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被江雪教训/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喜欢阿天,虽然他救过我一命,但我不喜欢他。

这家伙一直用爱慕的眼神看着江雪,当我们进屋后,他还仿佛自己是屋子男主人一样对我们招呼来招呼去。我弄得心里挺不舒坦,等晚上十点钟时。我说我要回去了,阿天竟然还对我点点头,认真地说道:“好的。你走吧。”

听见这话我顿时怒得不行,扯着阿天说你也要走,他却一副不乐意的样子,简直就好像我让他受委屈一般。

最后无奈,江雪只好说不如大家都住下来,她在屋里收拾出一个小房间,说可以让阿天和小妍一起住。小妍是满心不痛快,但她一见面就很听江雪的话。

我疑惑地问我该睡哪儿,江雪说跟她待一个房间就行。反正她晚上不需要睡觉。

她的建议让我全身血脉喷张连连说好,进各自的房间前,我跟阿天和小妍嘱咐许多遍,让他们千万不要去二楼。小妍不给我面子,跑去二楼一次,然后红着眼睛又跑下楼,也不知她在楼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我一想起楼上的老婆子,全身都会忍不住起鸡皮疙瘩。

等睡觉前,阿天还靠在门口,很温柔地与江雪说道:“雪姐姐,你真要与他住同个房间么?我知道你们是情侣。可他是温州人。这全国人都知道,嫁哪里都行,就是不能嫁给温州的男人。”

“为什么?”我和江雪都是有些疑惑地说道。

阿天神秘地说道:“听过温州人的传说么?”

我们都说没听过,他清了清嗓子,沉声道:“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最大皮革厂,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王八蛋老板黄鹤吃喝嫖赌,欠下了三点五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钱包抵工资。原价都是三百多、二百多、一百多的钱包,通通二十块,通通二十块!雪姐姐。江成他肯定会对你的小姨子下手,你可千万小心着呐!”

“神经病!”

我用力地关上门,江雪却是忍不住扑哧一笑。我不太开心地说道:“这阿天给人的感觉真奇怪,说话流里流气,像小流氓。”吗共助亡。

江雪捂嘴笑道:“我倒是觉得他挺有意思,你若是性格别这么憨,有他一般精灵古怪,那也会可爱不少。看你这傻孩子,那五百年前是一棵树的话你都相信。”

她温柔地帮我摸摸头发,轻声说道:“几天没洗头发了,我帮你洗头好不好?”

我嗯了一声,江雪搬来两个小板凳放在浴室里,我俩面对面坐着,她温柔地说道:“低下头,记得闭上眼睛。”

我这角度正好能看见江雪的脚丫,很白很可爱,每一根脚趾都跟羊脂玉似的,让人想细细把玩。此时我下意识看向自己的脚掌,粗糙得很,上面全是种地时留下的伤疤。我不由自主地缩着脚,小声说道:“姐姐,你真漂亮。”

热水淋在我的头发上,水温刚刚好,江雪轻轻地帮我抹上洗发露,她轻声问道:“哪儿漂亮?”

我诚实道:“哪儿都漂亮,跟仙女似的。有时候我觉得生活就好像做梦,突然就能与姐姐这么好看的女人相遇。其实我常梦见你,不过梦里的我不敢亲你,因为梦里的你更美。我记得初中时语文老师说过,神圣的东西只可远观不可亵玩,那时候我觉得人不能没自信。可遇见姐姐后,我愣是不明白怎么才能碰你,把我这么脏的手往你身上任何地方放,都觉得糟蹋了。”

江雪没回答我这段话,她在嘴里轻轻唱着老温州腔调的鼓词,城市里的有钱人不喜欢听,乡村人倒是经常听。我闭上眼睛,感觉就如同在小山村里种地的时候一样,她的歌声温柔地传进我耳里,比我家里那磁带唱得还好听。

她抱住我的头,轻轻把我的脸压在她怀里,然后用热水帮我冲洗头发。我大胆地伸出手抱住她的腰,冒着被呛到的危险嗅她的香气,等末了,她取来毛巾帮我擦头发。

“姐姐……”我抬起头,用嘴唇贴着她的锁骨,脸贴着她的肩膀,轻轻呢喃道,“我怎样能把你带回家?”

