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曹大的生与死:妖刀/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大……死了?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那把穿过他后脑勺的刀,却发现他脸上那诡异的笑容并没有失去。忽然间,他缓慢地将慈悲从嘴里抽出来,我才看见原本被穿透了的后脑勺,竟然是一点伤口都没有。而那把慈悲也如同虚影一般,之前那飞溅的血液。估计是刀上原本就有的血。

“师兄……”我吞了口唾沫,喃喃道,“你究竟怎么了?”

曹大手里紧握着慈悲,他忽然爱不释手地摸着这把刀。呢喃道:“太久了……江成,这把刀在你身边待太久了,它时时刻刻想与我相聚。”

“与你相聚?”

我可谓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实在不明白曹大这句话的意义。忽然曹大转过身去,朝着外面走去,我连忙要过去拉住他说个清楚,他忽然一转身,将慈悲快速而狠辣地砸在我的胸口。

砰。

我感觉胸口传来阵剧痛,之前还像虚影的慈悲,现在却是结结实实地砸在我胸口,甚至打得我整个人往后倒去,重重摔在地上。

曹大……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量了?

我捂着胸口,诧异地看着曹大,却发现他眼睛里竟然有了一丝血红。他举起刀,忽然朝着我脑袋砸来,我下意识捂住头。但没传来痛感。

原来那把慈悲已经停在半空中,愣是没砸下来。我心慌地看向曹大,他那眼神格外冰冷,忽然就抽回刀,走出了门口。

我喘着粗气坐在原地,想站起来去追曹大,胸口却疼得要命,我甚至怀疑此时要是多动弹几下,会留下后遗症。

坐在地上休息几分钟,我终于恢复些气力,眼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曹大也不知跑去了哪儿。

忽然我脑海里想起李唐朝,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联系李唐朝。他对道器十分精通,想必能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忍着痛给李唐朝拨去电话,那边挺快就接通了。李唐朝张口便问我白鹭弓弄好没,我焦急道:“师傅,现在不是白鹭弓的问题,是慈悲和大师兄都出事了。”

“嗯?说来听听。”

我将事情快速简单地说了一遍,李唐朝听后就陷入了沉默,考虑许久后,他轻声道:“妖刀。”

妖刀?

我有些没能从这个词里反应过来。妖刀是什么意思?

李唐朝解释道:“这就是把妖刀,通俗点来讲,是个道器的失败品。我们可以拿你的白鹭弓来做例子,白鹭弓是用阴气来射杀鬼魂。这点就设计到道器的制造理念,所谓高级道器,用阴气来伤害敌人的同时,还有两点是要注意的。一点是它能补充阴气,好比说白鹭弓,使用之后还能自动补充;一种就是控制阴气,你自己想想,这么厉害的道器,它里面应该藏有多少阴气?所以必须要控制住。”

李唐朝说得简单易懂,我立即就明白了。他轻声说道:“而失败品,通常都是这两点没做好。一种使用后就会变成废物。无法再补充阴气;还有一种就是慈悲这样的,阴气外泄。你已经很小心避免鲜血沾染上,可它自己却能吸收附近的鲜血。我估计慈悲早就可以变异,只是在等个机会。”

“机会?”

“妖刀认主,它并不想你做主人,早已看上了曹大来做自己的主人。但是平日里因为你俩身边还有我们,它暂时不好下手。而这次正好是它的一个机会,便出现了这种事。”李唐朝解释道。

李唐朝的话让我更纳闷了,怎么都想不出其中的缘故。我只能实话实说道:“师傅,我怎么都不明白。说句真心话,大师兄的身手跟我比起来,那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妖刀不选择更加强大的我,反而选了大师兄,那是什么意思?”

李唐朝沉默了。

那边很久不说话,我等得都有些着急,连忙催促李唐朝说话。最后,他忽然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妖刀认主,主要是看性格,曹大也并不像你想的那般弱小。江成,若是我告诉你,伤害你的那个曹大并不是被迷惑的曹大,而是你真正的大师兄之一,你信么?”

我心中一惊。

不是被迷惑的曹大……

而是曹大之一……

我拿着电话的手都止不住颤抖,喃喃道:“师傅,你的意思是……人……人……”

他轻声道:“对,人格分裂。”

我的天。

我只觉得整个房间都在旋转,彻底打碎了我以往的认知。曹大竟然患有人格分裂症,这让人怎么想得到!

“他的病情,我们一直在努力控制,你没发现他最近有什么异常吗?”李唐朝问道。

我很仔细地想了想,随后说有,现在的曹大性格是有点奇怪,甚至还会跟我打趣泡妞的事情。曹大的性格从来都是一本正经,怎么会开这种玩笑?

还有,他知道我的许多事情,我记得人格分裂症之中的记忆是分开的。两种人格都有各自的记忆,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有人格分裂症。

李唐朝叹气道:“实话告诉你,我们将曹大的人格分为冷与暖。实际上,大家都比较喜欢暖的那个曹大,可问题是冷的曹大却经常能占据主导,他甚至知道另一个人格的存在。甚至有时候,我发现曹大还会自己在某些地方写日记,估计这就是冷的曹大在给自己安排潜意识。当他出现时,他不会写日记,但能知道所有的事情;而暖的曹大会写日记,却不知道另一个人格的存在。”

好高的智商!这智商爆表啊!能给自己的另一个人格催眠安排潜意识,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我问李唐朝接下来该怎么办,他说曹大肯定会继续比赛,让我别急别慌,他今晚肯定还会回来,因为这个曹大比任何人都想进入元门总部。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将妖刀夺走,因为妖刀的阴气会刺激到他。

我深吸一口气,如此看来只能等待。李唐朝没再说别的,只给我留下一段话。记休尤划。

“江成,你是我除去曹大最得意的弟子。他藏在心底的痛苦就是成为今天这样的原因,那是你不知道的,你也不会想知道。师傅求你件事,千万……要让另一个他回来。”

又是我不知道的事,但我隐隐有感觉。

事情肯定出在当初李唐朝收留曹大的事情上,曹大这种没烦恼暖暖的人,怎么会得人格分裂?

肯定受过哪方面的刺激,只是没告诉我。

我正在想着,忽然门被粗暴地推开了。我目瞪口呆地看见曹大拿着慈悲走进房间,他摆着张扑克脸,脸色平静地躺在床上:“这里地方够大,你睡沙发。”

我吞了口唾沫,得知现在是跟曹大的另一个人格说话,难免有些紧张,就小声问道:“师兄,那……我们还是合作关系吗?”

“合作?”

他瞥了我一眼,忽然露出个冷笑:“你配么?”

听见这话,我顿时就火冒三丈,这也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儿,毕竟我俩比起来,我可是要更强。

忽然间,他拿起个布袋,朝着旁边的床头柜一丢。只听哗啦一声,我只看到密密麻麻的白元晶从里面掉出来。

这……估计有好几百!

我看得目瞪口呆,喃喃道:“师兄,你从哪儿弄来这么多白元晶?”

“关你屁事,等我明天通关,我们各走各的。”他冰冷地说了句,转过身抱住慈悲,闭上眼睛就开始睡觉。

我为难了。

一边是暖暖的曹大,综合实力比我要弱些;一边是冰冷的曹大,实力智商全都超出人的想象。

到底该不该把慈悲夺走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