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被盯上了/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罗家爷孙女的仇恨,我算是彻底结下了。只是日子还要照样过,我还得待在元门里。以后只能小心翼翼,尽量别和罗巧巧凑在一起。相信只要脱离她的工作范围,就能相安无事。而张赫现在知道我与罗巧巧关系不好,想必安排任务的时候,也不会将我俩凑在一起。

第二天,我准备去看望曹大的伤势。只是在去医院前,我去了一趟东方光俱乐部,想看看张二爷在这留下了什么。

酒吧门没关,一切装修都还正常,好像是没遭受过打砸。估计道士们也不会选择在这种地方打斗,原本热闹的酒吧今天冷冷清清,阳光透过窗子照耀进来,被玻璃格挡得不够明亮,昏昏暗暗的,空气中飘扬着灰尘。

我走到吧台,拿出瓶啤酒放在桌上,曾经用啤酒瓶砸曹大脑袋的服务员颓废地坐在吧台里的地板上,胡渣与涣散的眼神宣扬着这个酒吧的时代已经结束。

我打开啤酒,放在他身边,轻声说道:“接下来想怎么办?”

他动了下喉咙,最终没有说话,拿起啤酒猛灌一口,站起身拍拍屁股,摇摇晃晃地走出酒吧。我联想到丧家之犬一词,忽然觉得世界很残酷,金字塔中层的人嘲笑底层的人们晒不到阳光,却被更高一层的人踹落塔底,摔得四分五裂,到头来被底层饥饿的人们贪婪吞食。

我来到那座位下,在下面摸索一番,忽地觉得沙发底下沾着东西。我小心地扯下来,等拿出来一瞧,发现是张地图。而上面画的东西,我却是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是哪儿的地图。无奈之下,我只能先暂时收着,也许以后能派上用场。或者等事情平稳了,找个人问问。

来到医院,曹大正躺在床上,客气地与护士说话。那小护士被曹大逗得满脸通红,我走到曹大身边坐下,有些无奈地说道:“师兄,每次住院都要把小护士调戏脸红,你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哈哈,应该说认识你之后,我怎么老是住院。”曹大打趣道。

我笑了笑,也没将昨天的事情告诉曹大。他伸手摸摸自己的肚子,平静道:“缝了几针,过些时候就能出院。医生说真是奇了,一点内脏也没伤着,我给他塞了点红包,愣是请他让我在手术室里多待一会儿,弄得受伤很严重的样子。”

“这样元门也不会怀疑,挺好的。”我说道。

他靠在枕头上,眼睛直直地看着雪白的墙壁,我看见他吞了口唾沫,轻声说道:“江成,已经五件了,不得不说是老天爷给的运气,还差一件就能功德圆满。我在那小山村里来回奔走,说不清走了多少里地,才凑到两件大阴物。如今来到上海,拼过我在小山村多久的打拼。都说富贵险中求,这果然没错。你要想安稳地实现野心,那老天爷也不答应。”

我总感觉曹大是话里有话,便说道:“师兄,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说就是。这儿就你我,绝无六耳。”

曹大抓住我的手,他下意识看了看门口,随后说道:“五件了,天知道第六件什么时候会出现。江成,反正我们已经确定燕姐那儿有大阴物,不如铤而走险……”

“师兄。”

我打断曹大的话,同样紧紧抓着他的手,严肃说道:“小时候山里有只黄鼠狼,偷了我家一只鸭仔,我没抓着。过几天,它又偷了一只,还是没抓着。然而在第三次时,它又来偷,被我用弓射穿了脑袋。山里的畜生都是这样,一个个狡猾得很,如果这些畜生不贪心,几乎别想抓着它们。”

曹大皱着眉头仔细思虑一会儿,随后摇摇头叹气道:“也对,贪心不足蛇吞象,你今天下午有事忙没?如果没事,就去机场接一下师傅,他看中几个不错的阴物,买家就在上海。”

师傅要来了?

我连忙说有空的,曹大说是下午三点的飞机到机场。我看时间还多余,考虑到不能让师傅等,与曹大聊了一会儿就要走。

正要出门时,曹大忽然说道:“小心点。”

“小心?”我疑惑地将这个问题抛回给曹大。

他摇摇头,只说千万要跟在师傅身边,别让他出意外。虽然我心里不明白,还是只能点点头出了门。

来到机场是两点钟,但由于飞机延误,我四点钟才接到曹唐的电话,他说自己已经下飞机。我便约好在四号出口见面,没多久便看见他提着行李箱,风尘仆仆地赶来,身边还陪着曹小小。

曹小小是个哪怕放眼在都市里也非常美丽的女孩,她天生带点自傲,对任何事情都充满不屑,也不会让人觉得烦,好似她生下来就有权利去鄙夷许多事物。

我帮曹唐把行李箱放进出租车的车厢内,等坐进来后,曹唐伸了个懒腰,他轻声说道:“这次的货物挺不错,希望能满载而归。我可是准备不少钱,诚意就摆在这。”

我笑道:“那就祝师傅顺顺利利。”

曹小小好奇地看我两眼,她啧啧道:“小师弟,你这在城市里混几天,穿上点好看的衣服,也算是人模狗样,没有以前那庄稼汉的土鳖气质。可惜,你这眼睛估计是个问题,啥时候能拆纱布?”

我诚实道:“医生说要一星期,眼瞅着还有四天。”

“会没事的。”曹唐安慰道。

我给曹唐定的酒店挺高档,是套房,住一晚要一千五百多块钱。等到达酒店后,曹唐摆手说太浪费,住小旅馆就成,我说就当是我和师兄孝敬您的,反正是来办事,又不是常住,他也就为难着同意了。

搬进房间后,曹小小第一个躺在床上,她舒坦地说道:“这床睡着可比家里的舒服,我倒不如留在上海傍个大款,到时候每天住这样的酒店。”

“瞧你那出息,我把你养这么大,你却跑去傍大款……”曹唐恨铁不成钢地骂道,“迟早把你给嫁出去。”

曹小小很认真地点头,然后厚颜无耻地说道:“老头,我觉得有个人选合适,跟我们一个村的,叫曹大。你要是想把我嫁出去,不如就……”

“胡说八道!”

曹唐笑骂一句,曹小小这时候从床上爬起来,说去楼下买点吃喝的东西上来,酒店里的贵,曹唐便夸曹小小懂事了。

她出门后,我与曹唐聊天,谈到大阴物的事情,曹唐都闭口不谈,说这是年轻人的想法,随你们自己来。

我觉得也行,就谈借钱的事情,问曹唐有没有还钱的打算。他说自己最近腰疼腿疼背疼头疼,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估计活不久了,可看见徒弟们一个个有出息,他心里很欣慰。

他的行为很明显:我就是个无赖,我就不还钱,你能拿我怎么的?

正在聊着,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我以为是曹小小回来了,正要去开门,却看见门缝里被推进来一个纸条。我与曹唐疑惑地把纸条捡起来,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

“有个女孩在我们手上,你先等一会儿,条件我们可还没想好。半小时后,你打这个号码……”

后面是一串电话号码,我惊愕地看向曹唐,心里的震惊无法用言语形容。

曹小小出门才几分钟,立即就被人绑了,而且纸条这么快就寄来。

这……我们一开始就被人跟踪了!

曹唐叹了口气,他疲惫地坐在床上,轻声呢喃道:“这么早就被盯上了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