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曹大的生与死:江成VS曹大(下)/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曹大这诡异的一招,我只看他对别人使用过。在这时候,我下意识将手抬起来,用短刀去抵挡他的慈悲。

果然,那慈悲看着虽然慢,却还是刚好砸在我的短刀上。当两个兵器接触的一刹那。我的手被震得差点松开。

好强大的力气!

这慈悲就好像有无穷无尽的力道,比我的力量要大太多!

我脑子里忽然想起之前那棕色短棍被慈悲打断的场景,下意识身体往后跳去,同时为了保护手。我只能将短刀松开。

短刀哐当一声掉到地上,曹大露出个诡异的笑容,他又朝我劈来一刀,我只能慌乱地连连后退。

我深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便在倒退的同时,从背后抽出白鹭弓抵挡攻势。

白鹭弓不愧也是高级道器,作为一把弓,却能与慈悲硬碰硬。但因为白鹭弓的弹性讨太大,使得我虎口剧痛无比。而且弓确实比刀要短,我打起来很吃力,曹大却是一直处于安全距离。

“你就这点能耐?”

曹大怪笑一声,但此时他的攻击竟然不再像之前那般狂暴。我心中有了个猜想,那一招估计也不能随随便便使出来,应该类似于我的白鹭弓,要有些时间才能恢复。

有办法了。

我用双手抓住白鹭弓,身形开始后退,双手将弓的两头用力掰弯,就如同压弯树枝一般。见我后退,曹大下意识追上来,我忽然停住脚步。他没来得及停下,顿时我俩距离比之前要接近许多。

曹大将慈悲朝着我腰部击来,我低吼一声,松开了左手。

忽然间,白鹭弓无比快速地反弹了回去,那速度比曹大要快上太多,几乎成了一道看不清的残影。

白鹭弓正好反弹在曹大的胸口。他抗击打能力本来就不如我,被白鹭弓这么撞击一下后,他整个人朝后边倒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咳!咳咳!”

曹大用力地咳嗽起来,估计是这一下将他给打岔气了。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低喝道:“大师兄,对不起了。”

与此同时,我抬起脚,狠狠地踹在了曹大那英俊的脸庞上。顿时他被我踹得鼻血喷了出来,仰面朝后倒去。

被罗巧巧教训过的我深知鼻子受到重击是有多么痛苦,原本我可以一直这么攻击直到他屈服,但我怕把这么好看的脸打坏了,只能用脚踩着曹大的喉咙,低声道:“你输了。”

海滩上很安静。只有海风吹过的轻微声音。曹大痛苦地想喘气,可胸闷再加上我一直踩着,他哪里能将气给喘出来,脸色憋得十分难看。

我原以为曹大会就这么放弃,不料他忽然抓住我的脚,一拳头狠狠地砸在我的小腿上!记以杂技。

我疼得大叫出生,整个人都摔倒在旁边,不停地倒吸凉气,甚至眼睛都湿润了许多。

好疼……疼得简直要失去知觉。

曹大慌忙地站起来,他紧抓着慈悲,看似有些无力地朝我身上砸来。这一刀砍在了我的肩膀上,可能因为他失去太多力气,再加上受伤的关系,这一刀并没有让我痛苦不堪,但也很是疼痛。

我用双手捂着头,他双手握着慈悲,不停地砸我,嘴里发出愤怒的低吼声:“你想做英雄,你想将别人扯回来,那你为什么不先看看自己是什么成色!”

我被打得浑身疼痛,脑袋也一直嗡嗡发响,只觉得这世上好像什么东西都放大了,模糊了,让人昏昏沉沉,弄不清是真是假。

挥舞木刀是非常吃力的事情,曹大双手终于没了力气,他将木刀放在旁边,随后跪在我面前,用双手抓着我的头发,接近于发狂地骂道:“你他妈有没有听见我说话!”

我摇摇头,低声道:“没听。”

“你他妈看不起我?”

