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学校里的食脸魔:神?/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空无一人的宿舍,除了冷清的同时,还会让人觉得阴森。

任何太大的屋子若是缺少人气,人们都会难免住得不舒服。比如住户少的楼房,就会让人觉得阴气太重,没人的阳气压着。在封闭的情况下。人们讨厌孤独,这对于任何一人来说都一样,没谁喜欢走遍一间间屋子还遇不到人。

我睡饱之后。已经接近黄昏。摇晃下生物钟被打乱的脑袋,我迷迷糊糊地走出房间,走廊很昏暗,我忍不住将所有灯光打开。在光亮下终于舒服很多。

我深吸口气喊道:“张海飞!”

狭窄的宿舍走廊上回荡着余音,几乎要响彻在每一个角落,又仿佛被墙壁反弹回来,渲染上一丝诡异气氛。

我又喊了声张海飞,在走廊尽头那边,忽然传来奇怪的声音,好像有人撞到了什么东西。我取出白鹭弓装上弓箭,死死地看着走廊另一头。

在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里,忽然走出个人影,赫然就是我昨天遇见的那个未亡人。

“你果然是张海飞,好好的学生,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

我嘴里喃喃一声,将随后拉开弓箭,瞄准了张海飞。

现在的我,还不能拉弓。

它简直就没有痛觉。而且也不担心一击致命,否则昨天就不会被我捅了后脑勺一刀还能安然逃脱。现在我们距离太远,我没法射到自己想射中的地方。

脑袋,不行。

胸口,不行。

我这一箭,必须射在能让它残疾的地方,要么是手肘关节,要么是膝盖脚踝,要么是眼睛。

张海飞浑然不知害怕为何物,忽然急速朝我奔跑而来。我手里拉着弓弦,死死地看着她。

她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只需要几秒就能到达我面前。

二十米,还不够。

十米,还不够。

我心脏跳得极快,这一箭若是射不准,对后面的战斗就会非常麻烦。

在距离我还有五米左右的距离时。张海飞忽然一跃而起,似乎是要扑到我身上来。这家伙跳得非常高非常远,但我却是心中大喜。

人在空中,是无法改变自己轨迹的。

我迅速将一直瞄准张海飞的弓箭对准她右脚膝盖,随后放开弓弦。只见弓箭破空而去,准确无比地射中了张海飞的膝盖!

它吃痛地叫了一声,此时它已经到达我身前,狠狠地扑在我身上。

“给老子现形!”

我低吼一声,抓住它的帽子扯了下来。顿时我看见了张海飞的模样,那是一张颇为秀气的女生脸庞,但脸色却非常苍白,犹如涂了粉一般。

它张开鲜红的嘴唇,一口朝着我的脸咬下来。我连忙掐住它脖子,用力地翻身过去,将它压在我的身下。

“吼!吼!”

张海飞口中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声,那眼睛死死瞪着我,用拳头击打我的腹部。我用膝盖压着它的胸部,同时抓住它双手,将它的手压在它脑袋上。

寝室走廊里一直响彻着张海飞的吼声,此时情况很麻烦。我能压制住它,却没法攻击它。但若是我放弃压制,自己又会受到攻击。

张海飞不害怕受伤,我却害怕。

“娘的!”

我低骂一声,索性用膝盖狠狠地撞击张海飞的胸部和脖子,它被我撞得痛叫不已,甚至口中有鲜血流出。我敢保证,它的内脏肯定有损伤,但这家伙力气却没丝毫减小。

突然间,张海飞竟然将脚踢在了我的背上,疼得我痛叫一声。我万万没想到它的身体柔韧性竟然这么好,而它从中找到鼓励,又是一脚踢来。我哪里还敢被它打中,连忙一个驴打滚朝前面滚去。

张海飞挣脱开来,它几乎没任何停歇,立即伸出手砸在了我的脖子上,使得我一时间喘不过气来。我连忙掐住她的脖子,跳起来将双腿狠狠踢在她的肚子上。吗史肝巴。

“砰!”

