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梦幻与死亡:白鹭弓的威力/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向外面,我发现店面竟然都已经关门,小村里黑得可怕,可谓是伸手不见五指。只有旅馆门口是微亮着的,因为有不少人都将窗户打开,想看看外面究竟发生什么事。房间里的灯光照射到外面,也能看见些情况。

我眯着眼睛,仔细地看着那片昏暗。忽然我发现,竟然有黑暗在移动。我疑惑地揉揉眼睛。当那片黑暗再次开始移动,我才确信自己并没有看错。

那好像是个人影,浑身漆黑,与夜色融合在一起。它似乎是在小跑,却诡异地不发出丁点声音。

在旅馆底下,有两个参赛者正瑟瑟发抖地坐在墙角,一楼房间透出的光亮正好能让我清楚地看见他们。记呆团技。

那黑影悄无声息地往这两人走去,这时候我才发现,黑影竟然不止一个,随着那片黑暗涌动,竟然是有数百个黑影。

两名参赛者已经被包围。

他们惊恐地尖叫,手里拿着桃木剑胡乱挥舞,还时不时抽出道符甩去。

然而。并没有用。

我看见黑影淹没了两名参赛者,他们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惨叫声。我惊得瞪大眼睛,迫不及待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约莫五分钟后,这些黑影开始散开,我看见那两个参赛者莫名其妙失踪不见,但他们的衣服背包却是留在地上。观看的人们都是发出惊呼声,纷纷猜测那两个参赛者究竟去了哪儿。

我点燃根烟,细细地回想之前那一切。此时门口传来敲门声。我警惕地问是谁,外面说是服务员,来送早餐劵。

这确实是那前台服务员的声音。我去打开门,她微笑地与我说道:“早餐区是在五楼,到时候凭票享用早餐。是自助式的。”

我收起早餐劵,感激地说道:“谢谢,关于房价的事情……”

“不必多说……”她摇头说道,“只是替人办事。”

我客气地说道:“虽然冒昧,但能请你进来坐会儿吗?我有些问题想询问,初来乍到,很多事情还不熟悉。”

“可以。”

前台小姐走进房间,大方地坐在床上,问我有什么问题。

我便将之前看见的事情说了一遍,她笑道:“那些黑影是贪婪者,是由阴气控制人变成的,类似于鬼上身,不过比鬼上身要更加霸道。那两个参赛者并不是无故消失,而是变成了那些贪婪者中的一员。”

我惊讶道:“有这种怪物在,元门总部为什么不动手清除?”

“那就是元门总部搞出来的……”前台小姐耸肩道,“也算是种护山大阵,而在总部和各家商店,都放有镇压符,可以让贪婪者不敢靠近。你也可以购买镇压符,然而价格十分高昂,就别打这东西的主意。所以说,住在宾馆里是最安全的,不用担心贪婪者。”

我点点头,与她道谢,她说不客气。

说完,前台小姐便转身离去。我关上门,曹大此时洗完澡出来,问刚才的惨叫声是怎么回事,我将事情解释一遍。他听得倒吸凉气,说元门实在够狠的,我表示赞同。

之后我也去洗个澡,便与曹大睡觉了。等第二天醒来,我们去早餐区用餐,发现这里的早餐竟然都不错,而且没见参赛者过来用餐。曹大说估计是受东方又玉照顾,可以享受到早餐劵。

吃过早餐又重新洗漱一遍后,我们就去了酒馆。期间曹大去生活用品店里看了看,说里面一包普通的香烟都要五个白元晶,我就松了口气,说幸好因为有上次的经验,我带了整条烟来。

等十点钟整,我们便看见昨天那女人从山上走下来,连忙向她说道:“前辈好。”

“我姓许,你们叫我声许姐姐就好……”女人微笑道,“这次找你们过来,可是要做苦力活,做好辛苦的准备了么?”

我们连忙点头说没问题,她从袖子里抽出张纸递给我们,我俩疑惑地打开一瞧,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张画像,画像里似乎是个僵尸,然而浑身上下都是浓密的毛。

许姐姐轻声道:“这是毛僵,属于二级僵尸,在沙漠那一片能见到。我需要它左手食指的指甲,越多越好。一个指甲,我可以用两百白元晶来收购,你们有三天时间帮我收集。每天晚上八点,我们在酒馆门口交易。正常来讲,毛僵一天最多碰到两三头,获取它的指甲更是困难,所以我昨晚定义为平均价格每天一百白元晶,没意见吧?”

我们连忙说没意见,她媚笑一下,对曹大眨眨眼就上山了。

等许姐姐走后,我与曹大蹲在路旁,仔细地观察画像。曹大小声说道:“江成,毛僵定然没那么好对付,否则这许姐姐也不会开出高价。还记得么?僵尸是可以钻地的,沙漠那地方简直是它们的天堂。稍有不慎,恐怕我们就会丢掉性命。”

我点头道:“所以我们不求赢,但求稳。反正要的是指甲,并不是打败僵尸。”

“你笨啊……”曹大叹气道,“僵尸莫非是幼儿园的乖宝宝,会随意给你剪指甲么?我们只能先击败僵尸,而且要保证不弄坏指甲。我俩之中,只有你的白鹭弓可以办到。”

曹大的这番话让我皱起眉头,还真是这样,要想取得指甲,只能先杀掉毛僵才行。

我的脑海里忽然有个想法,连忙说道:“师兄,还记得你的那瓶血液吗?我们可以用那个来做诱饵,一旦毛僵出现,我立即拉弓。”

“好,那边试试。”曹大点头道。

为了不浪费时间和省钱,我俩午饭都不吃,连忙去了沙漠。

在岛屿的南边,沙漠是最大的一片土地,约莫有两个村子这么大。但好在这里并不炎热,只能称得上是暖和。

“这毛僵身上有许多毛发,应该就是用那东西遮挡阳光。一会儿可千万要射准,别浪费血液。”曹大蹲在沙漠边,他将血液倒在沙子上一些,随后我们退出几十米外,我拿出白鹭弓,耐心地等待。

等待是最需要耐心的,为了以防万一,我还给自己的眼皮涂上牛眼泪。

渐渐地,约莫是十分钟的功夫后,我看见远方的沙子底下好像有东西在窜动,正在朝血液而来,连忙就将手搭在白鹭弓上,死死地看着那窜动的沙子。

等那东西靠近了,沙里忽然有个人影窜出沙子。那人影浑身都是沙子,有着浓密的毛发遮挡住全身,但眼睛部分却是暴露在外,具体因为隔得远,有点看不清。

曹大见状,他连忙低声道:“拉弓!”

我早已经拉开弓弦,当白鹭弓的弓弦被拉开时,我忽然感觉手指处传来一阵冰凉。此时我下意识想起红姐与我说过的话。

白鹭弓不需要弓箭,等拉弓的时候就能知道。

在白鹭弓上,竟然隐隐出现个黑色弓箭,是半透明的,与阴气很像。为了以防万一,我使劲力气,将弓弦扯到第二道红线。

黑色弓箭越来越有实质性,而且更加冰冷得吓人,我瞄准毛僵,嘴里低喝道:“去。”

我放开弓弦,黑色弓箭立即破空而去,速度比普通的弓箭还要快速。

它霸道地射在毛僵身上,忽然间,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那原本完好无损的毛僵,竟然浑身都炸裂开来,这一幕看得我们不敢置信,它化为漫天碎肉散开。而原本纯白的白鹭弓,竟然无缘无故地染上了黑色,整把弓漆黑无比,而且十分冰凉。

曹大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他喃喃道:“这把弓有古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