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死亡旅程:江成你个野蛮人!/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入行以来,我也见识过不少道术。原本我觉得,道术其实也不玄乎,甚至可以用亲民来形容,可等看见东方又玉使用道术,我才知道自己还有很多没见识过。

真就跟电视剧里演的一样……

她先是从口袋里抽出张空白道符。随后用手沾染朱砂,快速在画上几笔,也不滴血。嘴里嘀咕念道:“祖师爷在上,弟子东方又玉在此请命。四方求北玄武星君,降虚日鼠肃杀保佑,急急如律令!”

只见这道符竟然平白无故着火,烧的是白色火焰,与正常的黄色火焰截然不同。道符燃烧迅速,东方又玉抓在手中竟然一点也不嫌烫,她用道符在自己身旁画几圈,随后丢掉道符,自信地朝红衣女鬼走去。

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东方又玉会有危险。为了以防万一,我从背包里拿出白鹭弓打开,只要事情不对,我立即拉弓。

红衣女鬼见到东方又玉走来。再次露出诡异的微笑。而接下来的场景,却是让我目瞪口呆。

只见那红衣女鬼脱下衣物,竟然抱住一团空气热情地拥吻,那认真程度就好像自己怀里正抱着个人。东方又玉从口袋里抽出张道符,快速贴在红衣女鬼的额头上,那女鬼立即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犹如木头一般。

随后,东方又玉嘴里开始念念有词,因为隔得远,我也听不见她在念什么。反而是那红衣女鬼,身体竟然如同沙粒。静静地飘散在空气中,场面十分华丽,仿佛在电影院看电影。

这是超度!

鬼魂若是化为星光点点散去,那便是超度;可若是缓慢透明到虚无,那就是魂飞魄散。

我眼睁睁看着女鬼完全消散而去,她原本站着的地方出现一块木牌,东方又玉捡起木牌,小跑到我身边,满脸欢喜地将木牌递给我:“给你。”

我接过木牌,果然是加十分的那种类型,惊叹道:“这才叫道士啊。”

东方又玉不好意思地说道:“还行吧,这红衣女鬼也不算强。估计是刚才那男人定力不行。若是遇到强大点的鬼魂,那我才要费力气。你先收下,等得到木牌,就你一个,我一个,这样互相分配。”

我点点头。将木牌放进背包内,纳闷地问道:“你学道术多久了?”

“五岁就跟着爸妈学道术……”东方又玉回忆着说道,“如今算来,已经学了十四年。”

我笑道:“原来你才十九岁,干嘛不读书?”

她嘟哝着说自己没考上理想的大学,学不了自己梦想的专业,只好选定道士这职业。我好奇地问她梦想的专业是什么,她红着脸说想当演员。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院子里黑得看不清楚。东方又玉似乎是怕黑,毕竟我们连蜡烛都不能点。她抓着我的袖子,问我困不困,我说当然困,累了一整天。

她让我先睡觉,因为她能对付鬼魂,而我不能,让我熬夜也是浪费体力。等天亮了她就睡觉,这样也安全。

我想想也挺好,就躺在地上迷迷糊糊地睡觉,反正有东方又玉在,我也不用担心鬼魂的事情。

等我醒来时,天空已经微亮,这第一个夜晚总算是过去。东方又玉看我醒了,她轻声问道:“睡得舒服吗。”

我睡眼朦胧地走到昨天那干尸旁,从他口袋里拿出一包烟和所有百元的钞票,又搜了搜,发现没木牌,嘀咕道:“睡地上怎么可能会舒服,将法阵收起来吧。”

她点点头,将地上的骨头都捡起来,小心翼翼地放进袋子里,开心地说道:“照这么下去,后面几天再收获一下,我们就能过关。”

“别傻了……”我点燃根烟,叹气道,“每个人都想要好成绩,前面几天还好说,等最后几天,人们就会开始疯狂地抢夺。那时候才最危险,人比鬼和野兽都聪明,估计每天都会有血斗。”

东方又玉吐了吐舌头,说反正你会保护我。随后她想躺在地上睡觉,我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无奈道:“你是笨蛋吗?在这种地方睡觉,真是不怕死。”

