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梦幻与死亡:第三局/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临快速而来的匕首,我根本没有时间躲避,只能下意识往下坐去。

我觉得屁股一痛,整个人就坐在了地上,那匕首简直就是贴着我的头皮飞过去,随后钉在了我身后的栏杆上。

好险……

我全身都已经吓得发软。此时餐厅里的人们都发出爆笑声。人们眼里都是讥笑,我羞恼得不知如何是好。

对于这些人来说,我已经被罗巧巧逼得瘫坐在地上了,甚至在比试时。还只能不惜形象才保住性命。

什么叫丢人?

这就是真正的丢人。

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罗巧巧这脱胎换骨的程度让我心里突然有了种恐慌。这才只是隔了两个多月。要是再有些时间让她发展,那岂不是死路一条?

虽然现在的我,已经相当于九死一生。

“你这躲得挺难看……”罗巧巧从容地又去拿下匕首,她平静道,“是我已经让你措手不及了么?曾经那个拉弓让我毁容,拔掉我背后那个参天大树的男人,现在对我已经满满都是恐惧了么?”

我无言以对,只能喘着粗气努力站起来,可腿已经软得不行。罗巧巧站在旁边也不催我,她冷淡道:“你先歇息一会儿,等你恢复了我们再继续。江成,我很想现在就杀了你。但我还记得你怎么杀死那个男人。你趁着他年老体弱,依靠你的年轻杀死了他。一直以来,这是我最大的悲痛,所以我要告诉自己,我要在你最强壮的时候,彻底剥夺你的生命,因为我与你不一样。”

我冷笑道:“你当初趁着我还弱小拼命踩我,岂不是更过分?”

“没有人会在意当初的自己。人都是会变的。人们在回忆起从前的时光时,最多只会感慨一句或是伤感片刻,并不会为了消逝的那段时间心疼得死去活来。知道为什么吗?”

她伸出手。竟然没有任何耍手段地将我扶起来,嘴里的话语像冰块般寒冷:“因为当你变的时候,生活轨迹也会彻底改变。江成。你现在必须要承认,我俩之间彻底改变了。”

“对,你的屁股比以前更好看,我看得想狠狠拍一巴掌。”我咬牙道。

“你继续嘴硬,你的惊慌已经让任何人都能看出。”

她仿佛机器人一般坐在桌子旁,对吧台那边喊道:“准备一份红烧肉。”

此时我恢复些平静,喘着气坐在桌子前:“罗巧巧,我必须承认,你比以前变化很大。不过有个问题我一直想询问,当初姐姐第一次来武装部找我,你为何对她冷嘲热讽?”

“因为嫉妒她比我好看。”罗巧巧平静道。

我顿时苦笑,当初还在想江雪为何莫名其妙受辱,原来只是罗巧巧的嫉妒心在作祟。她用手指抚摸着匕首,轻声说道:“在你恢复精神的时候,想知道我为何变化这么大么?”

“愿闻其详,至少如今的你在被杀死前,值得让别人听故事。”我点头道。

“可笑,我期待你能杀我……”罗巧巧摸着匕首,她狞笑着说道,“来到元门后,因为贡献千叶甲,门主允许我加入元门精英总部。但没有老师愿意接纳我,他们原本跟我爷爷称兄道弟,每次过年都像长辈那般疼爱我,给我送礼物,送压岁钱。可等我失去这一切,他们对我只有嫌弃。那时候我去寻找爷爷的八拜之交,那个跺跺脚都能让元门颤抖的人,连看我一眼的尊重都不给。于是我就在门口跪着,跪了两天两夜。”

跪两天两夜……

我心里清楚,真正的下跪与电视里截然不同,当初我做错事,被父亲惩罚跪了两个小时,之后一个礼拜没缓过劲来。

罗巧巧的脸上开始有些痛苦:“之后他同意见我,可张口第一句话,就是要我爷爷所有的道符手抄。这老人毫不掩饰他的贪婪,说若是将我爷爷所有的手抄都交给他,就会收我为徒,保护我的安全。我连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就给了,因为我知道,若是拒绝的话,我那原本就低的地位会更加危险。他问我要学什么,我说要学搏斗,他最擅长的就是搏斗,凭靠一把桃木剑走到今天的位置。”

我微笑道:“所以你就开始特训,人家给你什么任务,你就要翻倍去完成。当别人休息的时候,你依然在训练,脑海里时时刻刻都想着杀死我,是不是?”

“对。”她点头道。

我深吸一口气,随后伸出双手,轻声说道:“最后一局了,猜猜这次会是你赢,还是我赢?”

“我不会死……”罗巧巧抓住我的手,她微笑道,“因为你还没死。”

曹大抹了把冷汗,他的声音都已经满是颤抖:“一,二,三!”

当他话音刚落的一刹那,我立即改变对策,这次不再想着去抢那把刀,而是利用自己的力量,粗暴地将罗巧巧朝我这边扯来!

罗巧巧脸色一变,明显没想到我会这么做,刚才我扯的时候已经让她双脚离地,身体自然使不上力气来。我又是用力一扯,只要她没办法反抗,我就能让刀直接划破她的天灵盖。

“呜啊!”

罗巧巧低吼一声,她忽然用手肘撑着桌子,将自己的上半身抬起来,使得那把刀没能划到她。罗巧巧没任何犹豫,她膝盖在桌上一顶,整个人朝我扑来,张开嘴朝我鼻子咬来。记岛乐号。

“想太多。”

我低喝一声,抓着罗巧巧朝旁边甩着转圈,就仿佛在跳交际舞一般。罗巧巧死死抓着我的手臂,此时她若是手不小心松开,就会被狠狠地摔在地上。

我转得脑袋都要昏了,罗巧巧也很难受,但就是不肯松手。我便抓着她朝旁边的栏杆走去,随后狠狠一甩。只听砰的一声,罗巧巧被我砸在木质栏杆上,力道大得栏杆都断了好几根。

她疼痛地倒在地上,此时我脑袋昏昏地朝着桌子走去,只觉得天旋地转。好不容易要走到桌子旁,忽然感觉背后一重,原来是罗巧巧竟然爬起来跳到了我的背上。她用双手卡着我的脖子,像野兽一般低吼。

“草。”

我低骂一声,整个身体直接朝着背后甩去,重重地压在罗巧巧身上。她疼痛地叫了一声,却还是抓着我不肯放。我索性忍痛转过身来,身体坐在她肚子上,也用手掐着她的脖子。这样一来,她会比我更难受。

昏暗的酒馆里,我可以看见罗巧巧血红的眼睛。那眼里都是仇恨的泪水,她吼叫着抬起膝盖,狠狠撞在我的脊梁骨上,我原本想忍着痛,但我知道,若是被多撞几次,恐怕脊椎要被撞坏。

只能松开罗巧巧滚到一旁,她难受地咳嗽出声。原本我以为这娘们会先缓口气,不料她一拍地板站起来,狠狠将脚踹在我的耳朵上。

我感觉耳朵嗡得一下,火辣辣的疼,整个酒馆都好像在旋转。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她忽然用双腿夹住我的头,压着我的脑袋,随后膝盖一弯,坐着我狠狠地朝着地板撞去!

砰!

地板发出一声闷响,我先是觉得脑袋昏,随后鼻子酸得特别难受,热乎乎的血液往外窜,眼睛也看不清东西,全身就好像失去了所有力气。

罗巧巧站起身,她忍着痛走到桌子旁,她抓起匕首,此时她全身上下有许多伤口,要么破皮,要么流出鲜血来。

“看见了吗……”她抓着匕首,表情很是疯狂,对我吼道,“你输了!三把都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