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梁瑞的奇异死法/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梁瑞一定会回来,因为他缺少木牌。对于他这种人来说,只要能得到木牌,再大的风险都敢闯。

若是我的精神状态很好,会选择躲在某个地方,利用弓箭来射杀梁瑞。可现在的精神状态不允许我这么做。

于是我想到了装死,我俩一起躺在地上,就装成被鬼奴杀死的场面。等梁瑞回来。估计会以为鬼奴已经走远,他肯定会拿走木牌。按照这家伙的色心,还不会放过东方又玉。等那时候,就是我们下手的机会。

可问题是……

一整夜的时间。我们都没等到梁瑞回来。

等天蒙蒙亮,东方又玉打了个哈欠,她从地上爬起来,睡眼朦胧地说道:“江成,你不是说梁瑞肯定会回来么?怎么没看见他,你知道我这一整晚有多冷么?”

我皱着眉头爬起来,嘟哝道:“不对劲啊,按照他的性格肯定会回来。算了,不想这么多,快点收拾东西走人。”

“嗯。”

东方又玉欢快地将衣服穿好,哆嗦着跟我一起往道观那边走。她问我身体怎么样,我说还行,问题不大。

为了不迟到,我们一路上时不时还会跑起来。其实也多亏东方又玉昨晚给我炖的鱼汤,否则我今天肯定没力气。

正在走着。东方又玉忽然指着前面说有情况,我们疑惑地往前走了几步,发现有个人正躺在地上。等走得近了,才发现这人竟然是梁瑞。

而此时的梁瑞,当真称得上是惨状。

他只有脑袋完好无损,身体却化为了一滩血水,不知是被什么东西融化了。我试着拖动下衣服,才看见这家伙连骨头都被融化大半,而且上面还在冒泡,说明融化并没有停止。

满地都是血水与脓包,看得令人作呕。

东方又玉惊呼道:“怎么会有这么惨的死法。这家伙昨晚到底遇见了什么?”

我摇头道:“不知道,别管了,先回道观,此地不宜久留。小心点,一旦有特殊情况。我们立即逃跑。”

东方又玉跟在我身边小跑,她压低声音说道:“道士们怎么会用这种残忍的杀人手法,我估计可能是鬼魂。可这只是道兵考核,应该不会有那般恐怖的鬼魂。梁瑞的实力也不弱,忽然整个身体都被融化,这怎么都说不过去。等一会儿到了道观,要不要跟梁珊珊提一下?”

“千万别提……”我沉声道,“很多事情装不知道才安全,若是被凶手记恨上,说不定会引来麻烦。就当做我们没看见梁瑞的尸体,忘记这一切。”

东方又玉害怕地点点头。

难怪梁瑞昨晚没回来,竟然是遭此毒手。这杀人手法我看着也觉得心寒,能将人类融化到这程度,到底是什么古怪的杀人方法?

被烧毁的草原一路上都很平静,等我们气喘吁吁跑到道观,已经是八点十五分。道观里已经有不少道士集合,梁珊珊正在点名,看见我们回来,她笑道:“哟,又来两个?东方又玉,你家族有人来接你,一会儿你就能看见他们。刚才他们还问我你的情况,我不知该怎么说,幸好你没事,否则我估计小命难保。”

东方又玉嬉笑道:“估计是我哥哥来接我。”

“嗯,先休息会儿,我们会等到十点钟。两位吃过早餐没?被烧毁的大屋里有早餐。”梁珊珊说道。

“有吃的……”

东方又玉连忙拉着我去那大屋里,等看见里面的食物后,我俩都很欣喜。元门这次对我们很照顾,在这大屋里放着个长桌,上面摆着蛋糕,牛奶,火腿肉等等西式早餐。我俩毫不客气地大吃起来,东方又玉吃得都哭了,她一边吃一边呜咽道:“我还以为自己再也吃不到正常的食物。”

“看你这出息。”我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

我们都拿了一堆食物往嘴里塞,随后去外面等外其余参赛者过来。一直等到十点钟,又有些参赛者回来,张云等人也包括在里面。见到我的时候,他们还对我笑了笑,我自然是没理会,因为我不太想与这里的人交朋友。

“时间到,现在我负责点名,你们依次将自己的木牌交上来。”梁珊珊说道。

人们都笑了,现在比赛已过,没必要再勾心斗角。经历长达七天的厮杀,每个人都已经彻底疲惫。

“钱信。”梁珊珊报道。吗厅节扛。

钱信连忙去交出自己的木牌,梁珊珊看过后笑道:“钱信,八十分,玄兵。”

人们顿时都爆发出掌声,之后是钱小信也上去交木牌,他与自己的哥哥一样,都是八十分玄兵。

忽然,梁珊珊报到了张云的名字,张云立即抬头挺胸走出队伍。看见他那模样,东方又玉在我耳边小声说道:“呸,真不要脸,我看这个张云最不顺眼。”

“至少人家笑着走到最后。”我平静地说道。

张云走到梁珊珊面前,他微笑着递出木牌,梁珊珊却是双手抱肩也不接过,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突然间,梁珊珊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张云,听说你刚开始就出了个好计谋,杀光所有的女道士,是么?”

“对。”张云点头道。

梁珊珊平静地说道:“其实在火灾之前,你们的比赛,我们一直都有监视。有句话我想说,可能得罪人,当然我也不怕得罪你们。我带过几十届死亡赛区的选手,你们是最没种的。这是实话,其实用孬种来形容你们这群人也不为过,呵,一群垃圾,我想各位应该不是女人身体里钻出来的。当然,除了江成与东方又玉。”

人们都是羞愧地低下头,但看着很虚伪。毕竟他们在实施这个计划时,可没有丝毫的羞愧。

梁珊珊此时才接过木牌,数过之后,她不咸不淡地说道:“张云,九十五分,乾坤兵。”

“好!”

人们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我与东方又玉冷冷地看着这一切。东方又玉咬牙骂道:“这种人都能做乾坤兵,呸,恶心。”

张云脸上满是得意,大步走回队伍,微笑地接受人们的祝贺。

我将东方又玉的背包递给她笑道:“喏,你的道牌在包里,告诉我,一会儿上去的时候,会不会拿出你的骄傲?”

东方又玉用力地点头道:“当然会!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嘲笑我们肯定走不下去,可现在的结果是什么?两个玄兵成功诞生。江成,虽然说了很多遍,可我还是想说谢谢你。等我回去后,父母一定会为我感到骄傲,我哥哥也说我最多当个道兵,一会儿我要让他亲口跟我道歉,嘻嘻。”

我揉了揉她的头,无奈笑道:“看你跟孩子似的。”

“我本来就是孩子,而你是大叔。”东方又玉扮了个鬼脸。

“东方又玉。”

梁珊珊喊出了这个名字,东方又玉连忙紧张地喊了声到,引来人们的嘲笑。她红着脸跑到前面,开心地将背包递给梁珊珊。

梁珊珊打趣道:“你可真辛苦,有没有什么想与江成说的?”

“已经都说过了……”东方又玉红脸道。

梁珊珊笑着点头,她打开背包,等看见里面的木牌后,她的笑容慢慢凝固。

东方又玉也是脸色变得苍白,她无力地转过头看着我,眼睛里先是惊愕,随后又满是被欺骗的愤怒,甚至已经湿润。

她握紧拳头,咬着嘴唇低声道:“江成,你骗我。”

我抽出根烟点燃,不再去看她的眼睛。

“东方又玉,一百分,乾坤兵!”

拆封七天的烟,可真够难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