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曹大的生与死:江成VS曹大(上)/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挣扎着从浴室里爬起来,随意用纱布包扎了一下手,拿着白鹭弓就追出宾馆。

外面都是贪婪者,我不能看曹大因为鲁莽而犯错!

刚出宾馆,我就看见电梯已经到达一楼,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曹大已经乘电梯下楼。我连忙顺着楼梯往下跑。一路上也不管是否会摔倒,每步都跨好几节台阶。

等冲到楼下,前台小姐正靠躺在一张竹椅上看电视。她瞥了我一眼,平静道:“你朋友出去了。我有劝过,可他态度挺坚决。”

果然出去了……

我连忙与前台小姐道谢,也要追出屋子,她轻声道:“贪婪者的弱点。是腹部。”

“多谢!”

我打开门,黑暗之中,我发现有个身影正往岛屿北边走去。我喊了声大师兄,他却没停下脚步。

在街道上,已经有不少贪婪者朝着曹大走去,也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怎样,曹大明显走得缓慢,但这些贪婪者就是追不上他,就好像在酒馆里劈出的那一刀,十分诡异。

眼看着曹大愈发妖异,我咬紧牙关,也朝他追了过去。贪婪者们此时也瞧见我,有部分贪婪者朝我冲来。我连忙拉开弓箭,此时白鹭弓发生了变化,当我拉弓之后,竟然凝聚出一道在黑暗中亮着妖异红光的弓箭。

由于之前用手接住曹大一刀的缘故。我拉弓觉得手掌十分疼痛,只能拉到第一道红线的距离。

我瞄准某个贪婪者的腹部,随后立即松手。忽然间,这弓箭竟然没有射出去,而是化为了星光点点,犹如暴风雨一般密集,疯狂地朝着这些贪婪者席卷而去。

这……

当这些光点将一片的贪婪者击倒。我才明白红姐跟我说的那句话有多么深的意义。

等白鹭弓真正认主后,将会给我带来惊喜。

此时白鹭弓的红光不再那么明显,变得暗淡许多,但能看见它在缓慢恢复。我试着再朝远处的一个贪婪者拉弓,这次只射出了一道弓箭。

顿时我明白了,现在的白鹭弓在阴气全满时,就会发出之前那些星光点点的效果。之后要再次等待恢复完毕,才能使用。

多亏有之前那一招,四周的贪婪者数量减少许多,我终于能放心地朝曹大追去。此时他已经消失在我视线中,我顺着那个方向一路寻找而去。

这么走下来,我才发现贪婪者都是围在元门山脚附近,等走远了,数量反而会减少。果然就像前台小姐说的。这算是种护宗大阵。

岛屿的北边,就是我们最先来的那个海滩。我顺着跑下来,一路跑到了海边,今天的月色还算明亮,我能看见在那海滩的一块礁石上站着个人影,虽然隔得远,但我也能认出是曹大。

“师兄……”我费力地喘几口气,咬牙道,“有话好好说,你跑出来做什么?又不是小媳妇,吵个架还带离家出走。”

曹大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远方的大海。他手里正抓着慈悲,身形有点摇晃。我松了口气,朝他那边走去,轻声道:“师兄,我们先回宾馆。还记得那前台小姐说的话不?住在最好的房间里,对我们是有神秘好处的,你不回去看看好处是什么吗?”

“别过来。”

正当我靠近时,曹大忽然冷冷地说了一句。我尴尬地站在原地,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

我叹口气,无奈道:“那你现在是想怎样?捂着头跪在地上,哭着说自己好痛苦,好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来安慰你吗?师兄,我们都老大不小,做人总不能太幼稚,先回来吧。你如果是个小姑娘,我应该还能哄你,可你是个大老爷们,总不能让我抱着你的脑袋,说什么我就在你身边保护你之类的话吧?”

“闭嘴!”

曹大更加冰冷地低吼一句,我看见他的身体正在微微颤抖,好像是在忍着悲伤的情绪。我索性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朝着曹大走去,小时候我妈也经常被我爸气得离家出走,那时候我爸就会把她扛回来,虽然还会吵一会儿,但事情都会恢复平静。

我决定先让曹大回去再说,在外面也不容易把事情谈清楚。

当我靠近曹大时,他忽然将慈悲朝着我挥来,低吼着说道:“我让你别过来!别管我!”

我躲过慈悲,微笑道:“怎么可能不管你,我们……”

正当我说话时,曹大忽然又将慈悲朝着我的面门刺来,出手十分快速狠辣,似乎是打算动真格。我面色大变,连忙往后跳了一步,惊愕道:“师兄,你真动手?”

曹大并没有回答我,而是朝我前进半步,手中的慈悲划出个半圆,正好是袭向我的脖子。此时我为防御自己,慌忙用白鹭弓挡在自己旁边。

砰!

随着一声闷响而起,我那原本就受伤的手掌更是疼痛不已。黑暗之中,我看见曹大的眼睛竟然在泛着红光,他紧握慈悲,因为凑近的关系,我能看见他脸上的表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狰狞。

“不是说了别追过来么?非要烦个不停追过来,看来你是真心找死。”

他的语气十分冰冷,忽然就朝我踹出一脚,正好踢在我的腹部,疼得我往后退了几步,忍不住倒吸凉气。

这是……被妖刀控制了!

我现在才反应过来,难怪曹大吵到一半忽然就离开,原来是他在无法随心所欲变化慈悲的形态后,就预料到自己已经控制不住妖刀。记以圣号。

之所以离开……是怕伤害到我。

我心中怒火大盛,对着曹大拉开弓弦,低吼道:“妖刀,立即让我师兄恢复神智。”

曹大将刀搭在肩膀上,红光之下,我能看见他玩味的笑脸:“若是我说不呢?你可以选择射箭,但这可不是我的身体,而是你师兄的身体。这家伙也真是自作聪明,怕被反噬却舍不得离开我,真以为能完全将我控制,可笑。”

我咬紧牙关,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算已经被慈悲控制,那也是曹大的身体,这根本就伤害不得!

曹大狞笑地看着我,他忽然轻声说道:“你离他这么近,也会影响到我的效果。这样吧,我可以与你玩个游戏。”

我谨慎地抓着弓弦,冷声道:“什么游戏?”

“我只需要强大的主人,这家伙虽然入了我的法眼,但还没表现出真正的实力来。要是你能击败他,我心甘情愿认你做主人,还他自由。若是不能……我会杀了你。怎么样,要不要试试,你不是一向自命身手不凡么?”

如此冰冷的话语从曹大口中说出,我一时间还有点适应不过来。

我深吸一口气,将背包脱下来放在地上,咬牙道:“那与我打的是你,还是我师兄的神智?”

“是你师兄的智商,再加上我的神智。”他微笑道。

这妖刀……还真够狠的,知道自己占据绝对的优势,甚至还做出选主这种事。若是换作其他道器,只有被人挑选的命,哪有挑选主人的权利。

“好!”

我将白鹭弓背在身后,抽出短刀紧紧握着,低吼道:“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抛弃我而选择师兄,是你最愚蠢的决定。”

“说话够狂,希望你能让我后悔。”

曹大低吼一声,忽然他抓起慈悲,朝着我的眼睛刺来。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脑袋传来阵强烈的晕眩感,忍不住想要呕吐。而那朝我而来的慈悲,速度忽然变得很缓慢……

就是那一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