情景。

大批元门道士冲进张二爷家里,想逼问出他的下落,甚至绑了张二爷的老婆孩子逼他出来。

只是没能成功,无辜的妻儿死了,张二爷还是躲在某个地方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从那时候起他想的就不是精密的复仇计划,而是鱼死网破。

我喃喃道:“元门是名门大派,怎么会做这种事……”

“你还见识的太少,只怪我一时起了贪念,收下两个大阴物,现在迎来个大祸临头。等你们有空,去东方光的酒吧看看,第三个卡座底下,我藏了些东西。”

张二爷疲惫地摆摆手,他将地板再次盖上,我与曹大陷入一片黑暗中,直到他推了下我,我才反应过来,连忙从地道里爬出来。

等重新见到阳光,我心里却有一股阴郁挥之不去,看着曹大将大阴物收起来,我小声说道:“师兄,你听见了么?只是为两个大阴物,就要死这么多人,而且元门还以张二爷的家人为威胁。都说祸不及家人,在他们这却仿佛没这条道理。你看张二爷,多可怜。”

曹大将大阴物塞在背包的最底下,他摇头道:“怎么叫祸不及家人,道士出事,第一个找的就是家人。张二爷也不算可怜,只是走到末路罢了。你要是觉得愧疚,以后有机会帮他上几柱香。也不用报答,全家都死个精光,能报答在谁身上?”

我心里难免有些担忧,问曹大我父母会不会有事。

他转过头来,用一种很认真的神情看着我,轻声说道:“相信我,你父母不会有事,哪怕元门的人全部出动,你父母也不会有事。”

“因为大阴物?”我问道。

他摇摇头。

我又问道:“因为师傅?”

这次他没说话,将背包背在身上,我若有所思地点燃烟草,问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曹大说去山下等着,不过要做点手脚。

我问是什么手脚,他让我将匕首交给他,随后他擦了擦匕首,竟然用匕首对准自己的肚子,我连忙叫道:“你做什么!”

“如果不受伤,他们不会相信我们……”曹大低声道,“等元门问起来,我们就说之前受到背叛者的攻击,我身受重伤,你带着我赶紧逃离。但因为没罗巧巧的电话号码,也就没法通知,知道么?”

我担忧地说会不会有事,他露出个笑容:“呆子,我是医生,自然知道哪儿能捅,哪儿不能捅。哪怕我给自己捅十几刀,都不一定会出事,你信不?”

我点头道:“我信,上次我才看了个新闻,说是一个学医的女生,捅了自己出轨的男朋友几十刀,刀刀避开要害,最后只被判轻伤。”

曹大笑了,他忽然手一用力,将刀捅进自己腹部,随后快速拔出刀,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我看得心慌意乱,特别为他担忧。而他割下衣服上的一块布,用来绑着肚子当纱布,虚弱地说道:“扶我下山。”

我连忙扶着他往山下走,等走到山脚,我让曹大靠在车旁,他轻声吩咐道:“一会儿下山的如果是背叛者,我们立即躲起来。如果是道兵队,那便用我的说词。”

“好。”

我们在山旁静静等待,估计上边已经在进行最后的决战。心怀野心的人们纷纷露出獠牙,只可惜我看不见那狗咬狗的场面。

过了半小时,上面的人们还没下来,曹大已经是面无血色,嘴唇苍白。我担忧地问怎么办,早知道应该晚点再捅自己,曹大疲惫地苦笑道:“这样才逼真,让他们以为我差点失血过多死去,才会更相信我。”

我还想说点什么,忽然就听见山上传来说话声,连忙就跑去一看,原来是道兵队回来了。这也不出乎我意料,那带领道兵队的女人很精明,早已经想到元门道士们是背叛者。

只是就算早有准备,道兵队也是伤亡惨重。加上罗巧巧,一共只下山四人,而且还有两人已经挂彩,哪里还有之前英姿勃发的样子。

看见我在山脚,他们都是脸色一变,警惕地看着我。我连忙说道:“队长,你可算回来了,之前那些道士忽然叛变,围殴我与师兄,快开车送我师兄去医院吧,他快不行了!”

罗巧巧皱着眉头走下山,看见这情况后,她嘟哝着说道:“你们还真好命,这种情况都能逃掉。你呢?你师兄都被捅了,你受伤没有?”

我把手伸给罗巧巧看,苦笑着说用手接下一刀,差点没命,不过杀了他们两个人。

“我说怎么会少四个,原来是这么回事……”一名道兵轻声道,“小伙子,逃跑之前还立功,挺好。若不是因为你们,我们真可能回不来。”

提起这事,罗巧巧气得大骂,说张二爷这畜生真是死前还要添麻烦,另外还将背叛者们祖宗十八代都骂了,我就算没看见战斗的场景,也大抵能知道有多惨烈。

曹大这时候虚弱地说道:“先去医院再说成么?我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住。”

罗巧巧没好气地说道:“得,先去医院。娘的,回去不知道该怎么跟爷爷解释,真烦人。好不容易有机会指挥这么大的任务,却出这档子事,我看八成是元门出了内奸,这事肯定跟其他势力有关系。上车,回去!”

我们连忙要上车,而就在这时,一道喝声忽然响起:“等一下。”

声音是道兵队那女人发出来的,她此时正警惕地看着曹大,沉声道:“你们背包里装着什么?拿来看看。”

不好,要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