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罗巧巧的愤怒/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都已谈好合作条件,我却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等变故。

燕姐到底在想什么?

既然是想拿罗巧巧的父母来做筹码,为什么她还要杀死这对夫妇?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方式让人心里疑惑万千。

最重要的是,我现在不知该怎么跟罗巧巧解释。明明之前将一切条件都已经商讨好,现在却……

我深吸口气,随后发短信与江雪商量一会儿。删除原有的短信,让她重新发条短信回来。

等受到江雪的新短信,我对沙发那边喊道:“有你父母的消息了。”

“嗯?”

罗巧巧立即又是从沙发上坐起来,她小跑到我身边接过手机。而上面的内容已经完全变动:“已经查询到,被关押在八卦堂村内的一个老屋里,有人看守着。”

罗巧巧放下手机,她思虑一会儿,沉声道:“准备出发,我会先在燕姐那边闹出足够大的动静。到时候你想办法拯救我的父母。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我吞了口唾沫,小声说道:“如果失败了呢?”

“如果是我失败……”罗巧巧轻声说道,“那你带着我的父母逃离,我会托朋友将报酬给你;如果是你失败,我相信你也没法活着回来,就当是以死谢罪。”

我考虑很久,还是没将如果我活着回来。但是你父母却死了怎么办这个问题说出口。

因为还是深夜。我与罗巧巧先各自睡了一会儿,等早上七点时,罗巧巧便催促我出发。我才知道,原来元门的那架飞机每天都会来回飞四次,上午两次,下午两次。记帅讨才。

等我们回到上海时,已经是下午。我问罗巧巧什么时候动手。她说今晚就会动手,到时候给我消息。

我经过深思熟虑,觉得不如在接下来的行动里暗中帮助罗巧巧,对这次合作也算是仁至义尽。毕竟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

一下午的时间,我与罗巧巧都在研究八卦堂那一块的地图。等真正研究下来,我们才发现八卦堂那村子的构造是一个圆形。从资料上看来,燕姐的住处是在最中央,一旦她这边有事,八卦堂的人们都会赶来救援。

而村子的出口,分为上下左右四个出口。左和下两个地方都能回到市区,但是住户比较多,到时候想逃跑的困难性也很大。

而上和右两个出口住户就相对较少,可是会跑到荒郊野外去。那里都是国道与深山老林,逃跑很麻烦。

研究过地图后,罗巧巧问道:“你有什么好对策吗?”

我摇头道:“没有,平日里都是我大师兄拿主意,我就负责蛮干。”

罗巧巧深吸一口气,随后问她父母是在哪儿。我随意指了指上边出口的一个地方,说她父母就关在那。罗巧巧便说那我们从上方的出口逃,到时候约定在出口见面。至于之后的事情,毕竟计划赶不上变化,看情况待定。

我俩都采取了比较简单鲁莽的方法,但眼下也只能这么做,我便说好,等她的消息。

等太阳落山后,我们去了八卦堂那一片的郊区。因为担心江雪会有事情,我让她先逃。江雪对我非常信任,就说在李唐朝那等我。

燕姐这个人还是会享受的,整个八卦堂人们的住宿都比较破旧,但她自己却有个大院住处,周围还种着果树。我与罗巧巧原本说好是分工合作,可问题是罗巧巧父母早就离开人间,我便偷偷爬上周边的果树,距离燕姐的大院约莫有五十米远,视野还挺开阔,今天月光也很明亮。为了避免发光的白鹭弓会暴露我的位置,我还用步将弓身包裹起来,并不影响使用。

晚上七点时,燕姐大院里还开着灯,里面有四个人正在吃饭,三男一女,燕姐也在其中。我看见有个人影翻进了燕姐家的墙,速度非常灵敏,毫无疑问便是罗巧巧。

她此时犹如个小偷,小心地走到屋子侧面。随后她抓住水管,竟然敏捷地往楼上爬去,那速度就跟猴子一样敏捷,我看得都有些目瞪口呆。

罗巧巧因为经常锻炼的缘故,身上几乎没赘肉,再加上她只有一米五八左右,我估计她全身重量也就八十多斤,难怪敢直接靠着水管爬上去。

我看着罗巧巧翻进二楼房间的窗户,而燕姐几人还在一楼的屋里吃饭,他们似乎是在喝酒,吃得还挺开心,哪里知道有人已经闯入屋里。

因为在高处视野很开阔,我可以清楚地看见二楼窗户,可里面却没任何光亮闯出来。顿时我暗暗为罗巧巧的身手感到震惊,因为如果有人拿着手电筒在房间里晃,光线难免会射出窗外,这也是很多小偷被人发现的原因。

忽然间,我看见一楼的几个人不再吃饭,有两个男人离开酒席,朝着里屋走去。而燕姐和另一个男人忽然走出门口,随后看着自己的屋子,而那男人的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长刀,在黑夜里闪闪反光。

不好,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被发现了!

二楼的灯光忽然亮起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窗户玻璃忽然啪得一声碎了,罗巧巧灵敏地从楼上跳下来,落地时还打了个滚缓解力道。

而在这时,燕姐身旁的那男人抓着长刀朝罗巧巧冲去,我连忙拉起弓箭,死死瞄准那个男人。一旦情况不对,我就会立即射箭。

罗巧巧身手毕竟不是盖的,她身形忽然暴退。因为天色较黑,我也看不出她是怎么办到的。

与此同时,楼上两个男人也从门口冲出来,杀气腾腾地朝着罗巧巧冲去。我此时在犹豫,要不要用弓箭偷袭燕姐。

不过仔细想想还是算了,万一大阴物被她藏在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而我又杀了她,那会害得任务失败。

罗巧巧勇敢无畏地与这些人搏斗起来,手中的匕首在黑夜中反光出一个个漂亮的刀花,令人眼花缭乱。可饶是罗巧巧身手不错,面对三个拿着长刀的男人,她也是十分狼狈。咏春拳打的是灵敏和寸劲,罗巧巧打单挑还行,一对多就会很勉强,更何况对手还是几个大汉。

没两个回合,当罗巧巧用匕首挡住一把长刀时,旁边有个男人立即趁机踢出一脚,将她踢翻在地。因为这个变故,几个男人都停下来一瞬间,估计是没人愿意第一个冲上去杀罗巧巧,以免受到反扑。

我心里却已经有了主意,因为现在是出手的最佳时间。

我瞄准了刚才踢翻罗巧巧的那个男子,随后将手松开,弓弦约莫是拉到第一道红线还要超出三分之二的距离。

那男人正好朝着罗巧巧走去,但白鹭弓射出的弓箭速度何等之快,只是转眼间,弓箭就刺进了男人的大腿,他疼得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叫声,在寂静的黑暗中响彻整个村子。

并不是我射偏,而是我故意的。因为这些人与我无冤无仇,我和燕姐也不是生死仇家,这次过来是为了满足元门的欲望,我没必要因此杀人。在没有绝对理由的条件下,任何人都没资格剥夺别人的生命。

事情忽然出了个大变故,人们都是呆愣在原地,就连罗巧巧也愣住了。忽然间,我听见罗巧巧扯着嗓子怒吼出声,大有一副要将我杀了分尸的情感融在里面:“江成,我草你爹!”

我又抽出一根弓箭搭在弦上,嘴里嘟哝道:

“如果真是那样,我爹会很开心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