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死亡路程:财不露白,宝不显露/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起床后我便去询问曹大,得知他是在精英赛区。等七点时,张赫给我们打电话解释,说是我当初在墓室杀人的表现引起上头注意,认为应该将我定为危险人物。

而这道士考核,分为普通赛区。精英赛区与死亡赛区。能进入死亡赛区的人,通常都是天才之辈,或者平日里的表现已经超过普通道兵。比如有的人修道十几年才去参加道兵考核。无疑是破坏平衡的。

在这死亡赛区里,我是个特例。但没办法,赛区被定下就不可修改,只能等消息。

曹大很快就收到消息离开,我单独在屋子里等到八点,终于收到短信,是一个地址,却是在郊区。

我只能出门打计程车去了郊区,这参赛地点是郊区外新建的一栋厂房里,等我来到这时,发现已经有十几人在里面,而且陆陆续续有人过来。

能来死亡赛区的都不是一般人物,每个人都颇为自傲地单独待着,我也寻了个台阶坐下。

等八点半后。来的人慢慢减少,可厂房里已经有五十多人,直到九点钟整,彻底没人来了,一名穿着朴素的女子从人群中走出,她指着一片空地,对我们喊道:“参赛者都来这集合。”

我们三三两两走到空地前,秩序还是挺好的,没人说话。等都站齐后,这女人说道:“我叫梁珊珊,你们可以称呼我为梁队。死亡赛区是由我来负责。这次道士考核,普通赛区四百二十七人,精英赛区一百二十人,死亡赛区六十一人,这倒也是方便,现在我来点名,点到名字的人记得说声到。别给我吊儿郎当,就算你们都是能进入死亡赛区的人,在我面前也放尊重点。”

说罢,她便开始点名,毕竟是元门派来负责考核的人,也没人敢给自己惹麻烦。都态度较好地报到。

六十一人全部到场,点名完毕后,梁珊珊将点名簿收起来,她满意道:“其他赛区,考核都是分为五个阶段,因为要测试道士们的能耐。但死亡赛区不必。你们的考核只分为两个阶段,一个阶段五十分,最后达到六十分以上的就能成为道兵。”

“报告!”一名道士连忙喊道。

梁珊珊平静地说道:“讲。”

那道士嗤嗤笑道:“我并不是冲着道兵来的,我想成为玄兵。”

“说得好,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全他妈是怂货……”梁珊珊笑道,“八十分以上,就能成为玄兵,九十五分以上,就能成为乾坤兵。我们废话少说,现在开始第一个阶段的考核。我要带你们去个地方,在那之前……我们先上车。而第一项考核,会在车里进行。”吗来丰圾。

车里?

我们跟着梁珊珊走到厂房外边,不知何时这儿已经停着一辆公交车。在梁珊珊的催促下,我们全都坐上公交车,这是大型公交,即使六十多人坐下,还有不少空位。我身旁坐了个看着挺文静的女孩,她上车后就一直看着梁珊珊,生怕错过任何细节。

等人们都坐稳,梁珊珊吩咐司机开车,随后她平静地说道:“现在是白天,自然没有灵异事件。可身为道兵,要面临的可不止是灵异事件这么简单,现在是九点二十分,等十一点整,我们会准时到达目的地。期间你们会看到一个特有的标志,那东西能给你们加分,一个加十分。就这样吧,我睡了。”

说完,她忽然就靠在椅背上,系好安全带,甚至拿出个眼罩戴上睡觉。

我们听得云里雾里,只觉得她没将话说全,到底是什么东西能给我们算分数?

车子缓慢形式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土地上,路有点烂,挺颠簸的。人们都是纳闷地看向四周,甚至有人在车里找来找去,愣是找不到所谓的“加分标志”。

我索性靠在椅背上也不找,静静看事态发展。刚才梁珊珊的话里,好像有故意隐藏什么,可到底是啥,谁也不清楚。

等车开了十分钟,忽然公交车停在路边,司机从口袋里抽出包烟点燃,仿佛在等待什么。我们疑惑地往前方看了看,这前面的道路很是平整,在这段路上开肯定会舒服许多,怎么司机忽然停下来?

