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挥刀/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巧巧在整理好屋里之前因为打斗留下的痕迹后,便要去房间里锻炼。我疑惑地问道:“之前你不是说你朋友要过来吗?”

“我吓唬他们的……”罗巧巧平静道,“李轩这个人只喜欢欺负弱小,一旦遇见跟自己实力差不多的,他就会害怕。之前那些话,他全都是在威胁我。这家伙有能耐杀你,却没能耐杀我。到时候若是对我做点什么,他会每天都担惊受怕地睡不着觉。”

我叹口气,轻声说道:“我要混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他也不敢小看我?”

罗巧巧走到那木人桩旁边,她思虑一会儿,随后说道:“等你先住进精英路吧,能住进精英路的人,都是被元门高规格对待的。好了,你若是想睡得舒服可以去床上睡。我每天就睡五个小时,到时候睡沙发就行。”

我毫不客气地走进卧室里,打开衣柜看看,发现里面有干净的浴袍,就问罗巧巧我能不能穿,她说反正她都不穿浴袍,让我随便穿就是。

我就进卧室里冲了个澡,然后换上浴袍。躺在床上看电视。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不让自己去想之前发生的事情。

其实我不在意,真的没太往心里去,只要能活着就好了。逞英雄只会让别人看见一时间的伟大,我并不是为了在别人眼中的形象而活着。对于这世界上的大部分人来说,我只是个过客,没人会记住我一辈子。

此时曹大给我发来个短信。大意是让我别想太多,好好休息。我没回复,反正我与曹大之间有种默契,不需要说破。

终于我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睡着,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特别大的水声,听起来哗哗的,直接将人吵醒了。

是罗巧巧在洗澡?

我感觉不可能,那声音听着太强烈了,从没听说过有谁能用这么大的水里洗澡。我疑惑地走到屋外,发现水声竟然是从院子里传来。

只见罗巧巧正背对我站在院子里,她竟然将消防栓的水压开大,就穿着简单的背心短裤,站在旁边冲澡。

我的天……

这水压有多强我是知道的,要是下盘不稳,估计整个人都会被吹飞。罗巧巧双腿弯曲,像在与水压对抗似的,身体愣是没移动半分。

我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忽然我心中有种想法,这女人会不会是每分每秒都在训练?

此时她顶着水压,将那消防栓的水龙头关掉,随后忽然说道:“把浴巾拿来。”

“啊?哦。”

我去浴室找来浴巾丢给她,她劈在自己身上,冷声道:“吵醒你了?”

我无奈道:“能不吵醒我么?我真的很纳闷,其他住宅的人怎么不会跟元门投诉你。”

“他们投诉过……”罗巧巧走进屋子,她去冰箱里取出两罐啤酒,又丢一罐给我,有些不屑地嗤笑道,“精英路上一户人家在四十号,你当任何人都能住进精英路来?那李轩也没住精英路的资格,只是在这租了个屋子,每个月都要给元门交一大笔租金。”

我恍然大悟,看来罗巧巧也跟我一样,是被隔绝的住户。

她打开客厅的电视,轻声说道:“与江雪打过招呼了么?”

我点点头,之前确实给江雪发了消息,让她帮忙注意一下。

罗巧巧伸了个懒腰,有些疲惫地揉着太阳穴:“等那边消息传来,我们立即就动手。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成长到哪一步,不过应该比八卦堂那群杂鱼要强。”

我尴尬地摸摸后脑勺,小声说道:“我自己也不知道,拉弓还是有本事的,也能对付些厉害的鬼魂,不过到底能不能对付那个诡异的老婆子,我实在不清楚。还有我现在的刀,我不会用。”

“不会用?”

罗巧巧看向我背后的慈悲,她问是怎么个不会用。我就跟罗巧巧解释了,跟他讲曹大劈出的那一刀,我无论如何都劈不出来。我又不可能去询问曹大,总不能将那个冷曹大再逼回来。

“道器技能。”罗巧巧平静道,“你就用那把木刀,使劲全部力气朝我砍过来试试。”

我看着躺在沙发上的罗巧巧,惊讶道:“你确定?”

