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学校里的食脸魔:未亡人/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我开口后,女孩就一直哭,最后曹大揉揉她的头,温柔地说道:“我们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保护你的安全。不哭了好吗?来我这里睡,叔叔今天不睡觉。会一直陪着你。等明天太阳升起,你又能开心地上学去。”

女孩不再哭泣,红着脸点头。我往旁边地板呸了一口。女孩子小小年纪就以貌取人,真叫人讨厌。

根据女孩的自我介绍,我们得知她叫周琪,才十六岁。眼下周琪可能有麻烦。我们自然不会让她回宿舍睡。教导主任有给我们安排休息室,就是一楼的保安室,原本是给大妈住的,不过这几天为安全起见,就让那大妈暂时先别上班。

来到保安室里,周琪躺在床上,她好奇地对曹大问道:“叔叔,你们是来捉鬼的吗?”

曹大笑道:“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

这周琪浑然没有面对我时害怕的模样,反而还眨眨眼睛调皮地与曹大聊起来了。我无奈地点了根烟,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的走廊,以免错过什么场景。

曹大亲切地跟在周琪在保安室里聊天,最后他让周琪睡觉,周琪问曹大能不能讲故事给她听,我烦躁地转过头来,没好气地说道:“我给你讲成不成?”

“不要。”

她直接就闭眼睡觉了。曹大噗嗤一笑,他走到我身边点根烟,笑呵呵地说道:“对女孩子这么凶,人家可是会怕你的。”

我委屈道:“师兄,这是因为我凶的缘故么?这小妮子分明就是喜欢帅哥,我了解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她们还不懂事,不知道有钱的男人才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曹大轻声道:“我钱比你多。”

“所以我更难过了。”我有些悲伤地说道。

曹大忍不住一笑,我们正在说话,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尖叫声,惊得我俩连忙转身看去。不由得瞪大眼睛。

只见周琪身上不知何时多了道黑影,而周琪正尖叫着要推开它。我暴怒地大吼一声,抓住短刀狠狠地刺进那黑影的后脑勺!

它疼痛地闷哼一声,鲜血立即从伤口里喷出来。这家伙竟然粗暴地推开我,立即朝着门外逃去。曹大此时正堵在门口。他低吼声哪里跑,手里忽然出现张道符贴在那黑影身上,可那黑影却仿佛没事人一般,逃窜进黑暗的巷子里不见人影。

周琪此时正害怕地在床上发抖,所幸她身上并没有伤口,只是受到惊吓。曹大连忙走上来,安抚周琪的情绪。

我握紧拳头,心里烦躁得很。

刚才我与曹大就站在门口抽烟,这黑影到底是怎么进来的?保安室分明没别的入口,因为窗户就在门旁边。

到底是人还是鬼?

如果是人,为什么能神出鬼没,而且从五楼跳下来都没事,脑袋被刀刺破也没事?

如果是鬼,为什么慈悲会没作用,还会被普通的短刀刺出血来,更何况刚才曹大的道符也失去了作用。

我烦躁地揉着头发,就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经过曹大的安慰,周琪状态也好许多,但无论如何都不敢再睡。曹大也被弄得很烦躁,他嘟哝着说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如问问师傅吧?”我问道。

“有道理,你打个电话问问他。”

我拿出手机给李唐朝拨去电话,那边过一会儿才接,李唐朝的声音听着满是困意:“江成,我正在睡觉,有啥事?”

我连忙说道:“师傅,打扰到你很不好意思,就是你见多识广,我想请问一下。可以神出鬼没,不怕跳楼,不怕脑袋被捅破,会吃人,而且道符和道器都对付不了的东西是什么?”

李唐朝那边沉默一会儿,他说道:“力量与速度如何?”

“比师兄强,但是不如我。”我诚实道。

“体型呢?”

“比我还瘦小,我看着像个女人。”

李唐朝又是思虑一会儿,随后他说道:“我怀疑是未亡人。”

未亡人?

他告诉我,这未亡人顾名思义,就是还没死的人。具体来说,就是类似于行尸走肉,有点像是欧美片里的那种丧尸。其实力量速度有增强,只是没有我强大。这未亡人并不属于阴物,但行为怪异,食用鲜血,怕阳光,另外神智与正常人相同,但是没有情感。

而且未亡人可以分泌一种粘性液体,使得自己像壁虎一样牢牢黏在墙壁上。之前那未亡人能在我和曹大的眼皮底下进入房间,估计是因为爬天花板。

我问那该怎么对付未亡人,他说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未亡人活活打死,打到一丝生机都没有。

我挂掉电话,与曹大将事情说了一遍。曹大皱眉道:“未亡人?是不是空间里的那句话,说是心里有座坟,葬着未亡人的那个未亡人?”

我说是,不过可不是那种非主流的存在。

“活活打死,这就难办了……”曹大轻声道,“你也看见了,这家伙具有很强的攻击性。如果与它对抗,危险程度就不说了,而且……”

我问而且什么,曹大叹气说未亡人几乎不害怕受伤和致命一起,与它对打简直是找死。

我说眼下没有办法,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估计那未亡人是宿舍里的学生,等天亮了,先问一下教导主任,曹大说好。

整个夜晚,我们都在守着周琪。经过我刚才的救命,周琪对我态度好了许多,很挺依赖我。幸好这妮子之前被未亡人压在身下,没看见我捅未亡人后脑勺一刀的场面,否则估计她这辈子的阴影都挥之不去。

等天亮了,教导主任早早就来上班,他向我们询问情况,我将昨天的事情叙说,随后沉声道:“主任,我需要向你求证些事情,宿舍里是否有学生曾经失踪过?”

教导主任点头道:“有,不过那是一个月前的事情,是个女学生,叫张海飞。那时候我们和家长找了许久都没找到,认为她是离家出走了。张海飞与这个案件有关系吗?”

“很可能有关系……”我点头道,“目前请继续阻止学生们半夜上厕所,我们会尽快将事情查清楚。其实主任,我个人建议让学生暂时回家,这次的任务恐怕会很危险。”

教导主任苦笑道:“怎么能回家,总不能耽搁这么多孩子的学习计划。万一让他们回去,恐怕家长也不乐意,总有些家长是不相信鬼神的,到时候事情一闹大,几十个人要丢饭碗。前阵子旁边有锁学校大火,烧死了好几个学生,第二天照样上课。”

曹大点头道:“我懂,小众影响不到大众,一切要以大众为主。我有个想法,就是今晚让学生们在教学楼打地铺睡觉,这样可以安全,也能避免大家害怕,又能促进同学们的感情。”

教导主任点头道:“这是个好办法,就是到时候可要防着小情侣钻到一起去,我可要让老师一晚开灯十几次检查才行。”

我们都噗嗤一笑,教导主任便去忙活了。我与曹大说道:“师傅说未亡人没有情感,但有神智,如果真是张海飞,那估计叫下名字就能引出来,因为它不会害怕或怀疑。不过……前面的二十六天,这张海飞究竟去哪儿了?”

曹大也说不知道,毕竟我们现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站起身伸了懒腰,无力地说道:“我去睡觉补充精力了,师兄你晚上记得保护好周琪。”

曹大一愣:“我保护好周琪?江成,你是要……”吗史反技。

我耸了耸肩,摊开手说道:“活活打死这么带劲的事儿,总不能让你拖我后腿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