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死亡旅程:制造混乱的猎户/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自然不敢让东方又玉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湖边,估计这小姑娘会被吓疯不可,便让她跟在我身边。反正东方又玉也不蠢,称不上是拖油瓶。

等来到道观后面的围墙,里面听着颇为安静。我透过之前的那个洞,小心地往里面看去。发现有人们竟然都坐在地上闭着眼睛,每个人手中都拿着张道符在念念有词。而张云站在这些参赛者身旁,犹如指挥官一般。

这些人诡异地排成正方形坐着。正好将院子围住。看见这情况,东方又玉在我耳边说道:“这是四方玄武阵,最为简单的阵法。道士们一起画符念咒,共同消灭鬼魂。这是最简单的道士阵型之一,但我估计你是不会的。在这些道士的中央,绝对有许多鬼魂已经被逼过来,只能等待被消灭。”

我点点头,说自己确实不会。为了验证东方又玉的猜测,我试着往中间看去,发现那儿果然站了许多人。这些人服装怪异,脸色苍白,有些甚至是残废之躯。吗叼木号。

全是厉鬼。

估计是张云用某种方法将这些道士劝说在一起战斗,先将所有的厉鬼消除,拿到大量小木牌。然后再选择分配。这样一来,之后就能专心对付狼。

“那些洞肯定已经被他们想办法堵死……”东方又玉轻声道,“因为在做法阵时,绝对不能出现意外情况。否则这些鬼魂就会暴走,到时候危险得很。”

“哦?”

我惊讶地说了句,随后我有了个注意,嘿嘿笑道:“要是参赛者和厉鬼都大幅度减少,那绝对是好事。”

东方又玉疑惑道:“你打算怎么办?”

“走。”

我拉着东方又玉走到远处,正好对准那个洞口,这洞口外是个盘腿而坐的道士。东方又玉立即明白我的想法,她惊愕道:“不可能的。我们距离这么远,洞口里还有一根木头。万一你射在木头上,那我们怎么办?夜晚射箭精确度本来就会降低。”

我沉声道:“那就当木头不存在。”

“不存在?”她被我这句话弄得有些纳闷。

我拇指口弦拉开弓箭,使劲地拉动弓箭,蒙古式的劣势立即展现出来,我拇指疼得要命,嘴里低吼道:“呜……啊!”

我右手已经止不住地颤抖,就算看不见,我也知道自己已经青筋暴露。这白鹭弓活生生被我拉到第二道红线的位置,东方又玉看得目瞪口呆。

我憋着口气,努力让弓箭稳下来,等弓箭终于不颤抖了。我对准那个墙壁上的洞,沉声道:“跑。”

话音刚落,我便放开了弓弦。刹那间,弓箭快得犹如一道看不见的疾影,我只听见一声砰,随后弓箭射在了那个道士的背部。他无力倒在了地上。

刹那间,道观里发出了许多怪异渗人的尖叫声,里面的人们乱作一团。东方又玉连忙跟我快速逃跑,我们朝着河那边拼尽全力地逃跑,她一边跑一边不敢置信地说道:“听见了吗?刚才那道声音,弓箭射在木头上了,可是……穿透了。”

“别多说,只管逃。”

我转头看了一眼,已经有人从围墙上跳下,估计里面场面完全混乱。我拉着东方又玉蹲在草丛里,如野兽般看着那个朝我们这边逃窜的人。东方又玉害怕地抱住双腿,我从口袋里抽出匕首,静静等待。

那人离我们越来越近,他脸上表情慌乱,如同刚经历人间炼狱一般。当他即将到达我面前时,我忽然从草丛里窜出,吓得他大叫一声,连忙要停住脚步。

而一切都来不及了,匕首在黑夜中形成一道妖异的反光,转眼已经划过那人的咽喉。鲜红温热的血液喷在我身上,他捂住自己的喉咙,似乎想说点什么,可脖子一直在漏气。

我在这人口袋里搜了搜,搜出半包烟和一些钱,还有两个木牌。顿时我嗤笑道:“看,我就说杀人比杀狼简单,两个木牌直接到手。”

