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仇人来访/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我们被人整的事情,孙尚香明显是有被吓到的,毕竟跟我们还不熟,才刚勾搭上,就知道我们竟然惹了元门内部的人。

她吞了口唾沫,有些尴尬地看着我们。现在这个场景确实非常尴尬。那就是到底应该转身离去免得被拖下水,还是大方地把自己的资料给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给自己带来麻烦。

我们三人就这么对视,或者说是我与曹大一直看着孙尚香。她则是时不时看眼曹大,又看看我。最后曹大叹口气,他轻声说道:“我与师弟是山村来的,没背景也没靠山,会惹到一些人,也是因为自己属于小人物那一类。你与我们关系不深。倘若这时候把你扯进来,自己心里也觉得过意不去。你先回去吧,我们再想办法。”

孙尚香连忙转身朝外面走去,才刚走两步又停住了,她转过身,弱弱地对我俩问道:“那你们……会不会在心里怨恨我?我很怕别人怨恨我,每当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我心里都会很不舒服。”

还不等曹大说话。我很认真地说道:“按照我大师兄的性格。他应该心里怨恨你,不过我会记恨你。因为之前都谈好合作了,现在你却因为害怕离我们而去,都说做人要有诚信。”

孙尚香顿时不知所措,她顿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曹大温柔地说道:“不要自责,我可以给你开个条件。若是与我们合作,我不敢说能让你获得好成绩。但绝对比与自己一个人练习要好许多。你要考虑到一件事情,这里的人们都是竞争对手,他们不会掏心窝子帮你。这样吧,我们做个协议,你看如何?”

孙尚香疑惑道:“什么协议?”

“你先将道符的画法分享给我们……”曹大轻声道,“我会帮助你,若你能感觉出我的诚意,就将其他的资料也给我们,继续合作。另外我会给你一个保证,若是有意外发生,我与师弟会挡在最前面。”

她细细考虑一会儿,随后犹豫地拿出道符画法。我连忙欢喜地接过来,一看上面的资料就觉得头疼,就好像小时候上数学课似的。

曹大拿过东西看了会儿,他微笑道:“这个很简单,我先来给你们演示一遍。”

孙尚香立即惊讶地瞪大眼睛,她连忙帮曹大准备好道符与朱砂笔,只见曹大立即在上面写写画画起来,短暂十几秒的功夫,一张道符就已经画好,跟图案上的完全相同。

我沉声道:“师兄,按照资料介绍,这道符名为邪灵符,燃烧后可以聚集阴气两分钟。不如我们去浴室里尝试一下,你看如何?”

曹大自信地说没问题,随后我们三人拿着碗筷进了浴室,曹大用打火机将道符燃烧。只见道符竟然烧起绿色的火焰,看着诡异不已。

我用碗接了一半水,随后将碗放在地上,小心地把筷子笔直地放上去。

如果房间里阴气多,当我松开筷子时,它就会自己立在上面。相反,就会掉下来。

我担忧地松开筷子,随后眼前一亮,真是奇了,这筷子果真立在上面稳如泰山,看着惊讶不已。

等两分钟的时间过去,筷子立即失去重心,掉在了旁边的地板上。孙尚香惊愕地看向曹大,眼中满是崇拜之色:“才看一遍你就能学会,用天才来形容也绝对不过分呀。这要是再给你点时间练习,绝对能轻松拿满分。”

我看孙尚香连续说了两个绝对,就知道这妮子现在肯定对曹大满满都是崇拜。而曹大微笑着说现在就开始教我们,让我们准备好毛笔和空道符。

随后我是见识了什么叫重色轻友,哪怕是曹大这样的人也不能免俗。我有什么不懂的,他会简单地跟我讲讲,有时候我连续三个地方不懂,曹大会恨铁不成钢地说我太笨。

可他对孙尚香就截然不同,那语气温柔地简直就如同对孩子在说话。时不时还会手把手教她,要是孙尚香有哪里不懂的,他只会用手指点一下她的脑袋,温柔地说傻瓜。

我以前是真没看出来曹大的这个本性,俗话说日久见人心,看来就是这个道理。最夸张的是,我感觉曹大现在就是在本色出演,这究竟是为了泡妞还是性格本就如此,让人看不明白。

等练到中午时,曹大已经能在十秒内就画好一张邪灵符,我与孙尚香还没学会。他就出去给我们打饭,还很体贴地问孙尚香喜欢吃什么。

而问我时,他就直接问给我带份大排面行不行,我没好气地说当然行。

下午时,孙尚香就大方地将所有资料都分享出来,东方又玉也跑来看我们。曹大不愧是李唐朝都说是天才的人物,四种文化题他都已经轻松学会,而我和孙尚香还卡在画道符这一关。

东方又玉得知我们的资料被换后,她气愤地大骂背后小人,发誓一定要将那人给找出来。我让她别找麻烦,反正现在有资料能学习。她气得嘟着嘴,坐在沙发上看书,也不敢打扰我们联系。

等天色慢慢暗下来,外面忽然有人敲门,一直都很闲的曹大连忙去开门,等打开门后,他顿时惊呼一声。我疑惑地朝外面看去,发现竟然是罗巧巧。

看见罗巧巧,我顿时沉下脸色,没好气地问道:“你来做什么?”

“你很紧张么?”

罗巧巧瞥了曹大一眼,随后很大方地走进来,看了看我旁边的一堆道符,随后冷笑道:“真是无能,练习个道符弄得跟制造原子弹似的。”

听见这话,东方又玉顿时气得不轻,她怒道:“你是哪位,麻烦你离开好么?”

我摆摆手,示意东方又玉不要发怒,随后对罗巧巧问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尤其是我俩这个关系,说说看,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罗巧巧平静道:“我想请你吃顿饭,有些事情要和你谈。”

请我吃饭?记鸟住扛。

我惊愕地看着罗巧巧,这种类似于鸿门宴的事情,她竟然如此平静地说出口。我不是傻子,便摇头说道:“不好意思,我没这个兴趣。”

“你若是没兴趣,等有灾难发生在你身边,就不要怪我。”罗巧巧懒洋洋地说道。

我皱起眉头,总感觉罗巧巧是在威胁我。此时曹大拍了拍我的肩膀,他轻声说道:“既然人家要请吃饭,那就去谈谈看。”

我思虑一会儿,随后说好,不过还没到饭店,让罗巧巧先去沙发那边等着,我再联系会儿画符。

原本我也只是想给她个下马威,想不到这娘们竟然真就坐在沙发上,拿起一本杂志,饶有兴致地观看起来。东方又玉立即站起身,她小跑到我旁边,嘀咕说道:“江成,这又是你从哪儿沾花惹草来的女人?”

我无奈地小声道:“我跟她是仇人关系,你别瞎猜。”

“仇人关系?”东方又玉不太相信地瞥了眼罗巧巧,她冷哼一声,说话的音量也慢慢加大,“如果是仇人关系,人家打扮得这么花枝招展来找你做什么?看那屁股都露出一大半,呸,真不要脸。”

听见这话,孙尚香顿时有些不乐意,因为她的打扮跟罗巧巧是一样的,她小声道:“这不是为了方便吗?因为裤子的弹性并不是百分百完美的,有时候做个回旋踢,都可能将裤子扯裂。”

东方又玉又是鄙夷地看了眼罗巧巧,小声说道:“原来是只会玩搏斗的野蛮人。”

“对,我是很野蛮。”

罗巧巧放下杂志,她轻笑地说道:“说够了没?婊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