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鬼叫人/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我的偷袭,燕姐等人很是慌乱,他们看清弓箭射来的方向后,立即就朝我这边的围墙里躲,这样一来他们不用担心会被弓箭射到。

罗巧巧自然不会这么傻,她则是站在开阔的地方。场面一时间陷入僵局。

我深吸口气,知道要拿出点实力才行,否则僵局无法被打破。于是我将弓放在脚上,对着墙壁拉开弓箭。

我不求射中。只要能让这些人知道,墙壁也是不管用的就成。

当我松开弓弦的一刹那,弓箭立即就消失在黑幕之中。几乎是瞬间功夫,那边就传来砰的一声,同时响起的还有燕姐的一声尖叫。

饶是她也见过一些阵仗,当弓箭在自己身边射来。又有谁能淡定?

“江成!”

燕姐发出一声大叫,话语中有些求饶的意思:“我们可以将事情慢慢谈,反正我现在惹了元门也是死路一条,没必要还跟你们耗下去。”

我皱起眉头,依然拉着弓弦不说话,等罗巧巧跟他们谈判。

燕姐不是傻子,我不相信她会这么简单就放弃大阴物,肯定是想借助谈判来拖延时间。现在的最大问题。就是看罗巧巧究竟有没有找到大阴物。

我拿出手机给罗巧巧拨过去。她也立即接起电话,此时她的声音听着很是冰冷:“江成,你的任务呢?”

“能先不管这么多吗……”我无奈道,“找到大阴物了吗?”

“我的父母呢?”她又问道。

“大阴物找到了吗?”

罗巧巧语气顿时加重几分,她愤怒地低吼道:“我他妈的现在是在问你,我的父母在哪儿!”

我深吸口气,只好说道:“我很怂。怕你拿了大阴物就杀我,所以让江雪先带着你父母逃到我师傅那,可以了吧?”

“那你还真够怂的……”罗巧巧冷笑道,“不管怎么说,谢谢了。大阴物只找到两个,是在燕姐卧室里找到的,我估计她将大阴物分开藏了。”

果然,人家不会傻傻地把大阴物藏这么明显,要把四个全都找到,恐怕很是困难。

而且……其中有个是假的大阴物,那是曹大当初伪造的黑木梳。

我问接下来怎么办,罗巧巧说不急,既然已经被发现了,那就暂且撤退,最重要的是她父母能平安无事。

我心里咯噔一下,看来罗巧巧的心思全在自己父母身上。

忽然间,我感觉前方的视线还是逐渐变黑,让我有些看不清楚。我纳闷地揉揉眼睛,却发现情况还在恶化。

怎么回事?

四周仿佛忽然沉寂下来,任何声音都听不清楚了,我陷入一片漆黑的安静环境里,心里难免有些惊慌。

咚……咚……咚……

忽然间,远处传来了用拐杖走路的声音,我小心地摸黑要从树上爬下来。

等摸到树干时,我感觉有些奇怪,因为这树干很冰凉,而且还软软的,完全不像是树该有的触感。

在我眼前,一道绿光突然亮起,惊得我忍不住惊呼一声,吓得心脏猛烈抽搐。

在这树上,竟然镶嵌着一个女人。她身披薄纱,缓慢地从树里走出来,脸色苍白,那薄纱时不时被微风吹起,却又恰到好处。

她在对我招手,嘴里的声音妩媚动听:“过来……过来……”

我咬紧牙关,死死地摇头,要抓住慈悲砍过去。可不知怎么的,身体却开始不听动静了,反而一步步朝着女人走去。

这是……鬼叫人!

当初在参加道兵考核时,我就差点中了这招,那时候多亏有东方又玉在我身边。要不是因为她,我早已是死尸一具。

可现在东方又玉却不在我身边,我只觉得眼前视线开始变得逐渐模糊,甚至有点忘却自己还在战斗中。

黑夜不知怎么的变成了白天,在我前方也不再是单调的果林,而是身处在一个漂亮的房间里。

房间里有张大床,我看见江雪正躺在床上,她身披薄纱,可爱小巧的肚脐,雪白如玉的双腿,那薄纱正好挡住她美丽的身躯,却有若隐若现,我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犹抱琵琶半遮面。

我忘记之前的所有,呆呆走到江雪身边。她对我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勾着我的下巴,温柔道:“江成,你有没有想我?”

我吞了口唾沫,只觉得口干舌燥,呢喃道:“每天都在想,无时无刻不在想。”

她微微蹙眉,娇嗔道:“可你都不来找我,是不是心里没我?”

“哪会,我心里永远都是姐姐。”我连忙慌乱地说道。

她忽然闭上眼睛,美丽的容颜染上一丝羞红,轻声道:“那你吻我。”

我看着江雪娇艳欲滴的红唇,激动得浑身颤抖,连忙就吻了上去。

甜甜的,香香的,就是很冰凉。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条滑嫩的舌头忽然窜入我的口腔,我下意识抱住江雪的腰,贪婪地吸允她的每一丝唾沫。

“姐姐……姐姐……姐姐……”

我抱着江雪柔软的腰肢,心醉地语无伦次。她露出个妩媚的笑容,将美丽的手放在自己洁白的肩膀上,吐气芬芳,犹如玉兰:“我好热,能不能将这薄纱去了?”

我猴急地连连点头,说当然可以。她忽然抓住我的手,放在了她的锁骨上,嘴里说出的每个字都让我忘乎所以:“你,帮,我。”

我哪里还管这么多,抓住那薄纱就是狠狠一扯,可还不等我看,江雪忽然就压在我身上,在我耳边说道:“抱着我。”

“姐姐……让我看看你……”我心里满是渴望,呢喃道,“让我看看你的身体,我好想……”

江雪却是摇摇头,她脸上有一丝调皮的微笑:“先亲我,如果我开心了,就让你看。”

听见她的话,我皱起眉头。江雪从来都是很温顺的类型,基本上她愿意的事情,都是不会犹豫的,怎么今天忽然变了个性子?

我试着问道:“姐姐,我还没洗澡,先去洗个澡好不好?”

“不好……”她温柔道,“我现在只想你抱着我。”

我苦笑道:“姐姐,你自己平时三天两头不洗澡也就算了,怎么还要扯上我?”

她犹如水蛇一般缠绕住我,声音里满是魅惑:“因为我想你想得厉害,结束了再洗。”

我心中顿时一切明了,大骂道:“滚你个混账,姐姐她每天都要洗不知道多少次,啥时候三天两头不洗澡了?滚!”

我习惯性地又往背后一抽,竟然抓住了慈悲,立即就朝着面前这个假江雪狠狠抽去。她面色大变,连忙就往后退去。记帅役划。

此时我觉得脑袋一个激灵,发现自己正站在果林里,这场景吓得我背后满是冷汗。要不是因为最后识破,恐怕要被吸干精气不可。

此时在我面前,那身披薄纱的女鬼满脸惊恐地看着我,似乎很害怕我手中的慈悲。而在她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个人影,赫然就是每次都让我感觉惊恐的老婆子。

“嗤嗤嗤……”

老婆子身体里发出一声怪笑,听起来特别恶心:“只可惜江雪生得太美,鬼遮眼也没能耐变幻出她的身体,否则若是让你瞧上一眼,你早就醉在其中,哪里逃得出来?”

我下意识往后退几步,咬牙道:“竟敢拿我来开玩笑,今天我就宰了你,省得你这老婆子整天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看着烦人。”

说罢,我将兵器换为白鹭弓,正准备拉弓,那老婆子却忽然消失不见,惊得我面色大变。

那就好像,忽然人间蒸发一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