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精英的血战:火攻/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成,不管你是否打算动手,我都希望你听我说过三个理由再动手。”

我原以为张云会无话可说,不料他又开口说话,而且还放话说能有三个理由。我思虑一会儿,随后说道:“讲。”

“第一:你的弓箭确实厉害。但我们有四个人。如果你射箭后我们选择逃命,就能将这些事情告诉其他剩余的道士们。大家昨晚都被你害得挺惨,若是让他们知道事情是你干的。恐怕你会吃不了兜着走。你跑不远,真心跑不远,你总要回来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还真像张云说的那样。若是让其他道士知道昨晚是我下手,恐怕我会引来许多仇恨,到时候危在旦夕。东方又玉也是有些慌,脸色都变了好几下。吗叼鸟技。

张云继续说道:“第二:现在厉鬼已经所剩无几,野狼估计也被你杀掉几头,我们期间也有杀过野狼。现在是属于僧多肉少,只能合作从其他参赛者身上抢夺。你们两人总需要睡觉,吃饭,一旦在这时候被其他参赛者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有道理,第三个理由是什么?”我问道。

张云认真道:“第三:虽然之前我们闹过矛盾。可现在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我们已经可以互相信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合作,谁若是在这时候背叛队友,那绝对是脑子进水,你说是不?”

说实话,这三个理由都能打动我,张云确实是个聪明人,将现在的利害关系说得很通彻。我缓慢放下弓箭,沉声道:“好,我与你们合作。但话说在前头,无论得到多少木牌。我与这丫头都只分十分之一,我们不求成为玄兵与乾坤兵,只要能成为道兵就好。任何事情先与我们谈一谈,若是你们木牌不够,我俩愿意牺牲木牌。我身边这丫头,她只想活着,我也只想成为道兵而已。”

听见这话,他们都是脸色一喜,之前脾气最暴躁的那人说道:“早说啊,早知道你俩这么好相处,气氛也不用弄成这样是不?来这的都是为了分数,只要能得到木牌。谁会愿意杀人?”

张云也高声道:“不必委屈你们,我们会先让你俩凑到一百二十分。”

“嗯,有合作的诚心就好……”我将弓箭都放在一边,轻声说道,“你们过来吧。”

他们松了口气,连忙都游到岸边来。张云问我们在做什么,我说在赚木牌,你们坐着就是,一会儿有木牌了,先分给你们。

这些人都是大喜过望,东方又玉还是有些怕他们,害怕地坐在我旁边。张云疲惫地坐在地上,他说道:“昨天还真是够凶险,四处都在厮杀。人杀鬼,鬼杀人,人杀人,还有狼吃人,人杀狼,说着跟绕口令似的。”

“那可不是……”脾气暴躁的人叹道,“要不是仙逝了几百年的祖师爷帮助我,我可非要死在这不可。”

我看向那人,惊愕道:“仙逝了几百年还能帮助你?莫非是传说中的神仙?”

听见我这话,所有人都是愣住了,他们傻傻地看着我。张云犹豫一会儿,随后说道:“是啊,多亏元始天尊显灵,否则我们已经是尸体。”

我用衣服擦着弓箭,惊叹道:“元始天尊?那可是大神仙,只可惜我昨天跑得太快,来不及看到这一盛事。”

“你逗死老子了。”

暴脾气大笑起来,其余几人也都笑了,东方又玉扯着我的袖子,她小声说道:“江成你能不能别这么老实,祖师爷帮助他的意思是祖师爷保佑,这是道士们的口头禅。还有使用道符时,许多咒语都有关元始天尊或太上老君,所以说元始天尊显灵,他们在耍你。”

