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死亡旅程:威胁/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见声音的一刹那我便要回头,刚转过来,就看见一道寒光正朝我袭来。我连忙朝旁边滚去,立即摔下了石头,只听见道砰声,才看清是长刀砍在了石头上。

我低吼道:“梁瑞!昨天若不是我提醒。你们早已丧命狼口!”

梁瑞摸着手里的长刀,他嗤笑道:“对,要不是因为你。我们确实都会死光。但又有什么意义呢?现在计划失败,大家的木牌都不够,我原本看见你,还想过来打声招呼继续合作。不过……江成。你似乎生病了,我相信你知道,在这情况下生病的人,可都相当于拖油瓶。”吗厅役弟。

我冷冷地看着梁瑞,由于脑袋沉重的关系,我视力有些模糊。东方又玉连忙惊慌地将短刀交到我手上,梁瑞贪婪地看着她的运动背心,啧啧道:“老子真想撕碎你的衣服。”

“我也真想割碎你的咽喉。”我低吼道。

他颇为不屑地瞥了我一眼,随后忽然抽起刀,狠狠朝着我的脑袋砍来。我连忙用匕首招架一下,那力道震得我虎口发麻,差点没抓紧匕首。梁瑞趁胜追击,狠狠地砍了好几下,我终于抵挡不住,手里的匕首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我连忙要去抓匕首。他却一脚踩在我手上,疼得我痛叫一声。梁瑞发狂地笑道:“俗话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江成,就你现在的身体状态想和我斗,简直是妄想。这样吧,看在我们曾经合作过的份上,我提个条件。我可以不杀你,木牌却要给我。而这个娘们……嗤嗤,她必须死,死前我当然要先玩一把。”

东方又玉呆呆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我对她低吼道:“快走!”

“不行……”她焦急地说道。“我若是跑了,他肯定不会放过你。”

“对!”

还不等我说话,梁瑞用长刀抵住我的脖子,他嗤笑道:“你如果走了,我会将他的脖子割碎。其实没人愿意强迫女人。东方又玉,我现在与你玩个游戏。你听我的命令,我就会放过他。如果我玩得痛快,说不定等玩好后还会放过你。”

我努力抽回手,虚弱地说道:“你会放过她?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东方家,可你们说起东方时,都会有些敬畏。你不会让她活着回去,你是个胆小鬼。”

“就你多话!”

梁瑞狠狠一耳光刮在我的脸上,将虚弱的我打翻在地。他看向东方又玉,平静道:“反正裤子也破了这么多口子,直接脱掉算了。来,我数到三,要是数到三你还没脱,我就将这小子的手砍下来。他不是很能拉弓么?要是少一只手,真想知道怎么继续拉弓。”

东方又玉吓得脸色苍白,她担忧地看向我,而梁瑞已经开始数数字。东方又玉连忙说道:“别!我脱!”

“这还差不多。”梁瑞兴奋地露出笑容,他坐在石头上,用刀对着我的脖子,生怕我会采取什么行动。

东方又玉咬紧嘴唇,她抓住裤子,极为缓慢地往下脱去。梁瑞见状大笑道:“没事,脱慢点也行,尤物就该欣赏。虽然我是个大老粗,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不行……

我知道,无论东方又玉怎么做,今晚我们都不可能活着。梁瑞不是傻子,他绝不会放我们离开。若是放走东方又玉,东方家会让梁瑞付出代价;若是放走我,我会将仇恨记在心里。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忽然间,东方又玉停下手中的动作,她轻声说道:“你不帮我脱么?”

“别当我这么蠢……”梁瑞冷哼道,“等你脱光我再过来。”

东方又玉深吸一口气,她缓慢地脱去裤子,露出里面的紫色秋裤。梁瑞看得津津有味,他拍了拍我的脸,嗤笑道:“看见没?这才叫美女,穿着秋裤都让人心跳加速。江成啊,我问问你,这么多天下来,你跟这小娘们睡过几次了?”