“你……你好可怕。”

东方又玉满身哆嗦地看着我,我将尸体丢在一边,冷声道:“不要慌,保持绝对的冷静。只要我们是狩猎者,就能获得许多好处,现在是个机会,取决于你是否有一颗冷静的心。”

她也许没听进去,还是发抖得厉害。我又蹲在草丛里,死死地看着道观。只要有人逃跑,我肯定能看见。

“小心!”

正在这时,东方又玉忽然惊呼一声,我只感觉身体被一个沉重的东西扑到,还不等转头,眼角余光就看见一口獠牙正在我脖子旁张成血盆大口。

“滚!”

我低吼一声,将匕首狠狠刺进这狼的脑袋,它立即无声地倒在一边。我又捡起木牌,笑吟吟地说道:“你看多快速,制造一场混乱,直接能拿到三个木牌。”

“你不怕吗……”东方又玉震惊道,“刚才那狼离你这么近,它的牙齿就在你脖子旁,你就不会害怕吗?”

我疑惑道:“为什么要害怕?我可以用手挡住自己的脖子,就算来不及挡住,它咬死我也需要张嘴,咬住,撕裂这么多的步骤,还不一定能咬到我的大动脉。但我杀死它,只要一刀穿透脑袋就足够,明明拿着武器的人要强大十几倍,为什么要害怕?”

“我……”

东方又玉无言以对,只能害怕地看着道观。里面的惨叫声慢慢弱下来,估计已经战为一团。我拉起东方又玉,小心地朝着道观另一边走去,她怎么都不敢继续走,我说场面越混乱,我们的机会就越多,她只好乖乖跟在我旁边。

才刚走出几步,我就忍不住咧嘴笑了。在道观右边的墙壁,有两个人正在逃窜,他们手上还拿着手机照明。而在这两人身后,有个身体很高,足足有两米多长的白衣男鬼正在追逐。

“两个人和一个鬼,能搞定吗?”东方又玉问道。

“我搞不定鬼,他们能……”我小声说道,“静观其变,他们肯定会被追上。”

我说得没错,才跑五六秒的功夫,那两人就知道自己逃不掉,索性一起停下来。看见身后只有一个鬼魂,有个人冷喝道:“就你一个还敢追上来,找死!”

他从口袋里抽出张道符,朝着那鬼魂甩去。猎物与猎户的身份一下子转换,那鬼魂有些急促地躲避,随后有人开始念咒。

这个场面,我是完全看不懂的。只有东方又玉时不时摇头,说这两人的道术造诣太差。

但有句话叫寡不敌众,渐渐地,这个鬼魂竟然落于下风。我缓慢地拉起弓箭,瞄准了那两人。

忽然间,东方又玉与我说道:“鬼魂要被灭了。”

“好。”

我立即松开弓箭,第一个就射向了那个拿着手机照明的人,因为黑暗中我只能看清他。另一人惊恐地大叫出声,随后就没了声响。

“受伤惨重的鬼魂,能解决不?”我问道。

东方又玉自信道:“对付鬼魂,我轻轻松松。”

“走!”

我们连忙朝着那方向跑去,等跑到这,正好看见那鬼魂掐着参赛者的脖子,东方又玉抽朱砂笔,将朱砂甩在鬼魂身上,这鬼魂竟然停止动作,全身都化为星光点点散去。

那参赛者害怕地躺在地上大口喘气,我这时候看清了,竟然是昨天第一个出手杀女人的道士。他还没看清我是谁,感激地说道:“谢谢。”

噗嗤。

我将短刀刺进他的脑门,这家伙立即没了动静,而我将木牌都收起来,嘟哝着说道:“客气啥,不用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