我一听顿时怒不可遏,想不到这些人才刚组队就嘲笑我。看我有些发怒的样子,张云连忙劝着说别生气,大家只是开个玩笑。

正在这时,河对面的草丛忽然传来动静。人们连忙不再说话,我拉开弓箭对准草丛。

草丛里窜出条狼,这狼先是警惕地看我们一眼,它忽然冲过去咬住肉就逃,应该是准备躲草丛里吃。

在狼转身时,我不慌不忙地射出一箭,正好射穿了它的肚子。张云等人惊愕地看着那野狼无力倒下,我收起弓箭,平静说道:“去把尸体拖来。”

“牛逼。”

那暴脾气对我竖起个大拇指,他率先游过去,将狼的尸体带过来,随后拆下木牌递给我,有些后怕地咋舌说道:“这下是真心服你,幸好刚才我没动弹,否则身上要被你射出个窟窿不可。”

我还没说话,东方又玉就冷哼道:“你们与江成的差距原本就很大。”

我顿时笑了,她现在估计是想用言语出以前的恶气。我把四条狼腿割下来烟熏,让他们自己撒调料。大家这时候聊了起来,我得知暴脾气的人叫梁瑞,另外两人名为钱信和钱小信,是亲兄弟。他们得到木牌是选择平分,张云有七十分,其余每人都有六十分。

果然人都是贪心的,现在情况已经这般危险,这些人还想着继续进步。一下午的时间,我总共射杀四匹狼,赚木牌的速度让这些人大呼过瘾。

梁瑞大口撕咬着狼腿,他笑道:“爽,吃肉杀猛兽,这才是男人该有的生活。虽然我是跟着江成你混混这种生活,但也能体会到其中的狂野。”

我皱眉道:“有什么狂野的,只是猎杀而已。”

梁瑞大手一挥:“我不想与你细谈,虽然相处才这么点时间,但任何事情与你细谈都会让人觉得冷场。你这赚木牌的速度确实很快,不过等晚上时,你就等着跟我们大赚一笔,也算是吃你这些烤肉的报酬。”

“大赚一笔?”听见这话,我顿时有些疑惑。

钱信说道:“是张云的办法,用火攻。”

火攻?

张云笑道:“还记得梁珊珊在喇叭里说过的话么?她说木牌经过特殊处理,并不怕火,这其实是她在提醒我们纵火。昨天晚上,我们发现了这条河,回去后没与任何人说。所以我便有了个计划,等今晚时,野狼和厉鬼数量都已经减少,我们可以派成两拨人,分别在两头放火,然后在这边集合。你说说看,等这场火灭了,我们能拿到多少木牌?”

这确实是好办法!

这里的水源只有这条河,而其余人都不知道。到时候大火一起,首先火势迅猛,其次火焰会包围逃跑的所有道路,只有纵火者能安全。

我终于明白张云为何苦口婆心地劝我组队,因为他担心到时候被我和东方又玉白占便宜。

梁瑞大笑道:“等着吧,等一场大火过后,我们就捡木牌捡个痛快。到时候大家一起做乾坤兵,多爽。”

我点点头,虽然觉得比我猎杀还残忍,但这是目前赚木牌最好的方法。就不说那些参赛者,关是死去的狼,就足以让我们赚许多木牌。

之后我们便被分组,我,东方又玉还有钱小信一组,张云三人一组,负责在两边纵火。东方又玉的表情有些不太好看,我问她怎么,是不是因为纵火觉得害怕。

她摇摇头,在我耳边小声说道:“跟你这三天,我觉得杀人已经不算什么。就是心里有点不舒坦,你听得出来吗,那个梁瑞,就是那晚说要睡我的。跟这群人做队友,怎么都觉得难受。”

我笑道:“没事,那他也只是想想,按照这情况肯定不敢放肆。”

“我知道,只是觉得不舒服罢了。”东方又玉摇头道。

钱小信笑道:“别闲聊了,快去将事情办好,张云这次的计划万无一失,等明天到了,大家都是乾坤兵。”

都是乾坤兵……

我心里有些不安,总觉得我们漏掉了个重要的因素,可无论怎么使劲地想,我都想不出被遗忘的因素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