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要问我是谁!?/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武忠既然是混迹了这么多年的老江湖,自然不是傻子。这么早就打电话过来与我嚣张跋扈,估计是怕我这边有什么埋伏。就算下面包围许多人,估计他们也会进程缓慢。越大的人物,越怕小角色身上栽跟头,一方面怕死,一方面丢不起那人。

我走到窗户边看看下面,人潮拥挤,也看不出哪个是元门的人。不过无所谓,我又躺在床上,静静地看书。忽然觉得看这些没意思,不如看看道云榜。仔细想想,入这行也有些时间了,连一些道士都知道的事迹都不了解。

而且曹唐他们这般辛苦,就是为了华宏的大阴物,我还挺想知道华宏到底是什么人物。能让元门都这般在意,估计很了不起。而且现在大难临头,若是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人的宝物而死,那岂不是死不瞑目么?

我翻开道云榜,先看了看第一页的人物,我对这世上最强的道士也没多大兴趣,叫陈丁卯,好像是北方那边的人,离我太遥远。

等翻开下一页,想不到就看见了华宏,这让我颇为吃惊。

天榜第二页,不就是这世上天下第二强的道士么?

道云榜上是一张华宏的黑白照片,长得很和气慈祥,算是个挺好看的中年男人。而照片下对华宏的介绍,更是让我惊叹不已。

“华宏,生于一九五八年,号青天居士,喜好游山玩水,吟诗作对。

一九六八年,与陈丁卯拜入地和老人门下,修道五年出山,同陈丁卯游尽天下,替天行道,斩妖除魔。期间征服五大鬼奴,雄霸一方不可轻视。

一九七五年,与陈丁卯,张花旭一同被称为佛道教三大奇才。壮举无数,成乾坤君。

一九八零年,步入乾坤尊者,与陈丁卯,张花旭,李阿珠一同被称为天下四大尊。

一九九零年,莫名失踪,南方动荡。其首席道器师李唐朝打造三十大阴物,集齐六物可招华宏鬼奴完成心愿,天下道士为之向往。”

我啧啧叹了一句,果然是个大人物。这种人的鬼奴自然也是强得不行,就好像上次黑木梳事件,那长发女鬼打得我和曹大无力反抗,差距犹如天与地一般。

关键那还只是黑木梳,等集齐六大阴物,将真正的鬼奴招来,谁知道鬼奴该强成什么样?

我疑惑地翻后翻去,想看看究竟是什么能人打造出这么厉害的大阴物,可没翻几页,我就瞧见了李唐朝的资料。

天榜第二十名,排名非常靠前。

照片上是个和善的中年男子,但看着不太清晰,看装扮也是多年前的照片了。

我扫了照片一眼,然后开始看下面的简介。

“李唐朝,华宏麾下首席道器师。”

介绍就这么简单,没了。可我总觉得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都说强大的人都很神秘,这李唐朝的资料是挺神秘的,但是我就是有种奇怪的感觉说不出来。

正在此时,门口忽然传来砰的一声。我转过头看向门口,发现一把锋利的斧子已经砍进门内。

来了么?

太慢,这群谨慎的家伙,估计到现在还以为我有什么埋伏。

我站起身走到门边,静静地站在门口等待着。只听再次发出声砰响,又是一斧子砸在了门锁上,不过这次已经将门锁砸外。

门慢慢被推开,我抬起脚用力一踢,整个门顿时飞速朝外边砸去,重重地轰了一声,门外传来声痛叫。这时拉开门,只见一个年轻人正捂着自己的脸,忍着不哭出声来,血液从他手指缝中流出。

一看见我,他连忙要挥着斧头砍过来,可我已经用匕首对准了他的胸口。他立即吓得不敢动了,呆呆地站在原地。

我深吸一口气,问道:“罗老爷子在几楼,你们有多少人?别问我敢不敢捅进来,既然我留在这没逃,你应该就要想到我的觉悟。”

他吓得瑟瑟发抖,恳求着说道:“罗老爷子在顶楼,他说怕你逃跑,要亲自在楼顶堵你。如果你死在这,就将你的尸体从楼顶丢下去。楼下有十几人一直往这赶,我是被安排上来砸门的。求求你别杀我,我还有老婆孩子,求求你。”

我微笑道:“一个人来砸门?你们是不是以为我会躲着给你们的人争取时间,却没想过我会直接开门?”

