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小人物的反扑/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经病。”

这两人明显不相信我的话,很警惕地在楼梯口旁看着我。

考虑到时间紧促,我做了一个决定,我将匕首收起来,轻声说道:“你们三个,要不要跟我玩个游戏?”

“游戏?”

他们纳闷地看着问我,而我右脚一跺,疯狂地跑向这三人。一见到我连家伙都没有还敢冲上来,有砍刀的两人立即兴奋地睁大眼睛,伸手就要砍我。

可我速度根本没减,到达他们面前时,我用力一跃,直直地朝着两把砍刀撞去。两把刀砍在我的大腿和左手手臂,但才砍破一点皮,事情便已经逆转。

我的膝盖狠狠撞在这两人胸口,连带着之前躲在他们身后的那四个胆小鬼,我们一起朝着楼梯下摔去。

砍中我大腿的那人失去平衡,疯狂地想在空气中抓住点什么,却只能往后倒去,惊恐地叫道:“疯子!”

我因为早有准备,用右手抓住了栏杆,但因为惯性很大,两条腿后面和腰还是磕在了楼梯上,疼得我倒吸冷气,右手的手肘也狠狠撞了一下,估计已经破皮。

真疼……

“对,我是个疯子。”

我嘀咕一声,忍着疼痛站起来,朝着楼上跑去。虽然疼,可总没有摔下楼梯的那三人疼。酒店还挺贴心,连楼道都铺了厚厚的地毯。

这酒店总共有二十八层楼,我是在二十四楼,跑上顶楼也不累。等来到楼上,正巧看见罗武忠正站在天台上狞笑地看着我,他身边站着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黑衣年轻人。

我走进天台,将门重重地关上。罗武忠顿时有些惊讶:“见到我在这,你不选择逃跑,还将门锁上?”

我从背上抽出慈悲,轻声道:“目标就是你,为什么还要逃?”

“年轻人,就是自大狂妄。”

他冷声说了一句,身边的那黑衣年轻人立即朝我走来。他手上拿着一把短刀,眼神如鹰一般冰冷。罗武忠轻叹道:“我老了,自从离开巅峰,强大的鬼奴们都纷纷离我而去,只剩下良缘这孩子。但即便如此,我也不是你能对付的,江成,你太高看自己。”

“废话少说!”

我烦躁地怒吼一声,抓着慈悲朝罗武忠走去,名为良缘的年轻人立即挡在罗武忠面前。我举起慈悲狠狠劈去,良缘连忙用短刀抵挡。而当慈悲打在短刀上的一刹那,良缘脸色大变,往后跳了一步。

他惊愕地看着慈悲,快速与罗武忠说道:“这木刀不一般。”

罗武忠皱眉看向我手中的慈悲,随后释然了:“哦?原来你身上还有道器么,也不知是你从哪儿得来的,难怪,我说你怎么敢来找我麻烦。可惜,这木刀一看档次就不高。”

他忽然抽出张道符,贴在了良缘身上。这良缘一改之前的畏手畏脚,竟勇猛地主动朝我冲来。我又是举起慈悲就砍,他却将短刀快速朝着我的手臂划来。

慈悲砍在良缘身上,我的手臂也被短刀划破。若不是良缘估计还有些畏惧,这一刀估计能砍的我很深。

然而,事情却犹如罗武忠期待的那般,慈悲明明沉重地砍在良缘身上,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良缘哪里会这么简单地放过我,一看慈悲没有作用,他用刀划过我的大腿。我疼痛地往后退了两步,鲜血从腿里流出来,伤口不深,可疼得厉害。

良缘如同看个蝼蚁一般看着我,他平静道:“别慌,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为了给老爷子晚年积德,我曾立誓过不能杀人,然而……”

