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鬼附身/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我来到李唐朝租的那个大院里。这里是我们暂时居住的地方,曹大想给李唐朝租个舒服点的地方,他却说这儿清净。

我将被良缘暗杀的事情说了一遍,曹大担忧地说道:“你能安全回来就好,眼下后天就是道士考核。你就躲在这大院里联系道术。”

我点头说好,小妍已经同意与我融合,反正她也不会少块肉。

所谓的融合。就是让小妍吹灭我的两盏本命灯,在我身体里待十小时。到时候我需要一直吃补阳气的食物,以免昏厥过去。否则阳气会被小妍吸干,到时候必死无疑。等撑过十个小时,我算是进入化阴术的第一层入境,具体有多大效果,我也不清楚。

原本我考虑过找江雪,根本不需要找鬼奴,但李唐朝说试试也没关系。真能有个鬼奴陪伴也是好事。

李唐朝抽着烟,砸吧砸吧嘴说道:“良缘暂时别管,他现在是孤家寡人,掀不起大风浪。曹大说得对,你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练习化阴术,其实这事情都能说得清。不过有件事情,怎么都说不清。”

我疑惑道:“什么事?”

李唐朝用烟指着门口,他纳闷地问道:“这孩子是谁?一进来就站在那不说话摆酷,现在年轻人都是这样?”

门口,一个红发的年轻人正站在屋檐下躲避阳光。他靠在灰色的墙壁上,头发遮盖到嘴唇。忽然他轻吹一口气,声音空灵地说道:“迷途的美人,仿佛盛开在草原上的一朵玫瑰。虽然最为艳丽,却需要有人遮风挡雨,为她指引真正的方向。老先生,不要问我是谁,我只是一个护花的使者。呵,说来真是讽刺,我也算不上是使者,像我这种卑微的爱,只能算是个暴雨天在玫瑰旁撑着伞,为她挡住疼痛,却只能痴痴看着她的傻孩子。想要摘下这朵玫瑰。又担心会让她疼着,却不知道经过千百次的抚摸,我的手已经被刺得满是伤痕。那是爱的印记。”

我瞥了瞥阿天,没好气道:“就是个脑残,盯上江雪的好色之徒,从不在乎江雪是我媳妇。”

人们都恍然大悟,阿天认真地与我说道:“黄鹤,她目前并不是你的妻子,我相信美丽的人儿只是一时间不明白怎么朝光明前进,停下来歇息片刻而已。我会找到你的罪证,找到你配不上那位美人的罪证。”

我忍着火气提醒道:“我叫江成,不是黄鹤。”

“呵,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对我来说你已经是黄鹤。”

曹小小疑惑地问道:“黄鹤?是不是吃喝嫖赌欠下三点五个亿的那位?”

我催促大家进屋,说这不是重点,我们别理那个神经病。

阿天真就在这待一整天都没走,而我整天都在练习画道符。等太阳落山后,我们便开始融合。

李唐朝找来许多珍贵的人参,说人参是最补阳气的中药材之一,而且容易购买。其他药材实在难买,他让我咬着一块人参,随后让小妍开始吹本命灯。

小妍走到我身边,她在我肩膀上吹了一口,我连忙转头。本命灯转眼间灭了一盏,冰冷的感觉传进我全身,难受得我只想躺在地上歇息。

我强忍着倒下去的欲望,让小妍继续吹灭本命灯。她走到我另一边吹了口气,我忍着恐惧转头,此时我所有力气都仿佛被抽空,身子骨都软了下来。

小妍立即进入我体内,等她附身后,我有种浑身都轻飘飘的感觉,迷糊程度犹如喝了瓶二锅头。

此时身体仿佛不是我控制的,但我还能看见四周,还能虚弱地说话。李唐朝端来一碗人参汤让我喝下,我感觉总算舒服不少。此时李唐朝嘟哝道:“坚持十个小时应该可以,就是如果鬼附身太久,你本身的魂魄可能会排斥小妍。到时候……也许你会灵魂出窍,不过几率也不大,但如果真发生了,我会尽量将”

曹大听见这句话,他苦笑道:“师傅,那你可真要准备好,墨菲定律可不是说着玩玩而已。”

“什么莫非?”李唐朝纳闷道。

曹小小解释道:“墨菲定律,意思就是事情只要有变坏的可能性,无论几率多小,它总会发生。就好像人们抽烟的时候会因为烫着手然后浑身吓得抖一下,虽然几率很小,但每个吸烟的人都发生过;或者是不小心把涂着奶油的面包掉在地上,总会是有奶油的那一面落地。”

“这么邪门?”李唐朝惊讶道,“那我可要好好准备一下。”

我瘫软地坐在地上,苦笑道:“看你们把师傅吓的。”

“还是小心点好。”曹大关心道。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冷得浑身颤抖,也说不清吃了多少人参,只觉得肚子涨得要命。最后曹大说可不能给江成再喂吃的,否则胃要炸了。

正常人哪里敢像我这么吃人参,非要被补死不可。可即使吃下许多,情况还是没好转。人们担忧地看着我,一时间束手无策。

阿天看着我痛苦的模样,他叹口气,轻声说道:“柔弱的仙女虽然会迷失在地狱,可若是忽然间连地狱也没了,她只会坠入无尽的黑暗。老先生,最补阳气的东西是什么,最好是可以买到的。”

“虎鞭。”李唐朝说道。

我连连摇头,说那东西打死我也不吃,最好选个我愿意吃的。李唐朝思虑一会儿,他犹豫地说道:“我今天去药店看过,里面有一株人参,店家打广告说是千年人参,但我能看的出来,那是两百年的四叶野人参。我问多少钱,他说是镇店之宝要十万,就没舍得买。其实哪有这么贵,可问题是只有那家店能弄到。”

“哪家药店?”阿天问道。

李唐朝将地址告诉阿天,他便离开了大院。我还纳闷他问这个是做什么,没等多久,竟然看见阿天拿着一株人参回来。他将人参丢到我面前,平静地说道:“吃吧。”

看见这人参,李唐朝说就是他看见的那株人参。我不敢置信地抓起人参:“你……你该不会说吃了就离开江雪一类的话吧?”

阿天不屑地拍拍屁股,坐在外面的椅子上歇息。此时我难受得很,抓起人参咬下一口,身体果真舒服许多,不是李唐朝那种几十块一株的人参能比拟的。

我感激地对阿天道谢,他摆摆手说不用在意。这时候我对阿天又有了些好感,虽然说是个好色之徒,但却有个热心肠。

我坐在地上,每隔十几分钟就咬一口,再加上之前吃的人参,估计也能让我撑过十小时。

为了不让我觉得困,曹大几人经常与我说话,我是在八点钟开始附身,只要熬到清晨六点,就会万事大吉。

时间慢慢到了凌晨五点,曹小小站起身去煮水饺,说大家在这坐一夜,估计都饿坏了,只有江成肚子饱得很,我们都忍不住大笑。

可就在这时,我忽然觉得身体一冷,全身变得无比轻松,我惊愕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可当抬手的一刹那,我发现我的手竟然变成了四只。

不对!吗共尽才。

我惊慌地站起身,只看见地上坐着一个与我完全相同的人,他此时正脸色呆滞,木讷地看着前方。

不好,灵魂出窍了!

这墨菲定律未免太恐怖,怎么偏偏在太阳就快出来的时候灵魂出窍,李唐朝和曹大也是看出我已经灵魂出窍,他们惊得脸色大变,李唐朝怒喝道:“运气真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