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礼物/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男人出现的时候,我的潜意识就有种感觉,仿佛是野兽天生对于强敌的敬畏。

危险。

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虽然此时他脸色平静,我却觉得他比露出獠牙的野兽还要充满兽性。

看见这男人,东方又玉吓得脸色苍白。她小声地叫了声哥哥。男人平静道:“滚出去。”

她犹豫着不肯出去,于是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男人抓住东方又玉,粗暴地像丢个生活垃圾一样将她丢出房间。等门再次被关上。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人。

男人坐在一张椅子上,他淡然道:“做哥哥的,时时刻刻都要为妹妹操心。我这妹妹脑子傻,从小到大我就负责帮她擦屁股。之后我去了北方。有个年过百岁的老和尚让我做人做事高调点,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以王者姿态走五十岁平步青云。又给我改个新名字,叫东方青云,说是符合命格。”

我轻声道:“这名字好听。”

“我这妹妹算不上倾国倾城,但也是万中无一。虽然从小就要担心她被哪个不开眼的废物玷污,要说不疼爱也是不可能。今天我倒是觉得有趣,她想将保存了十九年的初吻献出去,却被一个没家世没背景没实力的小人物拒绝,你给我个理由,否则我整年都会不舒坦。下午时她与我提过你,那时候我便派人调查你。你别觉得不平衡,小人物就该做好被权贵玩弄的准备。可别说是因为你媳妇,她确实美得惊人,可我妹妹也不逊色太多,男人都是贪心的。”他看着我的眼睛。声音愈发冰冷。

我也坐在一张椅子上,细细思索一会儿,微笑道:“你说得对,你家妹子确实好看,也充满青春气息。只是谁在青春时都会觉得少了某个人就会难以呼吸,流干眼泪哭哑嗓子认定失去这人就会活得不痛快。而等几个春秋过去,却会惊愕地发现,甚至连那人的模样都记不清。我这人俗气,知道初恋的宝贵。”

他忽然笑了,露出一口好看的白牙:“很有道理,感谢你对我妹妹的照顾。以后若是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麻烦。就来东方家,说你叫江成,找东方青云。”

我耸了耸肩:“我正在奋发向上,可别咒我走投无路。”

“万分抱歉,我只想表达我的谢意。”

他站起身打开门。我们却惊愕地看见东方又玉还站在门口。她眼睛红通通的,咬牙道:“江成,我会让你知道自己错了。不管几个春秋,我都会牢牢记着你。”

“好的,如果等我成为顶端的那个人物你还记得我,我就包养你。”我点头道。

“呸!”

她不屑地骂了一声,忽然举起个包装精美的小纸盒丢向我,说是送我的礼物,随后气冲冲地问我有没有礼物给她。

我仔细考虑许久,将放在口袋里极为别扭的旱烟枪取出来,笑嘻嘻地说道:“我这人穷,没东西能送人,这烟枪是十八岁时花二十块钱在村口小卖部买的。那时候的二十块钱还很值钱,放在现在,也值得上一张五十元大钞。还是城市里的过滤嘴香烟味道好,这个丢垃圾桶又可惜,送你了。”

我将旱烟枪丢向东方又玉,她接过之后,气得跺了下脚,转身就离去。东方青云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随后露出个笑容,追在东方又玉后面。

走出房间,曹大几人脸色怪异地看着我。我说只是交换礼物而已,他们都露出一副我懂的样子,弄得我跳进黄河洗不清。吗厅投血。

庆祝会举行一会儿,会场里的音乐忽然安静下来。有个年轻男人拿着麦克风,说要给我们等级认证,抱到名的人,就走到他身边去。

随后他报出个名字,竟然正好是曹中。曹中走到那人身边,只见那人交代几句后,曹中解开衬衫,露出强壮的肩膀。

而那男人拿出一把刀,忽然在曹中的肩膀后面纹身。他的速度非常快,短短两分钟功夫便结束,而曹中脸上也没露出痛苦表情。

等曹中回来,我们连忙说要看等级认证。只见他肩膀后面被纹上个太极八卦阵,在阴阳白色的那一块,还被刻上个繁体的兵字。

我们都说挺好看,曹中笑道:“刚才那人与我说,这纹身用朱砂洗过后可以隐藏。若是还想它出来,用糯米浸泡过的水洗一遍就行。等以后若是晋级,也有办法将纹身彻底去除,纹个新的标志。”

那男人还在报道兵的名字,也有让我上去留印记。当道兵全结束后,就是玄兵。

曹大很快就上去留印记,等他回来后,我们连忙要看玄兵的印记。

只见玄兵的印记竟然是二龙戏珠,两条龙都栩栩如生。而在那珠子上,还刻着一个兵字。我们都是羡慕不已,果然其中差着档次,印记的好看程度也会完全不同。

玄兵都结束后,就是乾坤兵。

乾坤兵数量极少,我其实挺期待乾坤兵的印记是什么样。

我看见东方又玉上去留印记,她疼得眼睛都红了,一副要哭鼻子的样子。之后她忍着痛,忽然就朝我走来,顿时我就笑了。

等走到我面前,她擦去眼泪,用得意的口吻说道:“土老鳖,你要不要看看乾坤兵的印记是什么样?”

我笑着说好,她叉着腰,很嚣张地说道:“求我。”

这丫头极品了。

我无奈道:“求求你,东方大小姐,让我看看高贵的乾坤兵印记。”

“这还差不多。”

她转过身,我第一反应是雪白的肩膀还挺好看,然后开始关注乾坤兵印记。

这乾坤兵印记却与我们的截然不同,上面竟然是纹着个美丽的女人。虽然在肩膀上是属于缩小很多倍,可这女人看着还是非常美丽,圣洁。

她穿着一身宽松的长裙,露出肩膀,那长裙上刻着个兵字。我忍不住靠近点看,发现纹这女人时十分认真,甚至头发上的纹理都略微纹出来。对于这么小的纹身来说,极其用心。

这女人是谁?为什么要纹她?

东方又玉哼了一声,忽然抬起高跟鞋踩了一下我的脚,气嘟嘟地离开。曹大笑着说这小女孩挺有趣,我忍痛说确实挺有趣。

等庆祝会结束,东方又玉托人送来张纸条给我,上面写着她的手机号。我估计她没要我的手机号是因为对于她这权贵千金来说,要查我的手机号太简单。

我与曹大等人离开酒店,要坐出租车回去。这时我想起东方又玉的礼物,从口袋里掏出盒子。

我缓慢地将漂亮包装撕开,里面是个高档红色纸盒。曹大看见后,说是珠宝店的纸盒,估计里面是值钱物品。

“哦?”

我惊讶地打开盒子,看见里面躺着一枚玉板指。取出来戴在右手拇指上,大小吻合得刚刚好。没有大一号,也没小一号。

忽然我想起前几天的夜晚,我用蒙古式拉白鹭弓到第二道红线,那丫头旁边担忧地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对身旁的曹大笑道:“欠了个大人情。”

曹大伸出手,像往常一样拍了拍我的肩膀:“先想想回去后江雪怎么办。”

“那她要是问起来,我哪敢隐瞒。”

“我指的可不是这个,江雪温柔得很……”曹大轻声道,“我接到八卦堂朋友的电话,说是你离开这七天,江雪屋旁的巷子里天天传出有人骂黄鹤王八蛋。每天都有,据说还响一整夜。”

我瞪大眼睛,惊怒道:“今晚回去,我就踹爆那小子的喉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