我俩都是重重摔在地上,张海飞摔得特别惨,因为它右腿的膝盖已经被弓箭射穿,甚至连走路都会踉跄。我亲眼瞧见张海飞脸上一直有痛苦之色,可它已经没有了任何情感,哪里知道恐慌是何物。

这样下去不行……必须先把它打成残废。

我喘着粗气,从口袋里抽出短刀,眼睛一直看着张海飞的双手。现在她腿部有残疾,只能用手来攻击。

见我手上拿刀,张海飞也是毫不恐慌地朝我冲来,我心里忽然有了个冒险的想法,便放弃抵抗,任由它掐住我的脖子,张开嘴朝我脸上咬来。

我俩都一起摔在地上,张海飞的鲜血都滴到我脸上,我心里低喝声就是现在,快速抓住它的手,一刀刺穿了它的手臂。

张海飞痛叫不已,它彻底放弃了抵抗,又是朝着窗户外面跑去。我皱起眉头,这家伙很清楚我们不敢跳楼,所以每次逃跑都会选择跳楼。

因为膝盖被射穿的关系,张海飞这次逃跑速度很慢,我连忙抓住它的腿,它始料不及摔在地上,挣扎着要爬出去。

“原以为会很麻烦,想不到这么简单……”我疲惫地喘气道,“虽然你不怕致命伤,然而人不恐惧,就会将弱点都暴露在别人面前。无情感是你最大的优点,也是你最大的缺点。”

张海飞吼叫着往外面爬,却被我拖着无法前进半分。我握紧拳头,狠狠地朝着它的左腿膝盖窝砸下去,它疼得大叫。

“我说……能放开那位柔弱的女孩吗?”

正在我对付张海飞时,忽然有道声音响起。我连忙循声望去,却看见在宿舍的走廊上,不知何时站了几个人影,他们仿佛是忽然出现在这,神不知鬼不觉!

都是未亡人!?

我抓着张海飞,咬牙道:“你们是谁?”

“我们?”

这些人都穿着斗篷,让人认不出面容,最前面的人声音听着像是个男性,他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轻声道:“我们是新人类,这个世界新的主宰。”

“我就说好端端的女学生,怎么忽然会变成未亡人……”我又是狠狠一拳砸在张海飞的膝盖窝上,还很暴力地踩了几脚,终于听见膝盖骨破碎的声音,我松了口气,坐在地上冷笑道,“果然是你们干的。”

那男人笑道:“怎么能说是我们做的?她与我们是同伴,愿意和我们一起改变这个肮脏的世界。”

“未亡人不就够肮脏了么?”我冷声道。

他耸了耸肩,摇头道:“我不知道什么是未亡人,如果你是在称呼我们,那么很抱歉,这并不是我们的名字。你可以称呼我们为……神。”

“典型的中二病。”

我站起身,将张海飞手上的匕首抽出来,冷冷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组织,但这未亡人与我的任务扯上关系,就必须解决它。别觉得未亡人是一种了不起的身份,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神?可笑,听声音就知道你年纪不大。将成为未亡人的方法交出来,以免害了更多人。”

他听见我这话,却根本没当一回事,而是用大拇指指了指身后的几个人,轻笑着说道:“你能解决那女孩,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么?与神说话的时候,请你态度放尊重点,我看你身手不错,要不要加入我的手下?让我们一起改造这个世界,改造这个肮脏的社会。”

“其实当蝙蝠侠蜘蛛侠奥特曼这些东西上映的时候,我就觉得肯定会诞生一大堆中二病,今天倒是见识到了,偏偏还是有点能耐的中二病……”我看着那人,微笑道,“你能与我商量,代表你有情感,你并不是未亡人。小朋友,猜猜哥哥会先被杀死,还是先杀了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