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曹大的生与死:那一刀/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个下午,曹大都躺在床上睡觉,他一直将慈悲抱在怀里,我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而且我脑子里还有些害怕,那就是这些白元晶。

如此大量的白元晶,他究竟是如何所得?要说是去杀鬼魂我可不信。这么点时间,哪来大量的鬼魂给他杀。

我可以认定,曹大肯定在外面惹了麻烦。

我就这么担惊受怕地待了一下午,曹大刚好在饭点时醒来。随后就将慈悲背在身上,要下楼去吃饭。我连忙也跟在他身边,整个过程他一句话也不说,甚至将白元晶就这么大大咧咧地放在床头柜上,只拿了一些放身上。

我们出了宾馆,等进入酒馆后,我死皮赖脸坐在曹大身边。他叫来服务员,点了份海鲜炒饭和啤酒,弄得我很羡慕,因为他一顿就吃掉二十个白元晶。我小声问道:“师兄,我能跟你喝一瓶啤酒吗?”

“哦。”

他就这么平淡地哦了一声,全然没有曹大平时亲切的模样。此时我让服务员来份最简单的蛋炒饭,等啤酒端上来后,我连忙主动地帮曹大倒酒,亲切地说道:“师兄,不管你是哪个师兄。那不都是曹大么?看昨天晚上,我们也聊得挺好。”

“昨天在和你演,现在东西已经在我手里,懒得跟你演。”他冰冷道。

这……未免也太绝情。

我叹口气,默默地吃着饭。我叹口气,问他怎么知道慈悲的秘密,他却懒得理会我,就默默吃饭。

这样下去不行,这个曹大太冷,恐怕没法套近乎。而他睡觉时又把慈悲抱这么紧,看来我必须要耍点计谋。

“他在那!”记休共巴。

正在这时,酒馆里忽然传出声大吼,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酒馆里有十几号人忽然朝我们这边走来。我小声对曹大说道:“师兄,我们换个地儿吃饭。旁边好像有人与这些总部道士有仇怨。到时候打起来,万一牵连到我们可不好。”

“不用。”

曹大冷冷地瞥了这些人一眼,又继续用餐。我心想这个冷曹大和暖曹大性格可真是不一样,若是暖曹大,肯定会同意我的意见。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儿却让我惊得目瞪口呆,因为那些总部道士走到我们身边时竟然停下了,有个强壮的道士将手拍在我们桌上。用手指着曹大的鼻子,怒骂道:“小白脸,你给老子站起来。”

竟然是找我们麻烦的!?

曹大缓慢地伸出手指,做了个稍等的动作,弄得我们有点疑惑。只见他缓慢地吞下食物,又举起酒杯饮上一口,轻声说道:“与人说话的时候,嘴里若是有食物,会显得很不礼貌。”

“你在这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那道士忽然用手掐住曹大的衣领,他脸色狰狞地说道:“阿峰,你过来。”

人群中,有个道士立即凑到我们跟前。这道士看着颇为凄惨,头上包着纱布,纱布上还有红红的一片血迹。领头人对他问道:“看仔细了吗?是这小子不?”

阿峰连连点头。指着曹大说就是他。我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那领头人就对曹大怒吼道:“王八蛋,只听说过总部道士抢劫参赛者的,老子还是第一次听说参赛者将总部道士给抢劫了。你个混账,我这兄弟在酒馆里安静地吃午餐,他招你惹你了?”

我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完全是呆若木鸡的状态。

那数百白元晶,竟然是从总部道士那抢来的!

逆天了!

酒馆里所有人都是傻乎乎地看着曹大,这完全颠覆了我们所有人的认知。而曹大却平静地耸耸肩,他说道:“是你的朋友不与我好好说话,否则我也不会动手。做人做事,先分清楚对错。”

“他不与你好好说话?这是我们几个人中最老实的人,阿峰,你说说看,究竟是怎么回事。”领头人低吼道。

只见那阿峰有些委屈地说道:“中午时我在吃饭,吃的东西也不得罪人,就一瓶啤酒和一盘蛋炒饭……”

听到这里,我们都是忍不住点点头,确实不招人恨,与参赛者们吃的完全相同。

阿峰继续说道:“他忽然走到我面前,先用手敲敲桌子,问我能不能借他五百白元晶。我那时候还很仔细地看看他,确认自己不认识,就很客气地说抱歉,我不认识你,不能借。然后他说等成为总部道士,肯定会尽早还我。我觉得希望不大,拒绝了,他就用木刀砸我的脑袋,我就昏过去了。等醒来的时候,脑袋上都是血,身上的白元晶正好少了五百个。”

还真是把总部道士给抢了!

领头人看向曹大,他沉声道:“说吧,你现在有什么解释?”

曹大冷声道:“男子汉大丈夫,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我已经承诺过会还钱,别打扰我吃饭。”

领头人气骂道:“草你大爷,我们现在是问你会不会还钱吗?我真是草了,总部道士所有的团伙里,我们哥几个是最低调老实的,这都能被人惹上。现在的问题是你那根本不叫借,叫抢!阿峰,你说该怎么办?”

阿峰小声说道:“把五百白元晶还给我,还有医药费五十个白元晶。”

我纳闷地看着阿峰,这好歹也是元门总部的道士,怎么会这般害怕曹大,曹大究竟对他做了什么事?

领头人对曹大伸出手,而曹大却是不咸不淡地说道:“等我成为总部道士,给你八百白元晶。”

“草!”

人们彻底被曹大激怒,那领头人抓起桌上的酒瓶,狠狠朝着曹大的脑袋砸去!

“砰!”

酒瓶在曹大脑袋上开了花,酒液与鲜血从他额头流下。我连忙护在曹大面前,考虑到对方人多势众,又都是总部道士,肯定是不怕死的,我也没想威胁,就客气地说道:“兄弟别生气,先别动手,事情还能好好谈。”

“滚开!”

那领头人一把推开我,他怒视着曹大,低吼道:“还钱。”

曹大伸出手,用修长的手指擦去血液,昏暗的灯光下,他表情看着满是狰狞:“我要给就给,不给就不给。想让我交出元晶,你们还不配。”

这番话彻底激怒了那领头人,他忽然从口袋里抽出根棕色的短棍,狠狠朝着曹大的脑袋砸了过去。

忽然间,我脑袋里传来一阵晕眩感,难受得有些想呕吐。而且不止是我这样,就连那几个道士,竟然也是面露难受之色。

原本站着一动不动的曹大,看似极为缓慢地从背后抽出慈悲。他的速度真的很看似非常缓慢,可实际速度却不比那看似极速的棕色短棍要慢。这一小片的空间,就仿佛时间被扭曲。

只听砰的一声,那棕色短棍忽然断为两截,而慈悲也到了这人额头前,稳稳地停住了。

场面一时间沉寂了。

领头人有些惊恐地看着慈悲,他浑身都惊怕得颤抖不已。曹大又收回慈悲,他从隔壁桌拿来瓶啤酒,缓慢地倒进玻璃杯里。随后他当着在呆滞的人们面前忽然抬起手,敬了那领头人一杯,随后一饮而尽,轻声道:“我这人说一不二,若是愿意给个薄面,今天的事情就当算了。他日八百白元晶,如数奉还。”

领头人后怕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他看向曹大的眼神已经满是惊恐,随后狠话也不放,带着人转身离去。

我看着曹大,心里还在回忆之前曹大劈出的那一刀。

无论我怎么想,发现都只有一个字能形容。

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