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梦幻与死亡:白鹭弓第二式/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从海滩回到宾馆门口,曹大还是面色难看,他叹气道:“江成,你说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大家活着都很辛苦,都在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可他们呢?竟然利用蛮力。来抢夺别人的元晶,简直是令人作呕。这种人一定会遭到报应,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不会放过这些人。”

我嘴角抽搐。尴尬地说道:“大师兄,给自己积点口德吧,到时候报应要是来了,你肯定也不会舒坦。”

曹大纳闷道:“江成。你怎么能帮他们说话?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们会满身是伤地躺在海滩边?这才刚开个房间,两个白元晶真是浪费了。”

我尴尬地将手伸进曹大的布兜里,随后拿出十个白元晶给前台小姐,与她说续住。曹大看见我直接拿出是个白元晶,他惊讶地瞪大眼睛。我拉着他回到房间,随后经过很仔细地询问,发现曹大只有我与罗巧巧武斗后的记忆,其余都不记得。

我拉着曹大坐在豪华房的床上,轻声说道:“大师兄,看来你是被打失忆了,我来与你说说我们遇到了什么事情。在与罗巧巧武斗后,有个叫许姐姐的女人找我们做任务,让我们帮忙带毛僵指甲,一个左手食指的指甲,可以换一百白元晶。而她也坦白。之所以会给我们这么丰厚的酬劳,是因为东方又玉的关系。”

曹大点点头,示意我继续往下说。于是我就说了住宾馆因为东方又玉可以打一折的事情,之后我们去沙漠找毛僵,正好遇见个元门总部道士在猎杀毛僵。他身上有六个僵尸指甲,我们就与他做了协议,要是将僵尸指甲给我们。等进入元门总部,会还他八百白元晶。

曹大恍然大悟,他摸着布兜,感叹道:“原来是这么来的,那为什么我们会受伤?”

我叹气道:“都怪我,我昨天非要拿布兜体验一把土豪的感觉,开窗户时不小心把布兜掉下去了。于是我俩连忙下去捡,被人盯上抢劫,然后一路逃跑到海边,被打得很惨,但也终于护住了白元晶。你看,你就被打失忆了。”

“原来一切都是因为你不够小心……”曹大轻声道,“江成,男子汉大丈夫。做事一定要稳重。这件事情,我们暂且算了,我可以当没发生过,但你以后千万记得,不能再这般毛毛躁躁。这并不是说教,而是一种建议,良药苦口,你要记在心里。”

我忍不住捂着耳朵倒在床上,没好气地说道:“对,你说的都对。快点把我们的伤口处理一下,今天这状态,估计我们没法开工。”

面对我的烦躁态度,曹大明显惊愕了一会儿,随后他叹着气帮我处理伤口。我一直忍着他脸上那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多少次我想把针刺进他那动不动就翻个白眼的眼珠子里去,但我告诉自己要忍住,不能急躁。

帮我处理完伤口后,曹大开始帮自己处理伤口。不愧是医生,原本我脑袋还有疼痛的感觉,在曹大用了些药物后,我立即就觉得舒服许多。可能是因为昨晚疲惫,我肚子已经饿得很,就与曹大说弄好后去吃午饭。

他同意了我的请求,等处理完后,曹大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轻声道:“江成,你算是我的弟弟,年纪还小,很多时候考虑事情不全面。今天我说的话你可能不会放在心上,师兄也不要求你记住,只希望以后能有个警惕。”记以坑圾。

面对如此认真的曹大,我只能委屈道:“师兄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他满意地点点头,便与我一起去了酒馆。既然口袋里有元晶,我们自然也不会太节省,便要了一盆猪蹄和一瓶牛奶,曹大说这食物可以促进伤口愈合。

等吃过午饭后,曹大便催促我快点准备东西上路。我惊愕地问他去哪儿,他说当然是去沙漠找毛僵。

他说男人不该害怕伤痛,因为当自己痛苦时还能击败对手,那才是最痛快的人生。

既然他都将话说到这个地步,我只能回宾馆拿起白鹭弓和慈悲,与他一同去了沙漠。曹大这时候才注意到白鹭弓的变化,问我是怎么回事,我敷衍着说认主了。

来到沙漠,曹大与我商量该怎么猎杀毛僵。我想起昨天白鹭弓的奇妙招式,正好现在白鹭弓红得妖异可以利用,便说道:“师兄,我有个想法,也许可以让我们击杀大量毛僵。我来与你说说看,我这白鹭弓……”

曹大很认真地听我诉说完,他沉静地分析道:“如此看来,当你将白鹭弓拉到第二道红线,效果会很值得期待。不过你现在受伤严重,确定能拉开到第二道红线么?”

我点头道:“可以,要使用两只手是因为必须瞄准。可从昨天那招式的情况来看,我完全可以不需要瞄准,用双脚来撑着弓身,双手来拉动弓弦,肯定能扯到第二道红线。要是力量足够强大,说不定能扯到第三道红线。”

“那边试试吧……”曹大轻声道,“先吸引僵尸过来,用血液就行是么?”

我连忙点头,曹大便将他的那瓶血液全倒入沙漠中,随后退到我身边,小声说道:“可千万别弄糟,否则这么多毛僵一起冲来,我们估计是九死一生。”

“相信我,相信白鹭弓。”我沉声道。

我们警惕地看着血液那一块地方,为了方便吸引,曹大是用血液淋出了一个大圈。

没等多久,沙漠那边忽然就有几道凸起,而且正朝这边快速而来,我咬牙道:“来了。”

果不其然,当那几道凸起到达血液旁时,忽然就窜出身来,果然是毛僵,而且有四个。

曹大连忙道:“就是现在!”

我双腿一蹬,用力地将弓身踹开,这白鹭弓立即被我踹出一大段距离,直接快速超过了第一道红线。

并没有费太大力气,我就将弓弦扯到了第二道红线的位置。此时我贪心地想继续拉弓,却发现已经怎么都扯不开。

看来距离第三道红线,还有很远的距离。

白鹭弓上出现了肉眼可见的红色弓箭,比昨天还要明显许多,而且还粗上不少。

我松开弓弦,只见这红色弓箭忽然起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它朝着远方快速而去,而且身体竟然在不停地变大,转眼间,弓箭就变得足足有卡车这么大。就算我没很认真地去瞄准,也是直接将四个毛僵暴力吞没!

“天呐……”

我拿着白鹭弓,目瞪口呆地喃喃一声,想不到第二道红线的招式竟然如此霸道。白鹭弓变得黯淡许多,等那红色弓箭消失不见,那几个毛僵也是不见了踪影。

我俩疑惑地往前走去,只见毛僵竟然是被轰得连渣都不剩,但它们的手还留在沙漠上。僵尸的手是最为坚硬的,所以能留着。

“真了不起……”

曹大惊讶地把左手收起来,他轻声说道:“若是我们用这方法赚取指甲,估计两天内就能凑齐足够的毛僵指甲。江成,你估计下一次使用要到什么时候?”

我仔细地观察着白鹭弓的情况,回答道:“约莫要两个小时。”

“好,我们先回去,弄更多鲜血过来……”曹大认真地说道,“若是运气好,说不定今天就能赚到十个左右的毛僵指甲。明天早点过来,想必能直接通关。”

我连连点头,忍不住看向手中的白鹭弓。

“真是个宝贝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