只见司机站起身,从他座位底下抽出个纸箱,笑呵呵地说道:“后面也会出现加分标志,但数量不多,抢起来也麻烦。人活一世,就为了混口饭吃,我这有二十个加分标志,单价两千,愿意买的朋友拿去。”

公然出售分数!?

我惊愕地看着司机打开纸箱,里面是红色的木牌,约莫手指头大小,上面写着元门二字。

这价格令人咋舌,单价两千元,如果想集齐五十分,就是一万元。

大部分参赛者都平静地看着箱子里的木牌,而就在这时,坐在前面的有个年轻人忽然嚣张笑道:“花钱买分数?我最头疼的就是钱多,给我来五个。哈,这才刚开始就满分,真不好意思。”

听见这话,也有几个人要购买木牌。二十个木牌很快就销售一口,购买木牌的都是年轻男女,估计家里环境挺好,也舍得掏钱买,有几个购买者还是朋友,欢快地讨论着事情。

公车里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奇怪,我说不出奇怪在哪儿。司机这时候神秘地笑了笑,将空纸箱丢在一边,继续开车。

我们开上这整齐的道路,这是一片山路,旁边连栏杆都没有。我好奇地探出窗外看了看,离下方的山地约莫有两米多。

司机嘴里哼着歌,才哼一半,他忽然说道:“我有个问题想问大家,当你正在开车时,却发现车后藏着个鬼魂。此时一旦搏斗起来,有可能会发生什么?”

“车祸。”有个道士冷声说道。

司机笑道:“对,车祸!”

突然间,这司机竟然将方向盘一打,直接朝着旁边的山路冲下,我只觉得一阵失重感传来,旁边那女人的身体也都压在我身上,而我则是压在窗户上。

翻车了!

我惊慌地紧紧抓住前面的座位,不明白这突如其来的翻车是怎么回事。整辆公车一片混乱,我的脑袋重重地磕到几下,疼得不行。

这才几秒钟功夫,原本在山路上行驶的我们就摔在一旁路边。整辆车翻在山路上,我疼痛地推开身旁的女孩,她也惊慌地解开安全带落地。

原本应该轮胎落地的公交车,现在是窗户落地。我忍着疼痛站起来,所幸没什么大伤。此时有许多人都挣扎着爬起来,可看见车里的情况后,人们都沉默了。

在车前方,有个人正躺在地上抽搐,他的喉咙不知何时被人划开一个很深的伤口,鲜血疯狂从外涌出。他扑腾两下,努力想抬起手,却还是无力地落了下来。

这名死者,赫然就是刚才购买木牌的人!

“啊呀……一时间玩过头,真够疼的。”

司机也是安然无事,他转头看向我们,简直就如同无视地上的那具尸体,微笑着说道:“不好意思,估计没法开车了。不过没关系,你们看外边是一片荒野,虽然野草比人还高,但一路直走下去,就能到达目的地。放心,荒野里也会有木牌,加油,我看好你们。”

气氛立即变得很诡异,有个道士蹲下去搜了一下死者的口袋,他冷声道:“木牌不见了。”

顿时,刚才购买过木牌的几个男女都是脸色煞白,慌乱地看着车里的每一个人。

凶手是谁?

我吞了口唾沫,总算明白死亡赛区的意义。

接下来的路程,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凶手,每个人都可能被杀害……鬼魂恐怖,人心更险恶。对于这一车经历过多次生死的人来讲,大家之前根本就没必要出一万块钱,虽然一万块是小数,挣起来也不会太难。

但是杀个人,只是一刀子的时间罢了。

财不露白,是个人都知道的道理。人们不在乎一万块钱,但在乎可以加分的木牌。我小心谨慎地看着每一个人,他们也如同我一样,每个人都在戒备。

荒野的野草比人还高。

赫然是杀人好风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