“我他妈就等你没力气!”

我怒吼一声,用手掐住曹大的脖子,因为我也没多少气力的关系,便整个人朝着他扑去,利用体重压得他往后倒去。

我粗暴地推开他的双手,抓住他的脑袋,狠狠地朝沙子砸去,嘴里也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声:“呜……啊!服不服!服不服!”

我感觉风声都仿佛消失了,只有我的骂声与曹大粗重的呼吸声,他嘴角已经被打破,有许多鲜血流出来,头发也被汗水润湿,上面沾染了许多沙粒。

无力的我压在曹大头上,粗暴地脱去鞋子,用袜子将沙粒都装进去,做成一个棍棒,硬度堪比钢棍。

我用尽全力,将袜子做的棍棒狠狠朝着曹大脑袋上砸去,每砸一下,都会有砰砰的声音发出。甚至曹大脑袋都被我砸破,嫣红的鲜血从伤口里流出来。

此时我已经是打红了眼,那种心底的兽性彻底被激发出来,哪里还管被我打的人是曹大。

随着曹大的鲜血染红了我们身边的沙滩,他终于摇摇晃晃地举起手,软弱无力地呢喃道:“别打了……再打,给你打死了……”

我收住手,才看见曹大真是快被我活活打死了,这情况要是不处理,还真是要出事儿。我连忙从背包里掏出纱布,小心地给他包扎好伤口,又给他喂水喝。

曹大虚弱喝了两口水,无力地仰面倒在沙滩上,呢喃道:“怎么会打不过你?”

我看见这情况,松口气说道:“怎么,现在没被妖刀控制了?”

“被你用袜子砸头的时候,就清醒了。”曹大轻声道。

我嘿嘿一笑,也顺势躺在地上,大口喘了一会儿气,沙哑着嗓子说道:“我还有个问题想不明白,以你的本事,要是想动手的话,那些孩子早就会人间蒸发,为什么要拖这么久?”

他躺在地上看着星空,眼睛里的血红慢慢散去,变得有些无神:“有仇恨,就是有心。既然不是没心没肺之人,无论是我,还是另一个我,面对这样努力的一群孩子……怎么下得了手。”

他转过头,将脸上的伤口抹去,轻声道:“花钱养仇人的后代,会不会很傻?”

我诚实道:“简直就是愚蠢,但不得不说……很帅。”

“我也觉得。”

他踉跄地站起来,从口袋里拿出根烟点燃再递给我,轻声道:“若是那家伙太弱,我会再回来的。”

我认真道:“那也挺好,跟你打架很痛快。”

“无聊。”

他疲惫地说了声,随后躺在地上闭着眼,发出微弱的鼾声。我心疼住店的十个白元晶,却也只能躺在曹大旁边,呼呼大睡……

当我醒来时,是迷迷糊糊觉得有人在拍我的脸。睁开眼后,我看见天已经亮了,有几个人正站在旁边,有个人同情地说道:“这鼻青脸肿的……是被打劫了?那真对不起,我们也是打劫的,有没有白元晶,看你这惨样,哪怕一个也好,要钱还是要命?”

敢打劫我?

我顿时怒从心中起,想起来给这些人点教训,不料身体疼得要命,连站起来都非常困难。

面对这种情况,我担忧曹大的五百白元晶会被发现,只能委屈地小声说道:“真没了,昨天被打得那叫一个惨,还请几位兄弟饶条性命。实在不行,把我背包里的道士用品全拿去,我退赛去,反正道士用品的东西可贼贵。”

他们想想也是,这里道士用品店的东西确实很贵。他们就把我的背包打开,将里面的道符等物品全部拿走,此时曹大迷迷糊糊地醒来了,他呢喃道:“江成,怎么了?”

我说被打劫了,他努力睁大昨晚被我打肿的眼睛,微怒道:“怎么会有人打劫,这是世界上最令人作呕的事情之一。”

看来……暖曹大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