她温柔地推开我的头,漂亮的眼眸里有一丝媚笑:“以前见着我就跑,现在想把我带回家了?”

“想。”我尴尬道。

江雪戳了一下我的脑门,温柔道:“男子汉大丈夫,既然来了这个繁华的城市,就要先想着闯出成绩来。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你还不是英雄,就已经陷在我这出不去,是什么道理?我再好看也只是花瓶,做不出大事来,你将我带回家可以,但就算不是八抬大轿,也要风光迎娶。江成,在这城市里生活也有些时间,你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我很仔细地在脑子里思考,最后说道:“这里的姑娘比山里好看,皮肤白,屁股翘,身上还香喷喷的。而且这里工资好高,关是做服务员每个月就有三四千的收入,在这工作一年,抵得上在老家干两年。”

“笨。”

江雪扶起我走到床旁坐下,她脱下我的鞋子,帮我拿来旱烟枪,随后坐在我旁边的床上,帮我将烟点燃。

我看着飘散在空中的烟雾,说家里带来的烟丝快抽完了。她在我背后靠着我,问道:“江成,你最大的问题就是太老实,无论什么事情都是别人来拿主意,永远被牵着鼻子走。我问你,现在的目标是什么?”

我不假思索地说道:“帮师兄拿到大阴物。”

江雪气得咬了一下我的耳朵,力气还不小,疼得我龇牙咧嘴,她嗔道:“你看,这还是别人的事情,那你自己呢?拿大阴物当然是事情,可你一路上会碰到多少个机遇?道士考核,精英会,这都是机遇。你帮他拿大阴物没错,可在这途中,你也可以为自己的前途考虑。既然入一行,那就要做到最好,别人能当大道士,你怎么不能?”

我委屈地说自己没天赋,她耐心道:“出来闯荡,凡事要留点心眼。事情你要办好,可你能从一件事中发现许多让自己强大的机会。事情不是一面性两面性,而是多面性的,自己多思量一下。这不叫人不为己,我不需要你把曹大的肉抢来,只是他在吃肉的时候,你偶尔也该拿点汤喝。这汤不是从曹大身上拿,而是从你经历的这么多事中拿。”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江雪指着门口,压低声音说道:“好比那小妍,等你成功融合学习道术后,你就想着帮助曹大的空余时间,多提升自己的实力,以后也好从其他人手里拿些高报酬,知道么?总认定一条路死命走,人们总会说你是个二愣子。”

“那我啥时候能把你娶回家?”我问道。

她小声道:“坏蛋,我今天表现得不像个媳妇么?你见过哪家姑娘帮你洗头时,愿意把你脏脸往自己身上贴的?”

我认真地说道:“元门里的道士说,有几家小发廊可以把脸往胸上贴,五十块钱一次,要是多加点钱,还能去小房间里玩。”

“好你个乡巴佬,出了村就有这种花花肠子。”

江雪气得嘟着嘴,用力扭着我的耳朵,我笑嘻嘻地用手去抓她的腰,她抱着枕头开始砸我脸,但砸得不重。

不知怎么的,我迷迷糊糊地抱住了她的腰,呆呆地看着她漂亮脸蛋。

她用粉红的枕头挡住脸,只露出漂亮的眼眸,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眨巴看着我,随后她放下枕头,小声说道:“傻傻的,不和你逗了,你快睡觉。”

“姐姐,你好可爱……”

我只觉得仿佛喝了半斤酒,从大脑醉到心里,想与她说些什么,正在这时,外头忽然响起了阿天令人讨厌的声音。

“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最大皮革厂,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王八蛋老板黄鹤吃喝嫖赌,欠下了三点五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钱包抵工资。原价都是三百多、二百多、一百多的钱包,通通二十块,通通二十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