我瞪着梁瑞,咬牙说道:“我们没睡过。”

梁瑞顿时噗嗤大笑:“你还真能忍,该不会是那方面不行吧?哈哈。”

此时东方又玉将外裤都脱下,她已经羞耻得满脸通红。我看得出来,东方又玉虽然是千金小姐,可生活还清纯得很。这种羞耻,估计让她恨不得一头撞死。

“继续,让我看看你滑嫩的大腿。”梁瑞舔了舔嘴唇,满意地说道。

东方又玉浑身颤抖,泪水从她眼睛里流出,这更加刺激了梁瑞的兽欲。要不是我还在这,估计他已经恨不得冲上去撕碎东方又玉的所有衣物。

“不脱可以吗?”东方又玉忍着哭腔小声说道。

梁瑞摇头说不行,她摇晃了两下身体,双手缓慢地抓住秋裤,咬牙说道:“梁瑞,你应该知道东方家是什么。”

“我当然知道……”梁瑞嬉笑道,“南方七十二大门之一,排第三十二名,家族之人最擅长传统道术。我跟你说,等我成为乾坤兵,可是有拜入东方家的打算。到时候多有趣,没人知道我曾经玩弄过东方家的大小姐,东方家的人们还会与我称兄道弟。”

东方又玉看向我,她呢喃道:“江成,不管你接下来看到什么,就当都忘记好不好?”

我握紧拳头,低吼道:“若是你真与他发生关系,我会在愧疚中度过余生。”

她苦笑一下,随后慢慢地脱下秋裤,轻声说道:“梁瑞,有个秘密你是不知道的,毕竟我们是七十二门之一,哪会随随便便让你们知道全部的事情。东方家的直系子弟,在出生之后,都会被家主赐予一个护身鬼奴,平日里就封印在我们体内。而这鬼奴现身后,会杀掉身边的所有人,甚至包括我在内。当被仇敌俘虏后,有骨气的东方家子弟就会放出鬼奴。”

“什么!”

梁瑞脸色大变,他瞪大眼睛,此时我也忍不住瞪大。

在东方又玉拉开秋裤后,里面竟然伸出了一只血淋淋的手,看着我浑身发抖。梁瑞也是脸色苍白,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忽然间,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影从里面爬出来,它满身是血,让人看不清模样。东方又玉眼含着泪,她轻声呢喃道:“江成,快跑吧。”

那人影伸出手,明明没碰到东方又玉,她整个人就往后摔在地上,浑身抽搐。

“什么鬼东西!东方家竟然还有这玩意儿!”

梁瑞惊得大叫出声,他惊恐地抓住我朝人影那边狠狠一推,撒开双腿就疯狂逃跑。我惊恐地看着接近我的人影,它朝我伸来血淋淋的手,吓得我大叫起来。

我害怕地闭上眼睛,而几秒过后,却没有迎来想象中的痛苦。我纳闷地睁开眼,却看见东方又玉正坐在地上,水灵灵的眼睛调皮地对我眨了两下。

“这……怎么回事?”

我惊慌地朝四周看看,那梁瑞早已经跑得没影,人影则是站在我旁边一动不动。

东方又玉得意地说道:“你摸摸看它。”

我伸出手摸了一下,却发现能直接穿透这人影,就好像不存在一般。东方又玉嬉笑道:“只是鬼遮眼道术而已,想学啊?我教你呀,不过你可不能说出去,否则我爹知道非骂死我不可。”

我惊讶道:“之前明明没看见你念咒施法。”

她认真地解释道:“早就念咒施法了,不过我是在脱裤子时,很缓慢地在我腿上画符,你看。”

她掀开秋裤,偷偷撕开一小片,我看见里面火红一片,原来在这秋裤里,竟然藏了许多朱砂。难怪刚才她脱个外裤这么墨迹,原来是在偷偷画符。

“我这秋裤,里面贴着朱砂和黄纸,所以能在腿上画符。”她解释道。

我惊叹道:“你果然是个道术天才,刚才把我都吓得够呛,还以为真跑出个鬼奴来。”

东方又玉跑到我身边把我扶起来,她开心而期待地笑道:“怎么样,我有没有很聪明,快夸我。”

我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是很聪明,不过那家伙惹毛我了。在他发现不对回来时,我要宰了他剥皮抽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