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曹大的生与死:烂好人?/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完饭后,曹大帮我付了蛋炒饭的钱,转身便离去。我问他还要不要许姐姐的那份报酬,他说给我就是。

面对这样的曹大,我心里很犹豫。毫无疑问,跟在这种人身后完全能吃香的喝辣的。可又对不起平日里对我这么好的暖曹大。

有种要被收买的感觉,虽然人家完全不把我当一回事……

我便在酒馆等到八点,许姐姐果然来了,交换毛僵指甲时。她问我那帅哥怎么不在,我说他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交易完成,我没急着回宾馆,而是进了生活用品店,小声地问店员有没有强效点的安眠药。

店员二话不说,就给我找来瓶药。他说外面有卖的这里都有,外面没卖的这里也有,让我放心来购买。我又买了两小瓶白酒倒掉一点,打开之后放了两粒进去。这么点东西,花费了我三十个白元晶。

等回到房间,曹大开门后就去躺在床上看电视,我将装了安眠药的酒丢给他,感慨地说道:“许姐姐送的,说是她与朋友喝剩下的。师兄,跟着你真是能得到不少好处。俗话说帅哥有特权,想必就是这个意思。”

曹大接过白酒,他摇晃两下,轻声说道:“是托那东方大小姐的福。”

我尴尬地苦笑两声,然后坐在沙发上,猛地喝了口酒,静静地看着电视。此时我不敢转头看曹大,怕他发现猫腻。

等一集电视剧结束,我站起身打了个哈欠,说要去洗澡。此时我惊喜地发现,曹大已经将整瓶酒都喝完,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我心里一番激动,连忙进浴室洗了个冷水澡。等精神抖擞地出来,我看见曹大已经彻底睡死在床上。我小心地走到他身边,试着动了下慈悲。他一点动静也没有。

“呼……”

我长吁口气,快速将慈悲抽出来,曹大还是没醒过来,昏昏沉沉地在床上睡着,甚至隐隐有鼾声。我以前跟曹大一起住过,知道他是不打呼噜的,肯定是那安眠药起了作用。

而这慈悲。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若是自己拿着,恐怕还会有激发冷曹大的那一天。

不管了!我要将它烧掉!

我拿着慈悲走进浴室,心里的决定无比坚定。慈悲本就是件失败品,我的师傅是赫赫有名的李唐朝,完全不必担心道器的问题。等烧掉慈悲,再跟李唐朝要个道器就是。

想到这里,我将打火机掏出来,随后点燃火,将慈悲放在火焰上。

忽然,浴室里无故吹起一道弱小的阴风,迅速将火焰给吹灭了。我皱起眉头,低喝道:“还敢抵抗,看我现在弄出个大火,你还有什么本事作祟。”

“呼……哈……呼……哈……”

寂静的浴室里。忽然响起清晰的呼吸声。我警惕地将慈悲放在地上,这估计就是道器在作祟。

只见慈悲身上竟然慢慢弄出黑色气体,就如同白鹭弓的阴气弓箭一般。不过这黑色气体,却是缓缓组成了一个人影。那人影站在我身旁,声音从它体内传出:“你若是烧了我,不担心他会报复么?”

“报复?”

我冷笑道:“我与他是师兄弟关系,就算他得知我将慈悲烧毁,还能杀了我不成?我也是为他好,就算师兄为人冰冷,也能明白我的深意,做不出这种气急败坏的事。”

“师兄弟?嗤嗤嗤……你很了解他么?”黑色阴气忽然说道。

我皱起眉头,冷声道:“我怎么可能不了解,师兄不该被你这种妖刀所迷惑。他是我见过最善良的人,用自己的全部能耐照顾那些孩子,时时刻刻都在为别人着想。”记休扔才。

“嗤嗤嗤……”

黑色阴气又是发出一阵怪笑,弄得我心里莫名其妙,因为知道它只是道器里的阴气,我胆子也挺大,问它笑什么。

它笑了好一会儿,忽然声音变得有些迷幻:“照顾那些孩子?拜托,他时时刻刻都想杀了这些孩子。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恨不得杀了那所希望小学的孩子们。你根本不了解他,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而且不止是那些孩子们……他想杀别人全家。”

我怒喝道:“胡说八道!我现在就烧了你,免得听你信口雌黄!”

说罢,我将纸巾抽出来几张,打算用打火机引发出大火来。

“我可以让你看见,看见他隐藏的一切。”

正当我准备动手时,黑色气体忽然说出一句话,让我的手愣是没法按下打火机。

曹大隐藏的一切……是使得他会患上人格分裂症的病因吗?

我吞了口唾沫,死死地看着地上的慈悲,咬牙道:“你有什么条件?”

“我没任何条件……”黑色气体的声音让人十分讨厌,“等你看过之后,就会明白一切,来,离我近点儿……”

忽然间,这黑色气体不再是人影模样,而是缓缓变成了一个正方形,而且竟然渐渐有了画面。

我看见了,看见一个面熟的男人躺在病床上,一群村民打扮的人站在这屋里,他们面露恐惧之色,而且好像……有点愧疚的感觉。

有个女人正跪在地上,不停地给这些人磕头,但这些人都站着没动。此时有个打扮较为阔气的人,他脸上满是狰狞地笑容,抱走了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女人连忙哭着冲上去要把孩子夺回来,却被村民们扯住了。

这一幕……有点熟悉。

我猛地想起来,这是李唐朝儿子被带走的情景,原来曹大当初所说是真的,他没骗我。可是,为什么要将这一切展现在我面前?

黑色气体的声音已经满是怪异:“看见了吗?这群恩将仇报的人,你将他们都记得清楚,接下来……我再给你看点东西。”

画面忽然再次变化,出现了一群孩子们的脸。此时正方形上是有两个画面,一边是当初的那些村民,一个是在个明亮的教室里,坐着许多欢笑的孩子们。

我皱起眉头,不明白要我看这个的用意,于是我很仔细地观察着,突然间,我忍不住脸色一变。

这些孩子,竟然与那些村民长得颇为相像!

有些孩子很像,有些孩子的相似度只有一点,可是这么多个巧合,却是让人心底发寒。

“哈哈哈,明白了吗……”那黑色气体嗤笑道,“这些孩子都是仇人们的后代,你当你的大师兄有这么烂好人吗?给孩子们送吃的?真是可笑。他只是一时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实际上,他每天都恨不得杀光这些小孩。你一开始就该想到,那个贫困村里的人们,哪里供得起孩子去正常学校读书。”

我瞪大眼睛,忍不住紧紧地握住拳头。

一直以来,在我心中光辉圣洁的那个曹大,其实都是在打这个主意?

原来他根本就不是施舍者,而是个复仇者!

“说够了么?”

正在这时,浴室外面忽然传来一道虚弱的声音,我转过头去,看见曹大正捂着头站在门口,他含糊不清地说道:“头真够晕的。”

“师兄……”我喃喃道,“它说的都是真的?这些孩子的长辈们……就是当初害死师傅的凶手?”

不对!这不对!

如果是这缘故,那跟曹大有什么关系?死的又不是曹大的孩子,为什么他会得人格分裂?

这个故事漏洞百出,没有将最重要的事情给说明白,可信度并不高。我恳求地看着曹大的眼睛,希望他能给我个答案。

然而,他的下一句话,却是让我从头凉到脚。

“对,要么是孙子,要么是孙女。有的在读一年级,有的在读四年级……”他轻声道,“每天我都在想,若是这些孩子忽然不见了,他们的长辈是否会像师傅一样,至死都活在痛苦之中,唔,应该会以泪洗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