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水中搏斗/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弓箭粗暴地射进了燕姐的腰部,她疼得大叫一声,手里的刀也掉在了地上。罗巧巧惊讶回头,她看见我后,眼睛瞪得特别大。

“走啊!你父母几天前就死了!”

我怒喝一声,冲过去拉住罗巧巧的手。连忙朝上方路口疯狂逃窜。人们惊慌地想去查看燕姐伤势,立即失去了抓我俩的先机。

罗巧巧被我扯着逃跑,她整个人都犹如呆滞一样,傻傻地就跟在我后面跑。甚至也忘了与我说话。

此时人们才开始追我们,我一路拉着罗巧巧逃出上方村口,外面是一片公路。我知道,若是一直顺着公路跑,那迟早会被追上,而在公路左边是一条大河。右边是山,但是下面有砖头砌着,很是难爬。

“妈的……”

我低骂一声,拉着罗巧巧朝大河那边跑去,快速问道:“会不会游泳?”

罗巧巧还没反应过来,她此时就跟痴呆儿童一样,眼睛瞪大在看着我。我索性也不管这么多,拉着她就往黑漆漆的大河里跳去!

“轰!”

随着水花声响起。冰冷的河水淹没我全身。我正要游起来换口气,忽然感觉脖子喘来一阵巨大的束缚感,弄得我险些窒息。

我想要挣扎,可那东西将我的脑袋给夹住了,等我反应过来才发现是腿。

是罗巧巧!

她正用双腿夹着我的脖子,我拼命地想要挣脱开来,举起拳头朝她小腹一顿猛砸。她却忍着痛就是不肯松开。

我的大脑传来一阵晕眩感,此时我腰部也传来一阵疼痛,是罗巧巧正用拳头在打我。

这疯女人!

我索性张开口,狠狠地咬在了她的腿上。原本我以为她会松开,不料这娘们竟然打定了主意跟我耗着。我也不顾太多,拼命地咬,根本就没想过口下留情。

顿时,我嘴里传来一阵又甜又咸的感觉,估计是罗巧巧的腿已经被我咬破,她不可避免地松开了一些,我连忙将脑袋撞在她的肚子上,等挣脱开后,我疯狂地游到河面上大口喘气。

好险……我还以为自己要被淹死了。

黑暗中,罗巧巧忽然游到我的身边,她用手掐住我的脖子,愤怒地低吼道:“江成!你该死!”

“死你大爷!”

我握起拳头,狠狠地砸在罗巧巧脸上,她被我打中后,忽然就潜入水中,一把抱住我的腰,将我往水下拖去。我连忙抬起脚踹在她的身上,因为太黑的缘故,我也不知道踹在了哪儿。

此时公路上已经有手电筒的光亮在晃,是八卦堂的人们已经追了出来。我担心被发现,连忙又潜入水中,因为担心那疯娘们会袭击我,我忍着疼痛,在水里睁开眼睛。

果不其然,水下有个黑影正凑到我身边,等靠近了,透过上面胡乱照下来的光线,我看见正是罗巧巧。她此时面容狰狞得可怕,而我已经躲避不及。

她抓住手臂,狠狠一张口,咬在了我的肩膀,那力气大得令人痛不欲生。我此时也不顾太多,用手指去抠她的眼睛。她慌得连忙后退,我一把抓住她的背心,扯着她往对岸游去。这条河很宽,只要游到河中央过去点的位置,相信手电筒就照不到我们。

罗巧巧因为被我戳了眼睛的关系,一时间也没法与我对抗,我时不时将她扯上水面换口气,又继续潜下去游,为了提防这女人偷袭我,我用白鹭弓套住她的身体,束缚得她动弹不得。

终于,我们好不容易游到了河中央,此时已经能大胆地游出水面。因为对岸实在太远,我已经彻底没了力气,只能无奈道:“你别发疯了,再这样下去,我俩都得死。”

她用力地咳嗽两声,我也不担心会被听见,水面上的声音本来就挺大。因为这里很黑,我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只能听见轻微的呜咽声:“你骗我……你骗我……”

“我这不是为你报仇了么?”我咬牙道,“就我刚才那一弓箭,燕姐绝对活不成。从腰部刺进去大部分弓箭,那内脏都要烂了。要是我之前就告诉你一切,你肯定会没脑子地找她报仇,到时候只怕要全军覆没。”

罗巧巧没回答我,就是一直哭,我由于疲惫得很,再也没力气带她游,小声道:“别挣扎了,休息会儿……让我休息会儿……”

我将手绕过弓弦,随后仰面躺在水上休息。会游泳的人都知道,只要放松地躺着,是甚至可以在河面上睡觉的,再加上我背后背着个慈悲,可以给我增加点浮力。

我累得不行,迷迷糊糊地就睡了过去,耳边只有水浪哗哗的声音。记帅丸血。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空已经是微亮了。我全身酸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上半身没穿衣服正躺在岸边。

我努力爬起来,才看见身旁有一团篝火。罗巧巧正坐在篝火旁,她的背心皮裤正放在火焰旁烘干,身上则是套着我的衣服。她是属于身体比较小的类型,我那上衣刚好能给她当裙子。

罗巧巧瞥我一眼,冷声道:“醒了?”

又是那机器人般的声音,没夹带丝毫情感,但我看她眼睛通红,肯定是之前哭过。此时我下意识朝她腿上看去,果不其然,在她的左腿上有道不小的伤口,是被我昨天咬的,在膝盖上方一点。因为昨天在水里泡了许久的关系,那伤口已经肿得厉害。

罗巧巧此时将短刀放在我的衣服上,她对我问道:“介意不?”

我诚实地问道:“里面有穿吗?”

“傻逼,整得每个人都跟你们山里人一样买不起衣服似的。”

“山里人买的,而且老公老婆有时候会换着穿大裤衩。”我解释道。

她似乎懒得跟我说话,用刀割破了衣服,在火边烘烤一会儿,随后绑住自己的伤口。此时我觉得有些失望,因为她穿的是很保守的那种,啥也看不见,就跟平时穿的那皮裤大小没区别,使得我忍不住叹口气。

不对……我为什么要失望叹气?

我连忙摇摇头让自己清醒点,江雪与我说过,花花世界看得多了,人就会有变化,果然是真的。以前东方又玉睡我旁边我都没任何感觉,现在却会因为这等小事感到失望。

我真是个恶心的人,我自己都觉得令人作呕,才来城里发展三个多月,就有了这么多花花肠子。

罗巧巧看着燃烧的火焰,她将匕首插在旁边的土地上,轻声道:“昨天我那时在想,就这么飘下去。如果运气好,在天亮前我们飘到岸边,那以后再做打算;如果运气不好,我也能拉你陪葬。”

我耸耸肩道:“这是大河,又不是大海,总会飘到岸边。水浪这东西可别小瞧,以前我表哥去山脚旁边的湖里游泳,一个水浪把他拍昏了。”

她没顺着我的这个话题说,而是沉默地看着火焰。我将烟盒从裤子里掏出来,小心地把香烟放在旁边烘烤,随后观察四周的形势。

我们这里看不见公路,确实不清楚到底漂到了哪儿。但按照我的经验,要走出去绝对不是难事。最短一天,反正绝不出两天时间,应该就能走出去。世界上的山路其实差不多,找到其中的窍门就行。

“其实照你所说,若是燕姐必死无疑,那我的目标就真只剩下杀你……”罗巧巧忽然转过头,她看着我的眼睛,呢喃道,“江成,你说我现在是不是该把你的脑袋割下来,然后自己也葬身于大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