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死亡旅程:红衣女鬼/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世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怕恐吓,我的话语引来一番大笑,有人嘲笑道:“就凭你?”

“我只能杀一两个人……”我狰狞道,“但我保证,会是最先冲上来的那一两人。”

听见这话,他们立即就犹豫了。张云一甩手。他冷哼道:“好,希望你不会被野狼拖走。”

我松了口气,连忙拉着东方又玉往道观后面走去。她早已吓得梨花带泪,说话也是哆哆嗦嗦:“谢谢你……谢谢你……”

“你若是死了,我恐怕也活不过这个晚上,我们是互相帮助的关系。”

我安慰她一句,等来到道观的后院,这就是片空荡荡的院子,角落有棵树。墙壁上有个大洞,刚好可以让人钻过去。

我砍断一根较为粗壮的树枝,随后对比洞的大小,将树枝砍成短截。尝试好几遍,终于刚好将树枝放进墙洞里卡着砖头。这样一来,狼便钻不进来。

忙完事情,我对东方又玉问道:“晚上会有厉鬼随时出现,你能帮到我什么?”

“我会摆风水阵……”东方又玉认真地说道。“只要摆好阵,鬼魂就看不见我们。”

看来东方又玉对道术果然挺懂,我就不会摆阵,上一次摆阵也是江修险些杀死江雪的时候。

等中午时,天空上忽然飞过一个滑翔机,声音噪得烦人。抬头看去,那滑翔机上还挂着一袋东西。驾驶员将那袋物品剪破,东西立即掉落院子里。参赛者们都纷纷跑来院子里分食物,东方又玉看见这些人就害怕,我示意她不用担心。

元门送来的食物都很简单,方便面与矿泉水。很快就被这些人一抢而空。

看见我和东方又玉躲在院子里,人们都是嘲笑几声便离开。毕竟院子这地方最不容易躲藏,而且地方大,肯定也危险。

等傍晚时,东方又玉就开始摆阵,她从背包里取出一袋子灰黄色石头。我问这是什么,她说是骨头,种类许多。有人,鼠,猫,猪,牛。羊,狗,兔,马等等,种类多到我听得头大。

她认真而仔细地将这些骨头摆成一个三角型阵,还摆出许多奇怪的图案。随后她拉着我坐在三角型里。有些开心地说道:“那些鬼魂会下意识离开这里,因为我这阵型能让它们觉得不舒服。而且我们坐在这里说话玩耍,都不会被它们看见听见。当然啦,前提是说话声不能太大。”

我惊讶地观察着阵型,这道术文化果然是博大精深,怎么都看不懂。东方又玉就很认真地跟我讲解,说着说着,她肚子忽然咕噜噜地叫起来,顿时她红着脸低下头,小声说道:“肚子好饿……”

我耸了耸肩,无奈道:“这我爱莫能助,我也没带食物。”

东方又玉小心地往四周看来看去,她像小老鼠一样神秘地说道:“我有,千万别被他们看见了。”

“放心地拿出来吧……”我笑道,“没人会来院子。”

她连连点头,从粉红色的背包里拿出两包吃的。一个是棉花糖,一个是盐水鸡腿。我看得万分无奈,感情这丫头之前以为自己是来旅游呢?

东方又玉将鸡腿递给我,她很认真地说道:“你救了我,我无以为报,这个鸡腿给你吃。”

我毫不客气地接过鸡腿,撕开包装就大肆啃咬起来。没几口就将鸡腿都吃光,东方又玉也是一直往嘴里塞棉花糖,塞得嘴巴鼓鼓的。吃完之后,我将包装纸塞回包里,说别让狼闻到这香味。

太阳渐渐落山,在这宁静的道观里,忽然响起微弱的啼哭声。

那哭声仿佛来自四面八方,却又离人很近,让人听得直起鸡皮疙瘩。

我心里难免有些紧张,东方又玉却是非常平静。真是刚好,她怕人不怕鬼,我怕鬼不怕人。

“救命!救命啊!”