“别说这么多废话,让你砍就砍。”罗巧巧不耐烦道。

既然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我再犹豫就是矫情了。我双手抓住慈悲,用尽全力朝着罗巧巧的脑袋砍去。罗巧巧面不改色地看着我,忽然间,她抬起腿,用脚尖在我的右手手腕踢了一下。

刹那间,我感觉右手传来一阵无力感,竟不小心松开了慈悲,而左手控制不好慈悲打在了沙发上,震得我特别疼。

“太慢……”罗巧巧平静地说道,“你劈刀的方式根本就不对,将刀给我。”

我疑惑地将慈悲递给罗巧巧,她拿着慈悲走到那木桌前,忽然间,她举起刀落下。只见慈悲快得竟然变成了一道残影,让人根本就看不清,比我挥刀要快速太多。

那木桌轰的一声,被罗巧巧砍成两半,伤口非常整齐。我惊讶地观察着木桌,不敢置信地说道:“你是怎么办到的?如果是让我用木刀来砍桌子,恐怕只能砸出个窟窿来。”

“刀,为什么要有刀锋?”罗巧巧忽然丢给我这个问题,随后她将慈悲还给我。

我疑惑地抚摸着慈悲,小声说道:“因为要砍人。”

“对,那你就选择最适合砍的方式砍下去。我力量不如你,同样重量的刀,我挥刀却比你快,说明挥刀也是有技巧的,不要只靠蛮力。”

罗巧巧走进锻炼房里寻找一会儿,随后丢给我一个手抄本,说这是使用刀具的方法。

我接过刀具,疑惑地问她为什么要帮我。她说就凭我这个实力,恐怕不能从八卦堂手中救出她的父母,也可以将手抄本当成是给我的报酬。

我翻开手抄本,先是大概地瞥两眼,却很快就被上面的内容所吸引,如饥似渴地看了起来。

原来刀这东西,在砍的时候,不止要注意力道,还要用注意角度。因为直着切下去是最适合的,只要刀锋斜了一点,首先不说对杀伤力的影响,也会害得挥刀速度变慢。

刀,要切开空气,切开一切,挥刀分为两个角度,一个是大角度,一个是小角度。

所谓的大角度,就是挥刀的角度,比如说砍敌人的脑袋,腰等位置。这是任何只要熟练刀具的人都会的,初学者并没有这么容易办到,他们在砍出来的时候会偏。而用刀熟练的高手,哪怕是砍一个瓜子壳的正中央,他们都不会砍偏。

而小角度,就是刀的精华。

所谓小角度,就是用手腕控制刀锋的角度。无论从任何角度挥刀,小角度都只要注意一点。

“用最笔直的刀锋,去砍自己希望的目标点。”

这是手抄本上的原话,我看得心痒痒的,问罗巧巧我能否在她家里试一下。

罗巧巧指着那木人桩,她打了个哈欠,慢悠悠地说道:“在那木人桩的顶部有个小红点,你就试试砍那小红点。”

我满怀期待地走到木人桩旁,果然看见有个小红点,特别小,连一厘米都不到。

我举起刀,用尽全力,狠狠地朝着小红点砍过去。

只听砰的一声,我却忍不住傻眼。

砍偏了,根本没砍在小红点上,距离它还有两厘米多的距离。我顿时很有挫败感,又试着砍了几刀,全都没成功。

别说最重要的小角度,我就连大角度都砍不好。记鸟围扛。

罗巧巧发出嘲笑的声音,我只能无奈地继续练习。正在练着,手机忽然传来铃声,罗巧巧连忙从沙发上坐起来,问是不是她父母的消息。

我打开手机查看消息,然后摇头说是东方又玉发来的,她失望地躺在沙发上。

等她转过头去,我喘了口粗气,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因为在我手机上,几个字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那是江雪发来的短信。

“我找人探查过了,罗巧巧父母在两日前都已身死,尸体被八卦堂的人切碎喂了野狗,只找到她母亲的半个头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