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勇气/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们惊愕地听着梁珊珊报出这个数字,她微笑地夸赞道:“不愧是东方家的人,我带过这么多届,可真没见识过满分。又玉,你很了不起。”

东方又玉仿佛没听见梁珊珊的夸赞,她失魂落魄地回到队伍中。那湿润的眼睛死死看着我,呢喃道:“为什么?”

我耸了耸肩,笑道:“哪有这么多为什么。我不是说过么?就凭我这本事,拿个道兵已经是谢天谢地,万一运气不好做了玄兵甚至乾坤兵,那岂不是要在第一个任务就死翘翘么?而你不一样。你是东方家的千金大小姐,名头大一点,你之后的路也好走些。”

“可是……”她紧紧握着拳头,随后苍白无力地去抹眼泪,呜咽着说道,“我心疼。”

“不用心疼。”

我敲了下她的小脑袋,一步步走向梁珊珊,将背包递给她。梁珊珊打开我的背包,看见里面的木牌后,她轻声说道:“值吗?”

“值……”我认真道,“这小娘们有点问题就抱紧我,那对大胸脯真是又软又香,你说值不值?”

听见我这话,梁珊珊忍不住噗嗤一笑,她摇头叹道:“江成。六十分,道兵。值得一提的是,我带过这么多届,你是第一个道兵。这是死亡赛区,几乎不会诞生道兵,你刷新了我的最低记录。”

我厚颜无耻地笑道:“这样你会记住我一辈子。”

“也许明天就忘了。”她平静道。

我走回队伍,只有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人们都窃窃私语,估计是觉得东方又玉用肉体收买了我。我也懒得解释,这群人最为肮脏,如果我俩都是玄兵,他们会觉得东方又玉没资格当玄兵。肯定是给我提供肉体交易。

如果我是乾坤兵,东方又玉是道兵,这些人也会觉得东方又玉本来会是个死人,都是凭借着身体跟我混,现在运气好活过来了。还能成为道兵。

反正都是一样的结果,还不如让他们以为东方又玉是个真正的大尤物,使得我心甘情愿自己做个道兵,将乾坤兵的位置让给她。吗厅见弟。

梁珊珊拍了拍手,她笑着说道:“现在我会带大家去酒店,晚上会有庆祝会。上海分部所有通过的道士都会来参加,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休息,晚上玩个痛快。”

人们都欢呼出声,此时道观外边停了十几辆越野车,估计是让人们一人坐一辆。东方又玉拉着我跟她坐一辆越野车,才刚上车,她就举起拳头砸我,不开心地说道:“傻瓜!笨蛋!”

“草你妈。”我回应道。

她顿时呆愣住了,随后哇哇叫着掐我的脖子。我疲惫地靠在座椅上休息,说等回去后可要找医生打一针,否则晚上没精力参加庆祝会。

东方又玉手心朝上放在腿上,让我靠在她的手心当枕头。我微眯眼睛睡着,她轻声说道:“江成,以后我们还有机会见面吗?”

“谁知道呢……”我打了个哈欠,舒服地说道,“也许不会再见面,没听过那首歌么?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俩生活轨迹完全不同。”

“那……相处七天,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她又问道。

我使劲嗅了嗅,嘿嘿笑道:“所以说千金小姐就是了不起,七天没洗澡身上还香喷喷的。小丫头别想太多,你整天闲着无聊想那些虚无缥缈的问题,我只在乎明天能否吃饱。都说了,生活轨迹完全不同。”

她轻声道:“我觉得你人很好,颠覆了我的认知。江成,遇见你是我的幸运,你说会不会用掉我一辈子的运气?”