忽然间,有个小屋内传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惊得我身体抖了一下。东方又玉轻声道:“鬼魂随时可能在任何地方出现,就算有个屋子,如果鬼魂刚好出现在屋子里,那也是给自己找麻烦。但如果是我住,我能找出哪些地方有鬼。”

“真邪门。”

我嘀咕一声,谨慎地看着四周。我看见有个身穿红衣的女人从一旁的房屋小巷里走出来,她脚上踩着布鞋,脚尖踮得很高,手里拿着条白绫,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一丁点声音也不会发出。

我有些害怕,下意识抓紧手中的慈悲。东方又玉安慰我别担心,她说那女人看不见我们。

只见红衣女人走到树前,她将白绫挂在树上打了个结,随后站在那树旁,嘴里一张一合,好像是在说话。

“过来……过来……”

我脑海里忽然响起一道妩媚至极的声音,那声音很是好听,比起江雪也要空灵三分。不知怎么的,我明知道不能过去,身体却不由自主站起来,摇摇晃晃地朝着女人走去。

“醒过来!”

东方又玉低声喝了一句,她从怀里抽出张道符贴在我身上,顿时我脑袋一激灵,立马就清醒过来坐在地上。

好邪乎。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那女人,问是怎么回事。东方又玉解释说,这就是所谓的鬼勾人,估计这里的所有道士都能听见。随后她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我,小声说道:“鬼勾人才刚刚开始就上钩,凭你这本事,是怎么进死亡赛区的?”

我老脸一红,问给我贴的道符是什么。她说是明心道符,对鬼遮眼一类的有减弱效果,而鬼勾人也算在鬼遮眼里。

红衣女鬼的声音时不时还会在我耳边响起,等过几分钟,我看见有个人面容呆滞地朝着大树这边走来。原来不止是我会中招,其他参赛者也会。

看见这参赛者,东方又玉表情有些不舒服。因为在白天时,毕竟在白天时,几乎所有参赛者都想杀掉她。

看见有人过来,红衣女鬼脸上露出了妩媚的笑容。她用手慢慢地解开红裙,不一会儿,那红裙就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但这绝对不迷人,因为她除了脸部完好无损,身体竟然腐烂得只剩下骨架,那骨架还黑乎乎的,令人恶心。

这参赛者却露出副好色的面容,他走到女鬼面前抱住她,竟然猴急地吻住了这女鬼的嘴唇。我看得胃里一阵难受,他还在女鬼的骨头上摸来摸去,就好像自己摸的不是骨头,而是个丰满的身躯。

女鬼抱着他往后退,慢慢地,那参赛者自己跟着女鬼走到白绫旁,他抓住那白绫,双手用力一撑,整个人便刮在上面了。刹那间,他难受得眼睛翻白,舌头也伸得很长,可他却仿佛根本不自知,还把手放在女鬼骨头上抚摸。

女鬼抓住他的肩膀,没重量的她轻松地飘起来,随后含住了参赛者伸长的舌头,她表情立即变得无比妩媚,贪婪地吸允这人的每一丝阳气。

“天呐……”

我忍不住惊叹一声,因为女鬼的骨头竟然开始慢慢变白,而且也快速地长出筋,血管,内脏,血肉……

等几分钟后,原本只有骨架的恐怖女鬼,竟然彻底变成一个拥有丰满雪白肉体的妩媚女鬼,而那参赛者却变成了一具干尸!

她放开参赛者,捡起地上的红裙穿起来,又将干尸抱下来,随意地丢在院子角落。吗豆匠号。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鬼吸人阳气的场景,想不到这般霸道。东方又玉却是看得很平静,此时女鬼又开始勾人,效果竟然比之前强许多,我又不可控制地站起身朝她走去,东方又玉连忙在我身上贴了另一种道符。

多亏东方又玉的帮助,我又清醒过来,满身冷汗地坐在地上,喘气道:“她比之前还厉害许多。”

“吸了这么多阳气,自然厉害……”东方又玉小声道,“等着,看我帮你弄来第一个木牌。”

我真诚地说道:“麻烦你了,大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