她想想也是,问那该怎么办。我翻上围墙往外面看,也没看见野狼的踪迹,估计昨天那些尸体真将它们喂得挺饱。

我便带着东方又玉翻墙,让她在墙根旁睡觉。因为是在道观外面,那些道士绝对想不到我们就在这儿。东方又玉有些怕狼,我让她别担心,她便舒服地伸了个懒腰,靠在墙边睡觉。

我看着漫无边际的草原,觉得现在是个赚木牌的机会。便拿出白鹭弓和自己买的弓箭,静静地看着这片草原,就等哪儿有动静。

忽然间,我看见前方几十米有野草掠过,而且正在朝我这边过来,顿时我忍不住笑了。果然昨天那些尸体喂饱了大部分的狼,但还是会有那么少数饿狼不甘心。

我拉起弓,白鹭弓实在太慢拉动,我使尽全力只能拉到第一道红线,等瞄准后,我将手指松开,顿时弓箭立即狂暴地射了出去。

只听野草丛里发出一声哀嚎声,我先是警惕地看看四周,确定没动静后,用最快速度朝那边跑去。

跑到这儿,我就看见一匹狼正无力地倒在地上,它虚弱地看着我,想动弹却没力气。我将它头上的木牌扯下来,随后扯着狼的尸体走到东方又玉身边,她此时正睡得香甜。考虑到时间很紧,我小心地将她抱起来,又用绳子绑住狼的尸体,另一头绑在我的腿上。

现在时间很紧,我们要抓紧这些仅有的时间做所有事。

这里既然长着一大片草丛,那肯定有水源。刚才我们来的路上都没碰到水,估计还在更深的地方。吗豆巨圾。

我便一路在道观后面的这片草原上走,约莫走十几分钟,我就听见了流水的声音,连忙加快脚步,原来这儿有条河。

在河对面,也是一片望不到底的草丛,但那边不可能有狼。这里的河水不深,也就到我的腹部。

东方又玉是睡得真心沉,这妮子一点危机意识也没有。如果是我,估计有点风吹草动就会醒来。

到河对面后,我将东方又玉放在草丛里,她立即睡得比刚才舒服更多。随后我耐心地给狼剥皮,去内脏,准备生火烟熏。原本我考虑过用土焖的方法,但风向正好往我这边吹,不用担心会被狼和人闻到,就选择烟熏。

东方又玉睡到中午便起床了,她起来后正好看见我在烟熏狼腿,顿时惊愕地瞪大眼睛。我笑着将事情说了一遍,她疑惑道:“你不担心狼会顺着血腥味追过来吗?”

“水能隔绝气味……”我平静道,“不过这没关系,一会儿我正要引狼来。”

“引狼?”

我笑道:“昨天你帮我赚了十分,今天我准备赚至少赚五十分。别多问,一会儿你就会知道,快去河边洗脸刷牙,然后自个儿去草丛里拉屎撒尿解决生理问题。”

她握起拳头,满脸羞意地打了一下我,说真是山野村夫,说话一点也不考虑女孩的感受。我就纳闷地说难道你不会消化么,气得她不与我说话。

等东方又玉做完一切后,我抓着一块血淋淋的狼肉走到对面,放在那河边,随后快速游回来。她有些兴奋地问我该怎么办,我拿起白鹭弓,笑呵呵地说道:“看我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苍狼。”

她看见我这白鹭弓,顿时抖了一下,惊愕道:“我好像在画里看过这弓箭,这是……白鹭弓?江浙沪皖合起来也不超过五把的白鹭弓?”

“哟,你认识这弓啊?”我笑吟吟地说道,“我跟你说,这弓用着很舒服。携带方便,力道又大,还很漂亮,全市也没五把,想不到这么珍贵,难怪咧,刚才我用这弓射野狼的时候……”

她脸色变得无比苍白:“江成你个村夫,你拿这么高等的道器当普通弓耍?我不想与你这野蛮人说话!”

我无奈地说道:“但它可以给你赚几十分。”

东方又玉想了许久,最后无奈道:“好吧,我倒要看看你准备怎么赚,能把白鹭弓给我摸摸吗?”

我认真地说道:“不能,每个真正的猎户都会保护好自己的武器,像爱人一般保护着,哪能给你随意碰。”

“白鹭弓根本不是猎户的武器,不要用这种言语侮辱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