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你不死,我……/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将曹唐找到的地址告诉曹大,他打开导航快速行驶在公路上。

江雪抓着我的手腕,她担忧地说道:“江成,你这次太鲁莽。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你却没忍住脾气,对罗巧巧做了这种事,恐怕之后的麻烦会更加厉害。”

我看着江雪担忧的模样,忽然没来由有些心疼,用手摸了一下她的秀发,温柔道:“男人若是不敢为自己心爱的女人冒险,不能说他没种,也不能说他不爱,而是爱得不够疯狂。姐姐,我喜欢你,看不惯你被欺负。”

“哟?这是表白么?”曹小小夸张地叫出了声。

江雪红着脸低头,用手搓自己的裙角。我心里感觉很温暖,当然也很头疼。罗武忠那般疼爱罗巧巧,现在出了这档子事,他肯定会想尽办法对付我。

但我也不后悔,有些事情就算再忍也没用,该来还是会来。

曹唐找到的地方是上海市内的一块偏僻小巷,这穷苦的街道在一群钢筋混凝土的城市背后,仿佛被有意无意地遮挡住,以免混乱这城市的光芒。

我们在巷子里七弯八拐,终于是找到曹唐租的屋子,他早已在门口等着我们。见到我们回来,曹唐连忙扶着曹大往里面走,问事情怎么样。

曹小小眉飞色舞地将事情说了一遍,听说我用弓箭射伤罗巧巧后,曹唐皱眉说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怎么不杀她?不要为了一时的折磨,而让自己以后陷入绝境。”

我认真地说道:“师傅,我也想过直接杀死她。无奈箭术不精,没能成功。”

曹唐叹气道:“那便罢了,我们先在这躲一段时间。近期公共场合不要去,这里元门应该查不到。”

曹大坐在椅子上,他问道:“我们要躲多久?”

听见这话,曹唐犹豫一会儿,随后轻声说道:“机场,车站,国道之类的地方,他们肯定会盯紧。估计我们要躲个把月才成,这样他们会以为我们已经离开上海,到时候再偷偷逃走。”

江雪犹豫一会儿,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她小声问道:“如果……在这一个月里,我们被找到了呢?道士总是有些奇怪手段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们会不会想得太简单?”

她的话让人们都陷入沉默,我心里也是烦躁得很。其实说来也怪我那一弓箭,虽然解气,但也会给大家惹来许多麻烦。看见我这态度,曹唐安慰道:“江成,你不要放在心上,那罗巧巧本来就可恨。再说,他们连绑人的事情都能做出来,与我们本来就是势不两立的情况。”

我点头道:“是,师傅。”

随后曹唐说大家估计饿了许久,他熬了些粥,去盛来吃。

人们坐在桌上喝粥,我看着屋子里简陋的装修,心里百感交集。以后的麻烦谁也说不准,一旦被他们找到,我们面临的就可能是灭顶之灾。

自己造的孽,还是应该由自己来解决。

我喝完粥,将碗放在桌上,轻笑着说道:“来得太匆忙,把许多事情都忘了。我出去办点事,晚上估计不回来睡,明早回来。”

“你要去哪?”江雪谨慎地问道。

我安慰道:“放心,就是些小事,凭我这本事,莫非我还能去找罗老爷子闹事不成?”

江雪很仔细地想了想,估计是觉得我说得有道理,就不说话了。我伸了个懒腰要出门,曹唐忽然说道:“江成,我有事情要吩咐你一下,就是关于那几件阴物的事。”

我与曹唐一起走出屋子来到院里,我正准备说话,曹唐却压低声音道:“你想做什么,我自然能明白。江成,你想清楚点,你到底能凭什么跟他对抗?在道术方面,你只是个新人而已。”

“道术道术烦死了……”我轻声道,“从我接触这一行以来,每个人都说道术,每个人都说菜鸟。可现在,死在我手上的道士有多少个?都是爹妈生的,都两只手两条腿,没谁特别有能耐,没谁特别了不起。他们杀鬼有本事,我杀人有本事,为什么要怕道士?”

曹唐愣了一下,随后沉声道:“他们手下也许有鬼奴,你凭什么斗?”

我指了指背上的慈悲,说这就是我的依靠。曹唐很仔细地观察慈悲一会儿,他摇头说虽然是个宝贝,但要对付罗老爷子还不够。我说可以,他还是说不行。

最后他抓住我的肩膀,压低声音,咬着牙低吼道:“你是想凭靠阴魂珠,别忘记我与你说过什么,阴魂珠可以招来方圆十里最强的鬼魂帮忙做一件事,可代价是什么,你还记得不?等事情完成后,它会收走你的性命!”

我没说话,静静地看着门口的地板。曹唐紧紧抓着我的肩膀,最后缓慢松开,仿佛苍老了几岁,叹气道:“答应我,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使用。我难得有你这么令人欣赏的徒弟,不想失去了。”

我微笑道:“瞧您这话说得,好似我比阴物还宝贵。”

他看着我的眼睛,认真道:“其实刚开始时,我还很为你担忧。你天赋差,入行又晚,恐怕许多事情要学不会。之前还想会不会砸我招牌,而等时间久了,从曹大那边听到你的消息,愈发觉得这徒弟可靠又让人喜欢。我曾觉得曹大是最令我得意的弟子,其实现在想想,你也与他差不多。他比你有天赋,你比他有血性。若是你能活着回来……你便算是我真正的弟子。”

曹唐严肃的态度让我有些不习惯,我摸摸鼻子,轻笑道:“还真正的弟子,不就是一些投机取巧的半吊子道器么?真麻烦,弄得跟珍宝似的,我走了。”

我走出门外,轻轻地带上门。鼻子一酸,愣是忍住这股情绪。

随后我拿出电话给张赫拨去,问他上海内有什么产业是元门的,最好归罗武忠管。张赫告诉我,有一家酒店刚好都是罗武忠的人。他的话语还有些紧张,问我是不是要做什么大事,我说能有啥大事,小人物一个。

我便去了张赫说的那个酒店,等办理住店手续时,那前台接待看我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劲,估计是将我认出来了。我也不在乎,拿了房卡就往电梯走。

住进酒店,我慵懒地躺在床上,又看了一会儿道符术。这东西其实挺难学,到现在我还没了解大概,看情况估摸着要学好几天才成。至于那道器术简单许多,只要我能找到适合的材料,就可以打造出一些低级的道器,至于更高深的东西,以后还需要慢慢学。

哦对,今天过后,有没有以后还不好说。

正在看道符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个我从没接到过的陌生号码。

我平静地接起电话,那边传来罗老爷子阴冷的声音:“江成,我与你说个好消息。当然,对我来说是好消息,对你来说可不是。你不用躲,不用逃,你住的那家酒店,附近街道全都是我的人,已经从全方面堵死,不得不说你很愚蠢,竟然会住到元门的酒店躲着。”

“嗯,我是挺愚蠢的。”我诚实道。

电话那头,罗武忠颇为凶狠地说道:“我这人护犊子,你不死,我的气咽不下。”

我拿着手机,平静地说道:“我这人没出息,只知道护女人,我曾经发誓再也不需要那个女人的帮助,前几天却被你和你孙女破了誓言。那时起就很不舒坦,你不死,我的心放不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