“这句话我在空间里看到过,说这话的人是个染着红黄绿三种颜色头发的小混混,他的工作是在村口帮人割猪草,看来你与他是一个档次。”我迷迷糊糊地说道。

她生气地拍了一下我的脸,我舒服地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着多久,东方又玉推了我两下,说已经到酒店门口。

我擦擦口水爬起来,她恶心地将都是我口水的手往座椅上擦,等我们下车后,梁珊珊给我们发来房卡。我先是去房间里大睡一觉,下午起床后,就去医院打针。

西医好得快,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当一瓶吊针打完,原本难受的我精神状态饱满,恨不得打死两头牛,不过听说经常输吊瓶会降低免疫力。

打完吊针,时间已经到达夜晚。庆祝会的地址是在酒店顶楼的会场,我给手机充电后,第一时间就问曹大有没有来参加庆祝会,他很神秘地说等我到了就知道。

我去服装店随便买来套干净的衣服换上,然后就回了酒店,用的都是死人钱,还剩余不少。来到酒店楼顶,刚出电梯就被人拥抱了一下,原来是西装革履的曹大,他身边还站着曹中与艾青。

我惊讶道:“都通过了?”

“那是必然……”曹大笑吟吟地说道,“另外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以后起,麻烦叫我玄兵大师兄。”

我捶了一拳他的胸口,笑着说玄兵真厉害,我只是个道兵。曹大一直都是阳光男人,他安慰我说道兵已经很了不起,曹中与艾青也是道兵。

我正在与他们聊天,忽然听见有人叫我,我转头看去,惊讶地瞪大眼睛。

是东方又玉。

她换了一身黑色礼服裙,将她原本就白嫩的肩膀衬托得更加艳丽。今夜的她看着格外靓丽,裙摆正好到达她的膝盖,使得小巧可爱的膝盖若隐若现。她化了淡妆,眉目之间有着一丝妩媚,与前几天的小姑娘截然不同。

看见我有些呆愣,她红着脸说道:“你干嘛啦。”

我诚实地说道:“我在想女人怎么能半天时间变得这么白。”

“你很讨厌诶,因为之前的我七天没好好地洗过一次澡成吗?”她生气道。

我一想也是,认真道:“你说得对,之前我洗澡的时候,嚯,浴缸的水特别黑,简直能从身上搓下两层泥,臭烘烘的……”

她抓住我的手,娇嗔道:“别说这种话,我刚拒绝了好多个舞伴,先陪我跳舞。”

“可我不会……”

“扭扭屁股扭扭腰就行。”她嬉笑道。

我尴尬地照做,可怎么都办不好。转头看向曹大几人,曹大很体贴地拉住艾青跳舞,我试着按照他的做,到头来还是跳得很丑。

东方又玉与我对视,她轻声说道:“笨蛋,跳舞的时候要将手放在女士的腰上,你放在盆骨上很奇怪好吗?我要好好教会你,否则以后你会丢人。”

我被说得挺不好意思,她看着我的眼睛,呢喃道:“江成,你眼睛上有道月牙儿一样的伤口。”

“丑么?”我问道。

“很好看,跟我走,我为你准备了一个礼物。”她轻声道。

她欢快地把我拉到角落的一个小房间里,这里很昏暗,也没有人。我问她礼物是什么,她要我闭上眼睛。

我闭上眼睛,心里有点小激动,认真地说道:“是黄金吗?”

“你真是个土老帽。”

她轻轻地说了一句,忽然间,我感觉前方传来了一阵温热的鼻息。我下意识睁开眼睛,一把推开了东方又玉。

她有些呆滞地看着我,我也平静地看着她。

东方又玉紧紧咬着嘴唇,随后忽然又扑上来抱住我,我便用力地推开她。

“砰!”

她撞到墙壁上,踉跄得脚扭了一下。

无人的房间里,我与她四目相对,气氛很沉默。她捂着脚,小声地与我说疼。

我转身要走出房间,只听见她在呜咽:“江成,你知不知道一个女孩亲吻第二次,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和勇气?”

我轻声道:“你知不知道男人推开一个十九岁的大胸美少女,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和勇气?”

她倔强道:“那你为什么推开我?”

我摊开双手,无奈地说道:“因为你三观不正,喜欢小人物的千金脑子都被驴踢了。”

正在这时,门忽然被暴力地推开。我看见个足足有一米九,穿着整齐西装的英俊男人走进房间,他冷声说道:“我妹妹确实三观不正,我会关她半年禁闭。你也是,庆祝会结束后,有多远滚多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