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漂亮话/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许是不担心我有本事逃掉,元奴平静地看着我,他忽然问道:“在拿走你的命前,有个问题想询问。你看着如此弱小,怎么会拥有阴魂丹?”

我耸耸肩,老实地说道:“认识一个老人。曾经他就算没站在顶端,也是我连仰望都看不到的大人物。我在他最落魄的时候与他相见,也不知是好运还是厄运。世上的许多事情我说不清,但也不会后悔。他给我一个阴魂丹,让我来解决这个让我敬畏好多天的老人,说是我能活着回去,就收我为真正的弟子。”

“你所说的仰望不到,是众生牛马的仰望不到?”他问道。

我很仔细地在心里想了一会儿,随后说道:“真要计较的话,是乾坤君也需要敬畏的存在。”

“那我没有杀你的理由。”他摇头道。

我疑惑地看着元奴,而他转身走向栏杆。声音随着宁静的空气传入我耳内:“我既然能做元奴,也是见过不少大人物。他们曾经与我说过,人情比天大。今天我便赌一次,等回去见到你师傅,若是有心,希望你能与他说一句。就说有人救了你一命,那人时时刻刻想着破除元门的束缚道术离开,能拥有个自由之身。若是他愿意,以后元奴会拼尽全力回报。”

我拿着旱烟枪,忍不住笑出声来:“我发现厉害的人物都喜欢赌人情,元门有个叫张赫的也是这样。”

“谁都不甘愿为奴。”

元奴丢下句话。便跃出天台栏杆,我疲惫地坐在地上。此时天台的门被撞开,一伙人冲出屋子,看见这里的情况,他们都呆愣在原地。我咧开嘴笑着,用旱烟枪指了指罗武忠的尸体,轻笑道:“你们为他杀我,但他已经死了。其实你们现在要报仇也行,不过没人能给酬劳,而且我身后的朋友们也会为我复仇。当然,若是你们对他忠心,我也没办法,命就放在这。想要尽管拿去。若是离开,以后见面喝酒吃肉,就当没今天的事。”

他们都不说话。沉默地看着罗武忠。最后,一个男人忽然丢掉手中的刀,对尸体一鞠躬,严肃地高声说道:“都是为糊口,罗老爷子不要介意。”

说罢他转身离开,也没人阻拦。人们纷纷丢下刀对罗武忠鞠躬,最后天台只剩下我一人,尸体也被他们拖下去处理,估计这些人会将尸体交给罗巧巧。

世间多是凉薄人,当利益没了,也没有以往的交易情分。

我拿出手机给李唐朝打电话,那边几乎是立即接通,传来他一声温柔的问候:“怎么样?”

“弟子江成,拜见师傅。先说好,我天赋不行,您那些叫人闻风丧胆的道器我估计悟不全,但会绞尽脑汁去学。李大道器师,可千万不能嫌弃徒弟呐。”我轻笑道。

李唐朝那边很平静:“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也没什么好隐瞒。没错,我便是那叱咤风云三十年,人称江湖风流小郎君的潘安,俗话说玉树临风胜潘安,指的便是我。等你回来,教你几首老道的本领,不出三年,风流才子保证有你一席之地。”

我哈哈大笑一声,挂掉电话拍拍屁股朝着楼下走去,等离开酒店,我打辆出租车去了医院。看见我身上这情况,医生都是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问我这么多伤怎么弄的,关键是这么多刀伤没一个刺中要害。

这次我也不知道怎么圆谎,只能偷偷跟医生说我欠了高利贷,被人抓去惩罚一番,可千万别说出去,否则我小命不保。

医生很同情地对我安慰一番,然后给我缝针上药。因为流血过多,他担心有意外还给我输血。吗女亩亡。

等离开手术室,我看见曹大等人都来探望我。看见我这情况,曹大连忙问医生我缝了几针,医生说差不多有几十针,伤口实在太多。但刀口浅,很多地方没有缝针的必要,以免留疤。

等我放在病床上,江雪很担忧地戳了一下我的脑袋,温柔嗔道:“就知道做傻事,那可是罗老爷子,也不想想自己几斤几两。”

我嬉笑道:“还不是赢了么?接下来上海这边估计是张赫的人做主,至于罗巧巧,我敢保证,等明天去元门上班,肯定看不见她。”

“你与罗武忠斗,也算是张赫跟他夺权。现在你赢了,好处最大的却是张赫,他估计会给你不少好处……”曹大轻声道,“等着瞧吧,等你回元门就会知道。”

“嗯。”

我与大家聊了一会儿,谈的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我们在元门可谓是发展顺利,曹大说想借着元门去考核,看看能否成为道兵,当然他希望自己能成为乾坤兵。

李唐朝坐在我旁边,他摸着我的额头,轻声道:“江成,我当年的事情,你也不要多问,已经过去了。你按照这个方式走也挺好,我收你做徒弟,自然要教你些东西。等你成为道兵的时候,我会将一些东西交给你。”

我点点头,正要说话,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我转头看去,发现是个衣着普通的中年妇女正站在门口,她有些拘束地说道:“请问……您是江成吗?”

我说是的,她将一个果篮放在床头柜上,表情里竟是充满害怕:“说来丢人,我是罗巧巧的母亲,叫张小燕。这次是我家孩子的不对,原本我也想教训她,可她已经跑去元门总部躲着,估计以后要在总部发展。您看这事……我公公已经付出生命的代价,巧巧一直以来都被宠坏了,年纪小不懂事,您能不能大人有大量,放她一马?”

原来是罗巧巧的母亲。

曹大第一时间就检查果篮,然后说里面的水果没问题。张小燕递来一张银行卡,她颇为害怕地说道:“我让孩子她爸也过来,可他情绪不太好,过来怕让您笑话。这卡里有十万,是我俩自己存下的,与我公公和巧巧都没关系,想当作赔偿。那孩子出事了也不说,是良缘跑来告诉我们一切。”

我伸手接过张小燕手中的卡,问道:“张女士与丈夫,是做什么工作的?”

她尴尬道:“我是家庭主妇,我先生不喜欢打打杀杀,在一所高中做老师。您放心,这钱干净得很。”

我摇摇头,将卡还给张小燕,轻声道:“若是罗老爷子没死,我会收下这卡。现在他命丧黄泉,罗巧巧又毁了脸,那千叶甲也算没白丢。您这话说得挺有意思,我在上海,她在总部,自然是井水不犯河水。很多时候不一定要用命来解决,她打我女人一耳光,我就要她死的话,那我是什么?判官么?”

她连忙道谢,哆哆嗦嗦地走出病房。曹大叹气道:“这女人进来时就吓得发抖,估计是怕我们动手,为了孩子还敢进来,实在难得。”

我点点头,轻声道:“罗巧巧那边我们暂时不好惹,她刚贡献了千叶甲,总部一定会护着她,以后再看。该找回来的场子总会找出来,现在没了罗老爷子,她估计会混得很惨。”

“当然会惨,以往被她得罪过的人都会加倍还回去……”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道话语声,我们循声望去,原来是张赫来了。他满脸笑容地看着我,声音中满是亲切,“我果然没赌错,这次可是赢大了。几位兄弟,以后在元门能帮忙的,我一定尽量帮。”

曹大轻笑道:“张队长漂亮话说得真好听,我们可会当真的,到时候哪怕要大阴物,你也能给我们?”

我心里一惊,这表面上是玩笑话,但我清楚曹大的用意。

张赫也是被弄得愣了一下,随后竟然说道:“大阴物能有多难?只要你们愿意,两个月内,就能得到大阴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