他还没说完,罗武忠忽然开口接话道:“然而不能杀人,他也能让你生不如死。江成,你确实有些手段,可一个小毛孩子拿了把水果刀就想杀老虎,未免太过自信。与良缘比,你怎么比?他没有体重,速度比你快说不清多少倍。当初我训练他玩近战,人们都嘲笑我胡乱使用鬼奴,等他真正崭露头角后,人们反而开始模仿,这孩子……可不是你能对抗的。”

我捂着伤口,死死地看着罗武忠,随后咬牙怒吼一声,又将慈悲朝着良缘砍去。良缘冷笑着说声不自量力,他又是避开慈悲,一刀划在我的胸口。就在这时,我立即将左手伸进口袋抽出匕首,朝着一旁的罗武忠狠狠甩去!

罗武忠脸色大变,苍老的他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匕首刺进他的肩膀。他痛叫一声,大叫道:“良缘!”

可惜……左手丢得不准,没刺中他的脑袋。

良缘怒吼一声,手中的短刀被他划出一个个漂亮的刀花,每一刀都砍在我身上,夹带着我的血液,显得红艳而妖异。

我只觉得全身都传来冰凉和剧痛,想要躲避速度却跟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良缘飞快地砍伤我的身体。

等他停手,我已经觉得全身力气都被抽空,软弱地倒在地上,身体止不住地抽搐。罗武忠捂着插在肩膀上的匕首,他暴怒地大吼一声,走到我面前,一口口水吐在我脸上,再用力地踩着我的脸,怒吼着说道:“废物!你敢伤我!你敢伤我!”

我死死看着罗武忠,他见我这态度,抬起脚狠狠用脚尖踢我的嘴唇与鼻子,我只觉得口鼻都被踢得麻木,热乎乎的液体沾满了嘴唇,他烦躁地一次次踹着我,最后疲惫地喘气道:“巧巧说得没错,你这种小人物最是恶心,明明什么本事都没有,非以为自己能扭转乾坤。那我现在告诉你!你就是个废物,你自以为是地过来,却只是送死!”

我用双手撑着身体,努力让自己站起来。他累得用手捂着腰,低吼道:“还敢起来!?”

抬起身子,我只看见地上满是鲜血,说不清是从我身上哪道伤口流出的,因为我身体已经是鲜红一片。每一刀都割得不深,却让人疼到肉里,心里,骨子里。

“我见到你这模样就厌恶……”罗老爷子下意识走到良缘身后,他因为疼痛而表情扭曲,说话都是唾沫横飞,“站起来也没用,你根本不是良缘的对手。你若是求饶,我还能让你痛苦点死去,可你还是这德性,与上次一模一样。江成,我会折磨你到死,我会折磨你到死!”

我用力地咳嗽几声,全身的疼痛反而让我清醒几分,终于我努力站起来,身体有些摇晃,但还算站得稳,虚弱地笑出了声。

“我啊,其实啥都不会,天赋差,没本事,入行又太晚,见到鬼魂还吓得发抖。也是刚知道自己有个受人敬重又让人闻风丧胆的师傅,总感觉不能给他丢人,又有个顶喜欢的媳妇姐姐。我爸说男人之所以辛苦,是因为不能让心疼的女人抹眼泪。那时候觉得一个庄稼汉懂什么,现在想想,是真理。其实从小就喜欢着一个姐姐,还总幻想她洗澡的样子,我觉得……其实我挺不干净的。可你们让她哭过两次,我心里怎么想都不舒坦,该算账,是该算算。”

罗武忠看着我,他咬牙说道:“然后呢?一个道兵都不是的家伙,还在我这玄君面前说着自己废话一般的人生信念,我现在就站在你面前,你又能做什么?”

我从口袋里拿出阴魂丹,一口吞下,哪怕看不见自己的脸庞,也知道表情定然狰狞:“原本奢望杀了你再回去,现在看来我没那机会。道士?去你妈的道士,都一样是人,别觉得自己了不起。看看是你老当益壮能宰了我,还是我这小毛孩子,能在死前把你这几十年前成名的老将剥皮抽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