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死亡旅程:我佑一牡丹/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又玉看我欲言又止的样子,她小声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总感觉自己遗忘掉某个重要因素,但总归是小心的好。

她听后颇为害怕,一路上都紧紧抓着我的袖子。

等我们到达目的地,钱小信给张云等人打电话问情况,确认两边都准备完毕后。他掏出打火机,与我说开始点火。

我与他一起将火点燃,干枯的野草很容易就被火焰点燃。随后引发成熊熊大火。我们一群人连忙朝着河那边跑去,等与张云等人集合时,对面的野草丛已经是火光一片,天空都仿佛被火焰渲染上了红色。

张云将手放在背后。他看着这滔天火光,满意地说道:“你们瞧,火焰漫步地真够快速。这种场景平日里只能在小说和电视里看见,哪能自己亲手大干一场。”

梁瑞大笑道:“还是你的计谋好,今晚我们就看着漫天火光,大口喝酒。他姥姥的,今天就把酒喝光。”

只见梁瑞打开背包,从里面掏出一个塑料瓶,塑料瓶里装着透明液体,他满足地大饮一口,笑道:“痛快。”

“也给我来一口。”张云伸出手,他接过塑料瓶猛灌两口,随后豪迈地擦了擦嘴,大笑道,“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可谁能有这般气魄。每个男人都幻想过金戈铁马,今晚我便乘着酒兴,吟诗一首!”

“好!”人们都鼓起掌,我则是死死对岸的火光,一个想法忽然在我脑海里展现,惊得我瞪大眼睛,一点点摘下包在头上的纱布。

梁瑞笑道:“看,江成都兴奋地把纱布拆了!”

人们的心情都很欢快,张云也在琢磨着心中的诗句。东方又玉下意识靠近我,担忧地问到底怎么回事。

我低声道:“抱住我,告诉我。你觉得自己身体哪儿最耐打。”

“大腿和屁股可以吗?”她说道。

“可以。”

她连忙靠近我两步,我伸手抱住她,双手放在她的腿上。梁瑞顿时哈哈大笑,说江成真是舒服,又有女人又有木牌。而我却是死死盯着草丛。不敢有半点分神。

这个队伍,即将要解散。

忽然间,草丛那边传来急促的沙沙声,人们顿时都有些紧张。我在东方又玉耳边低吼道:“游过去,相信我,游过去,将身体缩起来,呜……啊!”

我一把抱住抓住东方又玉的腿,使尽全力低吼出声,将她狠狠地丢向了河对岸!

人们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飞向空中的东方又玉,她将身体缩起来,一屁股摔进了河里。此时我不敢犹豫,连忙也跳进河中,疯狂地朝着河对面游去。

张云连忙大吼道:“江成,你做什么!”

我怒吼道:“快跑!”

他们被我说得呆愣一下,而就在这时,一阵野兽的低吼声传来,只看见一道道黑影疯狂地从草丛里窜出来!

全是狼,数量比我们第一次来道观见到的还多!

这就是被遗忘的重要因素!

参赛者不知道水源在哪儿,但是狼群知道,所有的狼在着火后都会疯狂往这边逃窜,也代表着会引发一件事情。

狼灾。

那些参赛者不是傻子,他们看见原本躲避的狼群疯狂往这边跑,就会知道逃生的路在这边。

这根本不是赚木牌的好办法,反而是将人与野兽都关在一个没法躲藏的地方,难怪梁珊珊要提醒火攻,她就是想看到这场景,类似于古罗马角斗场的生死厮杀。

东方又玉害怕地尖叫出声,我游得很快速,扯着她游到对面岸边。此时我俩都坐在水里,大部分身体在外面。我粗暴地用纱布在她脖子上快速绕几圈,低吼道:“不要动,就躺在这儿,不要动。”

我将她按倒,让我俩仰面看着天空,有少许身体躺在水里。许多野狼的身体直接从我们身边跳过去,却无暇来顾忌我俩。

张云等人惊恐地大声叫喊,犹如发疯般在河对岸逃窜。东方又玉害怕地抱着我哆嗦,甚至已经哭出声来,我拍着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哭:“别怕,我们知道在这不会被烧到,但畜生不知道,它们只会逃得越远越好。就算有参赛者,估计也看不见我们,天色黑得很。”

她努力压低声音呜呜地哭,我说的话估计都没听进去,像八爪章鱼一样抱着我。我也没责备她,这本就是个道士家族的千金小姐,她这几天的表现已经让我刮目相看。一个平时拿十分的人,能做到六十分已经很了不起,不能要求她拿满分。

世事无绝对,正当我们躲藏时,一匹野狼忽然停止逃窜。它估计是饿得不行,发狂地扑到东方又玉身边,张开大口朝着她的脖子咬去。

狼果然狡猾,它们看得出哪个对手比较弱小。

有这匹狼带头,在那逃命的大队伍里,也有两条狼停下脚步,随后朝着我们游来。东方又玉害怕地双手乱挥,我伸手掐住那野狼的脖子,一把将它的脑袋按在水里,随后将整个身体压在它脑袋上。

这狼疯狂地挣扎,我哪里会让他起来。那两匹狼见到这场景都停住脚步,绿幽幽的眼珠一直在看着我,我也是瞪大眼睛回应。

与畜生对抗,不能胆怯。畜生看不透人心里的想法,它们只能看透那人是否在害怕。

我身下的狼慢慢没了动静,那两匹狼还不肯离去,但也不敢上前。我摘下木牌,将它的尸体丢到一边,低吼道:“滚!”

那俩畜生不再犹豫,连忙转身逃窜,估计是看它们的数量从三匹减为两匹,不敢再动我们的注意。

东方又玉捂着被我缠上纱布的脖子,她已经吓得好像昏过去。仔细想想,她确实是第一次差点被狼咬死。

我抓着她的手,躺在水里静静等待着。有不少狼在逃过岸之后,都聚集在岸边看着我俩,我也是与它们对视。

我知道它们不敢过来,畜生怕火,恨不得离火越远越好。我也没拉动白鹭弓,夜晚还长得很。就算我能射杀狼,只怕到时候被鲜血引来的狼会更多。

与狼对视,是我这辈子第二次。第一次是被谭东宇绑在树上,那时我是真的害怕,因为我无法反抗。而这一次我也害怕,因为东方又玉的处境很危险。

火光满天红,我孤身而坐。

隔岸震群狼,我佑一牡丹。

等天空微微发亮,这场大火才终于停止。河对面的狼越来越多,我挣扎着从河里站起来,由于在水里泡一整夜的缘故,走路都有些不稳。

走到灰烬边,我蹲下身用手测量下温度,还是烫的,估计下面还有火花。吗厅木圾。

可是,只有现在能逃命。我认定里面的灰烬已经冷却得差不多,因为那边是最先被大火烧过的地方。

我走到河里,将全身彻底打湿,随后将东方又玉抱起来,小心地朝着也草丛里走去。那些狼害怕得不敢过来,因为狼鼻子灵敏得很,被火烧过的地方它们嗅着会难受,要彻底冷却好一段时间,野狼才敢走。

不止是狼,我记得村里一旦哪儿着火,狗也不敢走,这些畜生好像是怕火烧过后空气里的微尘。

我抱着东方又玉,每走出两百米左右,都会测试地面温度。等走出二十多分钟,终于找到个凉快的地方,这儿有不少大石头。

我将东方又玉轻轻地放在石头上,也许是昏够了,她在此时慢悠悠地醒来。看见身边的情况,她又哭了,用手抹着眼泪,呜咽道:“江成,你是我的英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