他哆哆嗦嗦地点点头,我将短刀捅进他的大腿,他疼得哭叫一声,我轻声说道:“如果你老婆孩子来医院探望你,记得告诉他们,你是个孬种。”

说完,我又是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他摔倒后便不敢再爬起来。我鄙夷地瞥了他一眼,正准备上楼,却停住了脚。

不对!

这时,我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回到房间里死死看着道云榜,最后苦笑一声,将道云榜收进背包。

难怪……难怪曹大说这个秘密比五百万还重大,天榜第二十名,往道士界里一丢,确实可以一石激起千层浪。

将这照片里的人想得苍老一点,穿着打扮邋遢一点,赫然便是那个在山村里四处游走收购阴物的老人。

曹唐,唐朝,李唐朝,我早该想到的--我的师傅,便是大名鼎鼎的李唐朝。

换做一般老头子,怎么能用最简单的方法制造出这么多千奇百怪的半吊子道器;换做一般老头子,怎么会与徒弟认得大阴物这东西;换做一般老头子,怎么拿得出这么霸道的道器。

根本没有大人物,李唐朝就是那个大人物!

估计罗武忠派人盯着我们,原本想看看我背后是什么大人物,结果却发现竟然是李唐朝,这群人恶从胆边生,绑架了李唐朝的弟子,却不敢提出多大要求,只敢索求一件道器。

于是师傅叹气说了那句话--他们真可悲,是很可悲。

“你若是活着回来,我便收你做真正的弟子。”

想起这句话,我又难免有些想苦笑。

一代道器大师沦为这个地步,看来曹大对我隐瞒的秘密,确实不少。

“他在里面!”

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大吼,原来已经有两人站在门口。他们手里拿着砍刀,很是警惕地看着我。

“两个人?看来是分拨进行,我说你们想得真够多,非要以为我暗中安排了大量人手,其实我哪里叫得来人。”我无奈地摇摇头,直接朝着这两人冲去。

他们脸色一变,估计想不到我会直接冲来,而门口走廊又很窄,像砍刀这一类东西不适合发挥。他们惊慌地后退,而我已经冲到门口,朝着直面的那人一刀刺去。

身旁那人连忙将砍刀朝我脑袋砍来,我伸出左手,直接用沾着纱布的左手抓住他的砍刀,随后将匕首刺进了面前那人的胸膛。

被我捅到的人无力地往后倒去,而我手掌也传来一阵疼痛。纱布韧性很强,砍刀没能砍断纱布,但也足以让我的伤口裂开。

那人还傻愣愣地看着我的手,惊愕道:“用手……”

“别发愣!”

我低吼一声,死死抓住他的砍刀,他拼命想抽回,但我抓得很紧,让他怎么都抽不回去。这家伙索性丢掉刀,竟然直接朝着楼道方向落荒而逃。我也跟着追去,路过电梯时我看了一眼,电梯才在四楼,还远得很。

楼道那边传来一阵脚步声,又是两人气喘吁吁地跑到楼顶,他们看见我竟然追着出来,诧异地对那人问道:“其他人呢?”

“被……被干翻两个。”逃命那人后怕地说道。

一人惊愕地看着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要问我是谁?”

我抓着匕首,狞笑道:“如果是以前,我会说自己是个菜鸟。不过现在……天榜第二十人,道器大师李唐朝麾下弟子江成在此,谁敢出来决一死战?妈的,说出这么嚣张的名头,真舒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