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山村怪事/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罗巧巧的绝望话语,我摇头道:“不成,我不会让你杀我。就凭你腿上那道伤,你暂时不会是我的对手。”

我没说错,昨天我那一口确实咬得很厉害,也是考虑到这个原因。我知道罗巧巧这人性格有点疯狂。时时刻刻都要留一手才行。

罗巧巧叹口气,她问该怎么出去,我说既然已经在岸边,顺着水流走就能找到人烟。到时候肯定能知道我们现在的位置。她便站起来换上衣服,说事不宜迟,还要回元门交差。这次就拿到两个大阴物,也算是合格。

听罗巧巧这句话,我就明白元门的大阴物至少有四个,应该是已经有办法召唤五大鬼奴。否则罗巧巧怎么会说合格?

不过那也是人家的事情,我这身份没资格问太多。我们顺着河流往下走,我发现人生真是世事无常,原本做好许多打算,可等走出半小时后就看见村庄时,我明白一个道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这是个上海周边的小山村,地势平坦。看村子规模。人口应该不超过五百,但对我们来讲已经是个好消息。

村口有个小卖部,是一名老人开的。我在店里买包烟,想问老头子怎么去市里,结果老头子却不会说普通话。考虑到罗巧巧是上海本地人,我让她与老头子交谈,罗巧巧与这老头说了几句。随后与我讲道:“他说村口直下去有船,船票十块钱,可以送我们到市内码头,每天早上和中午都有,我们可以乘坐中午那一班。”

我放下心来,就跟罗巧巧往村口走去。这村子本就不大,也不可能会让我们迷路。走出村口,是一片山路小道,走到底了是个简单的码头。

说是简单的码头,其实就是在地上打了几根木桩。

而在这码头,却是有怪事发生。

岸边,有五个中年女人正跪在地上,她们面前摆放着鸡鸭鱼肉,还有猪头牛头。我看着感觉奇怪,农村人都节省得要死,对待猪牛的呵护程度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可这是什么情况?

我皱着眉头,忍不住跟罗巧巧对了个眼神。她却是坐在岸边的一块石头上,平静道:“闲事莫管。”

我想想也是,就也坐在岸边休息。那几个中年女人一边拜一边哭。等过几分钟,有个女人哆哆嗦嗦地拿出纸钱要烧,其余女人看见了,忽然就将纸钱抢过来,一群中年女人扭打在一起,哭得撕心裂肺。

罗巧巧面色冰冷地看着这一切,我却是终于忍不住,小声说道:“我去问下怎么回事,你看总行吧?”

“问吧。”她随意道。

我走到几个妇女面前,疑惑地问了原因,结果她们几个哭得更加厉害。

原来,她们是为自己的孩子而来。

前两天,孩子们跟大人来捉鱼,用的是村里的木船,也就是能送我们去码头的船。记节叉技。

原本一切都好好的,可等船开到河中央,情况有了变化。

那船不知怎么的,竟然是立在河边上动弹不得。可那时发动机明明启动着,也不停地打出水花来,而船就是不能前进半分。

人们觉得奇怪,都去观看船尾的螺旋桨,一时间没注意到孩子。有个五岁的小孩趴在船边玩耍,不慎掉落水中。

这情况吓坏了大人们,老渔夫连忙要跳下去救人。谁知道那孩子竟然也不淹下去,而是当着一群人的面,犹如装了螺旋桨一般,快速地朝着远方游去,那速度比正常人跑步还快。

突如其来的怪事吓坏了船上的村民们,河面上忽然游出几条大鱼,这些大鱼长得很怪。牙齿尖锐,面容很像人,特别是那鱼眼睛,竟然有眼皮,当着人们的面一眨一眨。

这世上谁听说过鱼这东西还有眼皮?

就在这时,船上的几个孩子却犹如中邪一般,竟然很欢快地跳下河。而那些大鱼立即游过来接住孩子们,无论父母们怎么撕心裂肺地哭喊,孩子愣是不回头,被大鱼驮着快速游走。

而当孩子们跳水后,那大船竟然又恢复平静,继续朝前面划去。可人们哪里还有心思去捉鱼,一路朝着孩子们追去,可大河这么长,谁知道孩子被大鱼带去了哪儿?

找到天黑,也没能将孩子们找回来。

村里的老人们说是惊扰了鲤鱼神,给大家带来惩罚,无论如何要先来赔罪。

我将听闻说给罗巧巧听,她沉声道:“只对孩子下手……长相怪异的大鱼……还有无法动弹的船……这事情不是我们能对付的,趁早离开,以免被牵连上。”

“可是……”我犹豫道,“这些村民肯定不认识真正的道士,我们不帮忙解决一下吗?我记得道士入行时,不都有向道德天尊发誓过吗?说是要斩妖除魔,拯救苦难百姓。”

罗巧巧冷笑道:“你相信那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江成,你如果想当好人就自己去,我不奉陪。我可以告诉你,大船不能动,是因为尸撑船,知道那是什么不?是在水下笔直走路的尸体,用双手去拖着船,所以这船动弹不得。还有那大鱼,明显是听命行事。就凭你这本事,对付个小喽啰就精疲力尽,更何况背后的主谋?”

她的话语狠狠打击了我的信心,我坐在地上,无奈地叹气道:“我只是看几个母亲为孩子这般难过,觉得有些不舍得。”

罗巧巧不再说话,她静静地看着那五个哭泣的母亲。

刚才那女人拿出纸钱,估计是怕自己的孩子已经死了,想烧点纸钱让他上路。而其他母亲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愣是不让她烧。

我看着哭泣的妇女们,轻声呢喃道:“若非万物崩塌时,谁愿白发人送黑发人?”

“一个山野村夫,说感叹的话语还说出了点韵味来。”

罗巧巧躺在石头上,她轻叹口气,忽然说道:“去跟她们要孩子的生辰八字,若是做母亲的,连孩子生辰八字都记不住,那也别怪任何人了。”

我惊讶地看向罗巧巧:“你是要帮忙?”

“你他妈哪这么多废话?”她反问道。

我摸着后脑勺,尴尬地笑了笑,随后跑到几个中年妇女身边,问她们孩子的生辰八字。

对于我的问题,几个妇女都觉得十分惊讶,我只好解释说我是个道士。

她们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我掐指一算,对刚才那拿出纸钱的妇女说道:“你父母死得早,夫妻生活并不美满,命中常犯血光之灾,估计是你老公三天两头就动手。”

那妇女连忙点头说是,几个女人都纷纷说这是正确的。她们连忙求我帮忙,纷纷将孩子的生辰八字告诉我,我诚恳地说不一定能保证找到孩子,只会尽力而为。饶是如此,这几个中年妇女也哭着跟我连连道谢。

等拿了生辰八字,我回到罗巧巧身边,她瞥了我一眼,淡然地说道:“看不出来,你还对算命术有研究。”

我小声在罗巧巧耳边说道:“算命术我根本学不会,就是刚才她们几个掐架,我无意中看见那女人身上有挺多淤青,有些还是旧伤,就知道肯定是老公打的。这山里人都凶,谁家父母愿意看闺女被打得这么惨,我就随便猜了一下,果然她父母早就去了。”

“还算有点脑子,不过你有一点没算好……”罗巧巧轻声道,“你找块镜子看看自己,印堂发黑,涂上牛眼泪,会发现有黑气围绕。估计就是因为管这闲事,命不久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